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圣印至尊》

第二千二百八十九章 会员拍卖会!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随着梦风朝着远航游轮的方向飞快接近,没多久,他便感应到了留在远航游轮上的印记存在。

    这代表他,已然接近到了远航游轮十万里范围内的区域。

    当即,他也是加快了脚步。

    在靠近到五万里范围时,梦风立马便打出了法诀,施展了紫霄随心步。

    仅仅半分钟的时间,当他再晃眼时,已然出现在了远航游轮那属于他的房间之中。

    随着如今实力提升,梦风的紫霄随心步,能够进行瞬移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远。其实说起来,紫霄逍遥步这第二重的紫霄随心步,已经并不能算在身法的范畴了。与其说是身法,不如说是一种定点传送类型的印技。

    因为随着距离越远,紫霄随心步也无法再如瞬移般进行移动。就比如这五万里的距离,施展紫霄随心步,需要足足半分钟时间,才能完成传送。

    五万里,这也是是如今梦风能动用紫霄随心步的最远距离,先前所说的十万里,是他能够感应到印记存在的最远距离,而非是他能够施展紫宵随心步的距离。

    毕竟感应与传送,这是两个不同概念的事。

    “本尊!”

    看着面前的雷火化身,梦风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苦笑。

    他的这一滴精血,算是完全浪费了。因为若早知道有驼背老者,那能够追踪的令牌存在,他根本不会催动这留下的一滴精血,让它凝聚成雷火化身。

    毕竟凝聚雷火化身,只是单纯为了感应远航游轮的位置。而那驼背老者的追踪令牌,显示的画面中,那红点集聚之处,无疑便是这远航游轮所在。

    深吸了口气,梦风挥手将眼前雷火化身散去。

    看了眼房间,布下了一层防打扰的结界后,他便盘膝在床榻上坐了下来。

    “相信那陶群应该得知了我回来的消息,不知道他接下来,会怎么做呢?”脸上带着饶有兴趣之色的想了想,梦风才渐渐进入了调息休养的状态,体内的丹气,开始修补起他损失的精血。

    先前在试武的擂台,他与剑灭天的战斗间,他施展了一次雷火化身,这边又施展了一次。两次也就是两滴精血。相当于他体内百分之二的精血。

    虽然这点精血,对他而言并不足以造成太大影响。但能保持巅峰状态,那还是保持的好。况且两滴精血,在丹气的修补下,最多半天时间,基本就能恢复。

    ……

    也就在梦风盘膝,开始修补起他精血的消耗。于远航游轮上,那奢侈的房间内。

    正如梦风所料,他回来的信息,第一时间便给陶群知晓了。

    “看来太小觑此子了,三大护卫竟然都被他给斩了!”看着眼前画面中,那回归红点集聚位置的一颗红点,陶群脸色略有些阴沉。

    早在驼背老者三人陨落的第一时间,陶群就已经得到消息了。

    毕竟前者三人,作为他的贴身护卫,都在陶家留下了命牌。他们的命牌破碎,陶家之人自然第一时间,便通知了陶群。

    当得到消息时,陶群就知道事情失败了。

    之后,他便拿出了一块,其上刻着‘至尊’二字的金边令牌,看着画面中,那梦风回来的一幕幕。

    陶家给出去的会员令牌,分为两种。一种是普通会员令牌,也是正常,他们陶家认可的会员。这种会员令牌没有任何令牌。然而另外一种,则是追踪型会员令牌,这类令牌,都是他们特制的。

    这些经过特制的令牌间,都被施下了一种特殊的追踪秘法。通过秘法,陶群可以由上一级的令牌,清楚地知晓得到令牌之人,具体在什么位置。

    这种令牌,陶家往往会给一些让他们陶家不悦的一些人。

    梦风与云湘,便在此列。

    而这种追踪型令牌,共分为三级。

    一是单纯被追踪的令牌,也就是梦风与云湘的令牌。二则是刻有‘尊’字的令牌,这能够追踪梦风与云湘一级的令牌。至于三,则就是此刻被陶群拿在手中,刻有‘至尊’二字的令牌。

    这令牌,仅有一块,归于陶群所拥有。

    通过这块令牌,他可以清楚知晓,包括刻有‘尊’字令牌的一切追踪型令牌下落。

    虽然‘尊’字令牌,陶家仅仅会给他们自家人使用。但难保不会发生意外,所以特地制作这样一块更高级令牌,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毕竟陶家内部,也可能有内鬼。通过这令牌,如果发现异常,陶群便能轻易掌控内鬼的动向。曾经,他就用此揪出了一位内鬼。

    而此刻,通过这令牌,他也能够清晰看到梦风与驼背老者三人的具体情况。

    “那么远的距离,瞬间就回到游轮上了。这小子莫不成是用了某种传送灵符?”而这时,似想到什么,陶群不禁若有所思。

    梦风回到远航游轮,因为借用了紫霄随心步的关系,所以在陶群画面中。前者代表的红点,明明距离还有很远一段路程,但却只是个闪烁,便回到了远航游轮上。

    “看来到时得提醒郑老一句,可不能让这小子跑了。”陶群摸了摸下巴的胡渣,看着画面中,那位处最边缘的一道红点,不禁深吸了口气,自喃道:“好在此子并没有发现这令牌的问题。只是……唉,有些可惜了。”

    说着,他不由叹了口气。

    四大护卫,跟随他多年,没想到于今日一日间,全部陨落。

    这让陶群不禁惋惜。毕竟四大护卫这样的帝境三重境,虽然陶家还有一些,但并不多。每一位都可算是中流砥柱。如今一下陨落四位,对陶家而言,也可谓是一个难以忽视的损失。

    不过最让陶群惋惜的,还是那娇艳美妇。

    毕竟又能保护你,平日无聊又能伺候你,这样的贴身护卫可不好找。特别是,那娇艳美妇在陶群多年的调教下,床上功夫十分了得。要调教出这样一位女子来,可不容易。

    “小子,你拿我陶家印石,又杀我美妾!给我等着吧,很快本座便会让你生不如死!”朝着梦风所在房间的方向望了一眼,陶群的眼神,异常地冷厉。

    ……

    时间如流水,转眼便是一日过去。

    “咚咚咚……”

    第二日清晨,一大早梦风的房门前,便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兀自盘膝坐于床榻上的梦风,也是随之睁开了那已闭上一日的眼睛,看了眼震动的房门,深吸了口气,才起身走了过去,将房门打了开。

    房门打开,一位明媚佳人,顿时浮现在梦风的眼帘之前。

    赫然正是云湘。

    今日的云湘,换了一身淡红色长裙,一张精致俏脸上也舔了几分妆容。看起来十分明媚,让人不禁眼前一亮。

    “小湘,有什么事吗?”

    看着云湘,梦风微笑着问道。

    云湘闻言,却是愣了愣,疑惑看向他道:“梦大哥,你难道没收到邀请函吗?”

    “邀请函?”梦风一怔,不解的看向她:“什么邀请函?”

    云湘顿时拿出一张金边卡片。

    “会员拍卖会?”看到卡片上的几个大字,梦风不禁邹了邹眉,疑惑看向她:“小湘,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呀!”云湘微笑着说道:“好像是我们昨天在那试武,得到的会员令牌的缘故。旦凡拥有会员令牌的人,这远航游轮的主人都送来了一张邀请函。说是今天在第五层的会员区,有一场盛大的拍卖会。梦大哥,难道你没收到吗?”

    “没有。”梦风恍然,旋即又摊了摊手,摇头道。

    同时不由想到,这陶群估计是因为驼背老者三人去杀他,觉得他必死无疑。所以才没派人来送。

    想到这,梦风不禁无奈地摇了摇头。

    见状,云湘还以为他是因没邀请函而苦恼,不由展颜一笑道:“梦大哥,没事的。只要有会员令牌,就算没有邀请函,也能参与拍卖会的。”

    “额…”

    “好啦梦大哥,我们赶紧去看看吧。这种拍卖会,一般都是最热闹的!”云湘挽住了梦风的手臂,一脸笑容地说道。

    不忍破坏她的兴致,梦风点了点头道:“好吧,那就去看看吧。”

    说着,似想到什么,他又道:“那也把剑兄叫上吧。”

    闻言,云湘眉头却是一蹙:“可是他,好像没有会员令牌耶。”

    “这还不简单?你不是说只要有会员令牌就行了吗?那你就把这张邀请函给他,我们两拿着令牌进去,他拿着邀请函进去就好了。”梦风笑了笑道。

    “额……好像还真可以这样。”云湘挠了挠头,道:“那就把他也叫上吧。”

    梦风微微点头,顺手关了房门,便与云湘一同走到了旁边剑灭天的房间,敲响了房门。

    “什么事?”打开房门,那冰冷面具戴在脸上的剑灭天,出现在了两人眼前,看着他们淡淡问道。

    “第五层有场拍卖会,应该有些好东西,有没有兴趣?”梦风微笑问道。

    剑灭天一怔,沉吟了片刻,开口道:“那就去看看吧。”

    当即,梦风三人便一同前往了游轮的第五层。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