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地狱难度开局,还好有双穿门

我有一个武道世界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蓝星,夏国。

  肿瘤科病房,弥漫着医院独有的消毒水味道。病房是单人间,设施俱全,温馨舒适。

  可对于迥然一身的路遥来讲,却是无人问津的等死之地!

  他是癌症晚期,靠着意志力撑到现在,但也只是多受几天罪罢了。

  此刻,路遥躺在病床上,怔怔望着床头柜上的水杯,想喝口水。

  浑身的剧痛和衰弱,让这原本无比简单的事情成了奢望。

  这时,一道幸灾乐祸的声音响起:“哎呀呀,表哥~你真是狼狈呢。连喝口水都得指望别人施舍。”

  一位英俊的年轻男子悠闲坐在病床前,翘着二郎腿,眼睛笑成一道缝。

  “你求求我,我给你喝口水如何?”

  路遥面无表情,一言不发。自从失去了自理能力,一帮亲戚的嘴脸已经见多了,不差这一个。

  英俊男子起身,将水杯拿在手里递过来,“表哥别生气,我开玩笑的,你对我这么好,喂你口水还是能办到的。”

  说完话,他将水杯里的水,缓缓倒在路遥苍白消瘦的脸上。

  被呛到,路遥无力的咳嗽几声,好在少量的水流过嗓子,让他有了几丝说话的力气:

  “张鑫,为什么?我从未得罪过你。你去星盟国留学,还是我资助的!”

  “确实,你人不错,对亲友很大方。不过……”张鑫将水杯放下,不紧不慢的说:

  “谁让你这么古板呢,挡了大家的财路。只是运点感冒药罢了,又不犯法,你非得千方百计的拦着。”

  路遥脸上闪过一丝了然之色,道:“张鑫你这垃圾,狗改不了吃屎。将感冒药运到国外提炼毒品……咳咳……”

  张鑫理了下领带,笑道:“你别血口喷人啊,我可是国际知名企业家。这次回国,‘省招商引资局’还打电话欢迎我呢~”

  路遥叹了口气,现在的自己什么都做不了,索性闭上眼睛不再说话,安静等待死亡的到来。

  但张鑫却不想让眼前饱受病痛折磨、即将离世的表兄走好。他附身靠近,悄悄说道:

  “表哥啊~其实呢,我这次回国主要就是见你一面,告诉你一声——你的癌,是我弄出来的~”

  路遥陡然挣开眼,“你说什么!”

  张鑫笑眯眯的掏出个铅盒打开,里面是件古怪的三角形饰物,仅有巴掌大小,中间是只眼睛似的图案,一看就很有年代感。

  “眼熟吧?这是我亲手送你的,货真价实的古董。但是呢,我在里面掺了点放射性物质,长期接触就会——变成你现在这副鬼样子。”

  路遥马上认出来,这是自己很喜欢的一件古物,天天摆在书桌上,时不时的把玩,没想到却是要人命的东西!

  他伸出枯枝似的手臂,死死的抓住眼前人的胳膊!“你……”

  “别激动~表哥,我西装很贵的。”张鑫轻松拿掉路遥的手,小心的捏起铅盒,将放射性饰物塞进他怀里。

  “我赶飞机,得先走一步。你好好留着这个当做纪念吧,有机会再去你的坟头蹦迪~”

  说完话,张鑫从容起身离开。临走前,还回头俏皮的眨眨眼。

  保镖很有眼力劲,赶紧打开病房门。同时用无线耳麦联络同事,提前发动汽车。

  ~~~~~~~~

  路遥只能无力的瘫在床上,浑身皆是钻心剜骨般的剧痛,还有无穷悔恨、不甘。

  但很快,剧痛渐渐消失,只剩麻木,路遥隐约听到过世的双亲在喊他。

  “时候到了吗……也好,我早受够了。”

  就在路遥的身体越来越飘,即将失去意识时,胸口突然阵阵发烫,将他惊醒。

  从怀中摸出那三角形饰物,发现这玩意变得滚烫无比,还在缓缓发光!

  下一秒钟,饰物化为萤火虫般的绿色光点,通过五官钻入了脑袋中!

  路遥吓了一跳,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呢,脑海中就响起一道声音:【星钥充能完毕,次元门开启】

  “什么东西?”

  还以为是幻听,但紧接着,身下突然出现一道绿色光门!光门呈漩涡状,正在缓缓旋转。

  路遥带着一脸错愕,当场掉入光门中消失不见。

  ~~~~~~~~~

  再睁开眼睛时,已然躺在陌生的大街上,放眼望去皆是青砖瓦房,古意盎然。

  熟悉的提示再次响起:【指令完成,星钥待命中】

  路遥闭上眼睛,可以清晰的感应到——脑海中多了个名为“星钥”的东西!

  只需在心里下达命令,就可以开启“次元门”!

  反复确认后,万分震惊:“这名为星钥的饰物,原来是穿梭两界的工具!”

  此时,一辆黄包车经过,精壮的车夫脖子上搭着汗巾,女乘客还穿着性感艳丽的旗袍。

  “这是……民国!?不对,天上怎么有两个太阳!”

  虽然黄包车、旗袍很有代表性,可天有二日,耀眼无比,路遥甚至怀疑——自己已经不在蓝星。

  这时候,剜骨剧痛再次袭来,路遥咬牙强忍着不让自己失去意识。

  有了穿梭两界的传送门,本该大显身手,但他连正常站立都是奢望,空有宝山却无能为力。

  这时,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传来!

  不远处,有座张灯结彩的宅院正举办开业庆典,一群人围着看热闹。

  宅院大门口的牌匾上写着——廖氏拳馆。

  几个身穿黑色练功服的年轻人拿着传单到处塞。风卷来几张落在脚边,上面隐约有熟悉的方块字。

  路遥瞥了一眼,写的是——廖氏拳馆开业大惠,学拳8折!

  “拳馆?”

  路遥抬头望去,只见一位穿着黑色劲装、身姿挺拔的女子,正四下抱拳行礼。

  围观人群啧啧称奇:“新拳馆?呦呵,是个女师傅啊!”

  “是不多见,且看她怎么‘立桩’。”

  在众人期待的神情中,四个年轻人扛着一根2米长、大腿粗的木桩,立起扶好。

  女师傅深吸了口气,一跃而起三层楼高,狠狠一拳轰在木桩上!

  砰的一声爆响,木桩钉子似的砸进地里一米深!

  见到如此精彩一幕,人群大声喝彩:

  “立桩三尺二寸,好俊的功夫!”

  “拳力浑厚,用劲妙到巅峰,不愧是‘炼脏’武师!”

  ~~~~~~

  路遥惊的长大了嘴巴!甚至短暂的忘记了满身剧痛!

  一蹦10米高,还用根粗又长的木桩生草了星球,绝对是超凡之力!

  “刚才的路人说,这叫‘立桩’?是开武馆的规矩,一种示威的手段。”

  “天无绝人之路!有超凡之力的世界,能不能治好我的癌症!!!”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