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攻下徐州

誓要做女皇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梁元帝自然是不足为惧的,令人头疼的是一直苦苦紧逼的程英王。

  程英王的势力不输怀王殿下,如果梁元帝先退出这方舞台,那就只剩下程英王和怀王殿下一同去唱这场大戏。

  而这两方实力相当,估计又是会有一场又一场的恶战。

  梁元帝如今占据豫州和兖州,程英王占据扬州、荆州、益州以南到各个地区,怀王殿下占据冀州、幽州、青州、凉州以北的各个地区。还有一些小地方被其他小股势力占领。

  刚从占地面积上来说程英王和怀王殿下依旧是不相上下,还有所带领的军队人数实力也是不相上下。

  李璇虽然是个有仇必报,平常也有些睚眦必报的性格。但她在大事上,尤其是对这些政治局面上,还是颇有一番自己的见解的。

  只是做主的依旧是怀王殿下,就算怀王殿下在如何信任她,她也不可能去走有怀王殿下的心思。

  而这场胜利的战争,就是刚刚从梁元帝的手中攻打下了徐州地区。

  虽然举兵欢庆,但也的确是人困马乏。短时间内都不会再有兵戈相见。

  怀王殿下如今得到了不少土地,当然得实行仁政,好好的安抚他的百姓。

  李璇知道自己这个将军估计要闲上一阵子了。可又怎么可能真的闲下来呢?军队还要操练,武器还要精尽。

  李璇大啦啦的掀开了帐篷帘子,就直接进了自己的帐篷。

  李真此刻已经在帐篷里面等候李璇多时了。见到李璇进来,连忙跑上前去迎接。

  “怎么样?东西都入库了?”李璇一上来直奔主题。

  “是。”李真点头,详细的一一禀报。

  王琼的身边有个林毅做军师,李璇的身边就有个李真做军事。

  李真是李璇早些年在战场上就下来的读书人,读书人在这样的战略年代是最没有用的,空有一肚子墨水却没有市场的地方,手无缚鸡之力,又只能沦为被欺负的对象。

  除了妇女儿童老人之外,在战争年代,书生就是最受苦的一个品种。

  “俘获牛羊牲畜八千头,敌方俘虏一千五百人,武器三千套,战马六百匹,金银数不胜数,估摸一下得有上万辆。”李真在清点这些物资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

  此刻在一一回禀的时候看到李璇的眉头非常显然的住在了一起,表现出不满,就知道自己所猜想的果然没错。

  “那粮食布匹呢?”李璇沉着一张脸问。

  “也是多的数不胜数,粮食少说得有上千旦,布匹估摸着也得七百多匹。”李真认真的回答。

  “怀王殿下不是已经下过命令,任何人都不准搜刮百姓的东西。如今俘获了这么多物资,难道不是从百姓那里获取来的?”李璇反问。

  “小人在入库时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对,若真是平常的战胜所得,绝对不会有这么多物资。怕不是王琼将军...”

  李璇当然能够反应过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一定是王琼将军背着他们所有人搜刮了百姓。

  这个蠢货!就算有一千个,一万个像林毅这样的谋士也救不了他这个傻子。

  王琼已经不是第一次犯这样的错误了。他这个人但凡打了胜仗,都要将当地的百姓物资全部搜刮一遍,否则就心里不舒服。

  怀王殿下因为这件事已经警告了他很多次,可他依旧是改不了这个毛病。

  以前也就罢了,毕竟是刚刚起步,物资的确紧缺,如此搜刮一番也算是补贴军用。

  可如今怀王殿下视力越做越大,当然得拢的住民心。王琼若是再怎么作下去,怀王殿下积攒的仁善之名就全部被他给作没了。

  “此时事关重大,得谨慎处理。”李璇面容凝素:“你可将入库的记录簿全都给带来了?”

  “随身携带。”李真直接从衣袖里掏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本子。

  “很好,我正愁没办法整治他,可眼下他自己就已经把把柄给送过来了。”李璇轻轻地敲击着手上的本子,“这可是瞌睡了就有人递枕头,好的很!”

  怀王殿下如今身在冀州都城,李璇和王琼都属于阵前将军,负责打仗。

  如今刚打下来的这片徐州地区,就是由李璇和王琼他们二人一同掌管。

  直到怀王殿下派来文臣治理这片土地之前,这片土地一直都会属于王琼和李璇掌管。

  要是和王琼这个傻子一起管理土地,李璇刚肯定自己会被气的不轻,甚至会产生一种要直接拿刀砍了对方的心情。

  可眼下好了,等这件事解决了,徐州就只能是她自己来管理了。

  李璇在李真的帮助下,亲手写了一封奏折,连夜送往冀州。

  李璇年少时曾跟着哥哥们学过几本书,但学的最多的却是兵法。

  所以关于遣词造句,陈情达意这方面并不擅长。所以不管是写奏折还是向怀王殿下禀明实情写封简单的书信,他都离不开李真的帮助。

  李璇长舒一口气将事情全部写清楚之后,边把奏折交给了李真,让他想办法连夜发出去。

  李真接了奏折,不经意的一回头,却看到李璇露出来的那块儿脖颈上居然有一处红紫痕迹。

  李璇感觉到对方在盯着自己发呆,转头就和他四目相对,看到对方的眼神,立马想到了自己刚才经历过的事。

  李璇顺着他的目光,下意识的摸上了自己的脖子。

  “怎么了?”李璇问。

  李真有些不好开口,但又想到如今是特殊时期,还是忍不住道:“将军还是要避人耳目的好。”

  李璇有些听不明白:“说清楚!”

  “如今徐州刚刚平定,许多事情尚未明朗,百姓心中尚有不服。怀王殿下又曾严令禁止军中...嫖妓...”

  李璇立马反应过来对方话中的意思,又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她起身到镜子面前照了一下,看到脖子上有一片儿红紫痕迹。

  “蚊子咬的罢了,不足为怪。”李璇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

  蚊子怎么可能会活到这个季节?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