关灯
护眼
字体:

16.大米比螃蟹贵

我有一个武道世界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拳馆中,叫好声、奚落声连成一片,引得路人频频注目。

  面对众人的喝彩,路遥只是颔首示意。

  整个打斗过程轻松至极,就像王者虐青铜,所以他并不是太兴奋,只是感慨了一下炼神的奇妙——

  让自己这虚弱之体,玩弄一个成年人于股掌之间。

  路遥心无旁骛,继续尝试站桩的同时进入入定状态。

  看到这份淡定从容的姿态,其他弟子越来越拿不准路遥的来头,廖家姐妹也没有向众人多说的意思。

  说白了,这些都是于乱世花钱学个防身本事的外人。

  只有特别优秀、根骨品性俱佳的,才会被师傅看中收入门中,实现阶级跨越。

  ~~~~~~~~

  晨练结束后,弟子们纷纷上工去了。

  三人来到后堂的大方桌前吃饭。

  姐妹俩已经换上漂亮舒适的蓝星衣物,开始——剥螃蟹!

  此时,他们每人仅有一小碗能数清米粒儿的清粥,但主菜却是30只大闸蟹,铺了满满一桌。

  廖雅捏起一只快有自己脸大的蟹老板,愁眉苦脸:“怎么又吃这个啊……”

  主厨廖琪无奈道:“米价太高了,肉和菜涨的更贵,快吃不起了。反正早上这顿不重要,将就点吧。”

  云州靠海连湖,螃蟹反而是不值钱的东西。

  姐妹俩对这些玩意儿很不感冒,苦着脸缓慢进餐。廖雅嘟囔道:“我想吃肉~”

  与她们相反,路遥看到如此丰盛的早餐顿时食指大动。脸大的螃蟹,在蓝星一只少说两三百,而且很难买到。

  看他吃的欢,廖琪凑过来帮忙。

  春葱般的纤细手指化为老虎钳,将坚硬的蟹钳捏开,取出里面的嫩肉,笑嘻嘻的喂给路遥吃。

  搞得路遥都分不清楚,香甜的到底是美人手指还是螃蟹。

  看着两人过于亲密的样子,廖雅皱了皱眉头。暗想是不是该提醒下妹妹,哪怕是师姐弟也该守礼才是,女孩得矜持一些。

  因为妹子喂的太多,路遥难得的吃撑。看了看碗里清可见底的米汤,询问道:“刚才你说物价涨的很厉害?是不是多买些备着?”

  廖琪摇头:“米铺已经限购了,想多买也不成,说是缺粮。”同时又有些纳闷儿:“怪了,云州怎么会缺粮呢?”

  云州水陆交通便利,商贸往来频繁,本身就是粮食交易中心,这种情况确实让人费解。

  廖雅闷声回答:“地里都种大烟了,哪来的粮食!朝廷战败签了条约,现在大烟不犯禁了,比种粮食划算。”

  说罢,她将整只螃蟹嚼碎咽下,恨恨道:“病国殃民,林大人销烟之功毁于一旦。”

  鸦片战争啊……路遥叹了口气,眼见廖琪也变得不开心了,于是转移话题:

  “物价上涨完全不用担心,缺啥也不会缺吃的。等我再回家一趟,给你们带些好吃的来。”

  ~~~~~~~~~

  廖大师傅牙口好,连壳吃,满桌螃蟹迅速消灭。

  正当路遥帮着廖琪一起收拾桌子时,闷头坐在那的廖雅忽然起身,震惊的望着自己的身体。

  只见她双手于小腹处虚引,体内传来滚滚雷音,随后鼻中发出“哼”的一声爆响!

  正处于入定状态的路遥突然觉得心惊胆颤,全身寒毛竖起,这是对强大生命的本能敬畏!

  廖琪率先反应过来,惊喜交加:“姐姐,你突破啦?”

  廖雅点了点头,神色莫名:“激愤之下,突然就进入了‘五脏齐鸣’的阶段……”

  “五脏齐鸣”是炼脏境的第一重,下一重是“六腑共振”。

  廖雅看向路遥,躬身一礼:“我进入炼脏境还不到一年,多亏师弟你的补药,我才能这么快突破。”

  路遥连忙摆手:“哪里,师姐你天天泡在静室中苦修,这份毅力才是关键,我只是提供了些微不足道的帮助。”

  廖雅坚持:“不,练武没有资源怎么能行,你提供的补药绝对起了大作用!”

  两人推让一番,但不管怎么说,只要有突破就是好事。

  大伙一脸喜气,原本的悲愤气氛彻底消失不见。在这里,武力才是一切的最根本保障。

  ~~~~~~~

  廖雅钻进静室中稳固境界去了,路遥一边练习“常定”,一边帮着廖琪打理拳馆,实际上就是干家务。

  拳馆不算大院,面积也有500多平米,光是每日的打扫就是个艰巨工作。

  此刻,路遥正在仔细擦拭一把丈二“大枪”。大枪呈暗色,只在枪头有红缨穗。

  枪杆鸭蛋粗,似木似铁的材质沉重无比,搭配30厘米长的三棱枪头,冷冽萧杀之感扑面而来。

  廖琪介绍道:“这是爹爹的兵器——霸王枪,现在传给姐姐了。我廖家的大枪也是很有名的~”

  路遥啧啧称奇:“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能用的。”

  “嗯~铁木浸油,120斤呢,普通人根本舞不动。”

  “都能把人活活砸死了……”

  ……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廖琪觉得——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工作,可比自己闷头苦干舒服多了。而且路遥总是能轻松把自己逗笑。

  看着一边干活一边练习常定的路遥,廖琪轻声道:“你一个富家公子哥,居然还会做活……”

  路遥笑道:“哪赶得上你,天天干这么多活,还得练武,可真不容易啊。”

  小丫头既得干家务,还得顾着拳馆的生意,还要练拳,也够忙的了。

  廖琪得到夸赞很是开心,“姐姐得专心练武嘛~”

  妹子将毛巾上的水拧干,跪在地上擦地板。

  但见盈盈一握的腰肢下面,是一个形状饱满的浑圆,随着擦地板的动作起起伏伏,甚是勾人。

  路遥有些虚弱的身体顿时充满干劲儿,继续加入劳动。

  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一激动,不小心退出了“入定”状态,“常定”修行又失败了。

  不由暗自懊恼:“‘入定’很容易,眨眼间就能进入状态。但保持‘常定’实在是太难了……不知不觉就会放松自己。”

  “偷懒是身体的本能。怪不得,连廖雅也多年没能突破这一阶段。”

  ~~~~~~~

  同一时刻,受到奇耻大辱的韩方,在另一家武馆中,对着一位威风凛凛的中年男子跪拜在地——

  “还请祝师傅为我出一口恶气!”

  中年男子似笑非笑道:“好啊。”

  韩方惊喜抬头,没想到对方这么轻松就答应!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