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主宰漫威》

六十八章 先天死神作圣母 光大仙道夺气运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所谓先天神灵,自天地本源而生,先天就拥有绝大神通。然则正是成也先天,败也先天。

    大宇宙本源划定了一个框架,便就只得在这框架内蹦跶。因本源合于宇宙,受限最大。

    譬如阿德,乃先天死神,天生便掌握死亡、灵魂这两条大道所属的宇宙本源法则。举手投足,就有莫大神威。念头一动,便可毁天灭地。

    但一生成就,也就局限于这两条大道的某段框架之中。诞生时,自身两条大道尚且稚嫩,还有进步余地。一旦等到这两条大道成长至宇宙本源划定的极限时,便再无一丝进步的可能。

    无穷岁月,永恒以降,原地踏步,看不到希望。

    实则这等状况,并不出奇。因秉持宇宙本源所生,得天独厚,也自当有利有弊。得到了,就须得付出,亘古以来,无不如是。正是合了阴阳奥妙,得失道理。

    关于此间种种,阿德不愿多说,太一也不多问。但却从系统之中,对先天神灵的利弊,做了一个详细的了解。

    那系统所言,就比方那盘古大宇宙。

    自盘古真人原始天王开天辟地以来,第一量劫,便是这先天神灵之争!自宇宙本源诞生的无数先天神灵,手握法则,天生神通。可受到宇宙本源所限,到了法力神通进无可进之时,便爆发了一场大战。

    其本质,便在于寻求超越。

    只道是自身法则局限于一道或二三道,进无可进,就别出机杼,要吞噬其余先天神灵的本源,取博合精,尝试超越。

    大战便由此而起。

    不过结果很显然,失败了!

    到第二劫之时,哪里还有几个第一劫的先天神灵冒头?

    至于鸿钧,又别有缘故,系统只粗略说了半句,便即不提,太一道人便也不问了。

    盘古大宇宙,开天之后第二劫,实际上算起来,争斗的双方,其中一方,也是先天神灵!只不过非是第一劫的先天神灵,而是第二劫诞生的先天神灵。

    那巫族,盘古血脉族裔,实则同样,也出自于宇宙本源,十二祖巫,如何不是先天神灵?

    盘古既死,其一身大道本源,岂非便是化作了宇宙本源?

    秉承盘古血脉而生的先天巫族,自然,与先天神灵本质类等。只不过因合了盘古血脉,较之于第一劫的先天神灵,先天巫族优势更大而已。

    这一劫,争斗双方,看起来是巫妖二族,实则是仙道体系发扬光大的第一战!也是最重要的一战。

    是仙道修士向先天神灵发起的挑战!

    虽则那代表仙道一方的妖族,其首脑,实则也是先天神灵,但在追逐大道的过程中,自有分歧。

    巫族秉持宇宙本源、盘古血脉而生,嚣狂自傲,不屑仙道。连那鸿钧道祖三次讲道,除了第一次,其后十二祖巫,便没有再去过一次。

    妖族诸般首脑,三千紫霄客,其中皆有一尊尊位。

    巫族固执于先天神灵之道,妖族则兼收并蓄,并逐渐向仙道体系靠拢。这是大道之争,你死我活。

    最后结果,两败俱伤。

    如果仅仅是这样,仙道修士不算胜。但为何自那此后,仙道便成为主流?

    妖族虽与巫族两败俱伤,但实则也未尝不是一种清洗。毕竟,那妖族一干首脑,也是先天神灵。

    让先天神灵代表仙道修士,无法自圆其说。由是,不论那东皇还是妖帝,自争端起初,便已经决定了他们的命运。

    至于三清道尊,为何后来成为仙道教门教主,其中也自有缘故。至于女娲娘娘为何未被清洗,也自有缘故。

    无非是一个选择而已。

    又看那十二祖巫之中的后土娘娘,最后如何成道。看那先天伏羲,又是如何成道,便就知道,先天神灵该作何选择,其前路,该怎么走了。

    内里种种,太一道人自有所悟。

    由是实则早知,自家这位道侣日后的道途,方向作何。

    只不过因为种种顾虑,短时间内,怕是不能明言。

    毕竟太一道人修为实在浅薄,无法护持本身。许多奥秘,端端是不敢宣称。就好比那鸿钧道祖,光大仙道,也是在他成道之后啊。

    这般作为,缘故无他,只为摒除变数而已。

    太一道人不是无私的奉献者,仙道体系,要发扬光大,要占据这多元宇宙所有气运气数,关键是,他立意高远,证道!

    话说太一道人与先天死神一番双修,道行突飞猛进,其中喜悦,自不言表。不过如今,在先天死神面前,太一道人还是低了一头。

    端端那句‘才半个月呐’,就让他羞耻万分。

    那太一宫中,五色轮转,悬岛乍现。与以往没有任何差别,一株老松,一汪古泉,一方顽石而已。

    道侣二人双双落在岛上,各有一个蒲团,两人并列坐下。

    就听太一道人开口道:“你自也修了仙道法门,便须得一个尊号。你那‘阿德’之名,实无韵味。”

    阿德白了他一眼:“我不信你不知道我为什么自称‘阿德’。”

    太一道人对她的身份,早前逐渐有所猜测。这‘阿德’,乃先天死神,其名‘死亡’。放在西方蛮夷的语言之中,便为‘德斯’。自称阿德,倒也理所当然。

    道人笑道:“如今当然明了。不过这称谓,确是无甚奥妙之处,莫不是农家妇人?”

    “我是农家妇人,你不就是一个老农?”阿德嗤笑一声,才道:“那你说,该取什么尊号?”

    “你自以死亡、灵魂大道为本源根基,又修得大阴阳轮回经,天生便是幽冥之主。以我之见,不如号‘太冥圣母’。”

    太一道人斟酌一番,又道:“或元冥圣母,或玄冥圣母。”

    阿德眨了眨眼睛:“听起来倒是不错,你认为哪个更好一些?”

    “这冥,便是幽冥。太,则为大,最大。元,乃是初,或曰第一。玄,所谓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又为道。此中取舍,看你自己。”

    阿德想了想,道:“你叫太一,那我就叫太冥。”

    太一道人笑了起来:“也罢,便是太冥罢。太冥圣母。”

    由是道:“我与你一番双修,已去半月。半载之内,我有要事须得离开多元宇宙。有些关隘,须得与你讲明。”

    “你要离开多元宇宙?”太冥圣母微微一怔:“半载之内?要去哪儿?我跟你一起吧。”

    太一道人摇头笑道:“你如何不能猜出来?深红世界而已。”

    太冥圣母轻轻一笑:“我就知道。那个塞托拉克被你的那个对头算计,现在半死不活,深红世界群龙无首,正是一个插手的好机会,我知道你不会放过。你的想法是对的。多元宇宙是根本,如果事情做的太过,就会有人跳出来,找你麻烦。一个两个我倒是不怕,但都跳出来,我也没法子了。”

    “反而从多元宇宙的附属世界,比如深红世界这样的地方着手,不会触碰到那些人的神经,会轻松许多。”

    太一道人微微颔首:“我也是这般思忖。说来这多元宇宙,大略发展至今,陷入瓶颈。你们又未曾制定合于天数的规则来规范宇宙的成长,也没组建一个包揽宇宙的组织来监督,显得非常混乱。自我这仙道体系诞生,我便致力于此,以新代旧,使得宇宙成长,能有序、健康。但新旧交替,阻力必定大的不可思议。我如今修为又实在浅薄,不能硬碰,只能打擦边球。”

    又道:“那深红世界,也是一方中千,生灵万万千、千千万。若能将其化为仙道国度,对我的大计,自有促进。此时那深红之主塞托拉克正是无暇他顾之时,岂非机会?我自不会放过。”

    太冥圣母听了,点了点头,不由道:“你是想建立一个包含整个宇宙的国家?”

    太一道人心知太冥圣母理解有误。他自求超脱,建立国家算什么?大略是刚才听到他说‘没有一个包揽宇宙的组织来监督’,才使得太冥理解错误。

    不过太一道人并不详细解释。他不是要建立一个国家,自己来主掌。这只是求道路上的一个手段,是为了攫取宇宙气运的手段而已。

    太冥圣母不知气运奥妙,当然就会想岔。

    太一道人笑道:“非是如此,你看我座下教门据地球、宝材天、宝药天,可曾建国?”

    太冥圣母不由颔首:“也是啊。你是想把深红世界,也变成地球一样?让所有生灵都作修士?”

    “大略可以这么说。”太一道人笑道:“其优越者,收归门下,作乱者镇压打杀,平庸者,放逐江湖。只为仙道,能扎下根基,发扬光大。”

    又道:“未免夜长梦多,那塞托拉克毕竟非同寻常,因之半载之内,我便须得前往深红世界,着手此事。然我并不深知塞托拉克,不知他或有后台,或有某种手段,这才要问询一番。”

    太冥圣母咯咯一笑:“那你要求我才行。”

    太一道人苦笑一声:“罢罢罢,我求你便是。”

    太冥圣母仿佛少女,笑的开心:“那我就告诉你。塞托拉克的力量层次,相较而言,约莫处于仙道境界中,天仙、真仙之间。幸亏他遭了算计,要不然你现在肯定打不过他。至于后台...”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