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天命欧皇游诸天》

第九十九章 海州无争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少爷...少爷,老爷他...”

    海州的无争山庄当中,年纪不轻的管事敲开了紧闭的房门,一名身着蓝衣,眼上绑着丝带的男子走了出来。

    “林叔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了。”

    语气平静,却蕴含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悲伤。

    看到自家少庄主如此神色,林叔知道这已经是多少年来,他真实情绪外显最严重的时候了。

    “将我爹的遗体火化吧...至少不能遗留下来,给那些蛊人们增加生力军了!”

    外人只以为无争山庄的庄主原东园是醉心文墨之辈,只有他们这些亲近人才懂,他的武功早已经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

    虽然还未迈入大宗师一级,却也已经可以直面大宗师锋芒毫不退让了。

    这样的尸首在如今的情况下,万一中了蛊人的操纵,只怕又要造成一个难以对抗的可怕存在。

    还不如就这样在病逝后,就地火化。

    自从赵无忧离去,无争山庄暗中接手了不少的南方势力,尤其是在青龙会被打击,而青衣楼又被锦衣卫收编后。

    无争山庄暗中力量的触角早已经超出了海州的局限。

    可惜正在少庄主原随云想要再进一步的时候,原东园的旧伤爆发,又得了新的疾病,终于扛不住了。

    卧床不起的庄主让无争山庄的进取势头一滞,但是原随云却也没有多少后悔的意思。

    回转了无争山庄后开始不断的巩固如今的势力,尤其是对于情报系统的梳理。

    这也让他们在沧州的事情出现后,使海州很快就建立起了完善的防线。

    尤其是海州实际领导者的无争山庄戒备森严,原随云又是深藏不露。

    当暗藏的势力想要斩杀首领造成混乱的时候,无争山庄让他们吃了个大亏。

    要知道江州的慕容世家的领头人都被重创,重伤昏迷。

    也可以看出原随云一直施行的低调策略到底是起效果了。

    尤其由于原随云无恙,他作为无争山庄继承者的天然身份就有了意义,很快就收拢了海州的各种势力,借着名望调动朝廷的军队,将那些扩散的蛊人所在彻底的包围。

    不断的以各种削弱的手段,加上毒物克制,将那些几乎不死的怪物慢慢削弱,甚至是彻底的焚烧毁灭。

    直到如今,除了偶尔出现的毒物克制外,可以彻底杀死那些蛊人的方式,最直接的也只有高温的焚烧了。

    可惜这种焚烧,也是极为困难的条件下才能促成,否则那些蛊人顶着伤害往往也能够冲出火场。

    而一直在外奔波事宜的原随云也是在接到了原东园终于顶不住撒手人寰的消息后,才急忙的赶了回来。

    可惜已经晚了...

    伴随着浓烟升起,整个无争山庄内出现了一种无比严肃的感觉。

    一直心性杀伐果断的原随云到了此时才真正认识到,看似无为的父亲原东园究竟承担了多少的压力。

    而当这些都落在了他身上的时候,他是不是依旧可以笑傲武林,当那个不为人知的‘蝙蝠公子’?

    ‘这才是真正的考验啊...’

    原随云对着不断燃烧焚化的尸首,身边传来仆从下人低声的抽泣。

    随着原东园的死去也代表着海州和无争山庄一个旧的时代终结。

    就在此时,听到下人汇报,露出惊讶神色的林叔跑到了原随云的身边。

    “少...不不,庄主!”

    “有消息传过来,似乎有一只行迹不明的队伍一直向着海州的方向而来,其中好像有沧州华山派的女侠宁中则以及那位...燕南天!”

    听到这个讯息原随云顿时陷入了沉默,这是一个好机会,也是一个大危机。

    世人都知道蛊人从嵩山开始出现,当时就是锦衣卫青龙指挥使为了探查嵩山的异状,纠结了一帮人前往嵩山,结果最后渺无音讯。

    如今既然有他们一行人的行迹,那便代表着或许他们身上有着什么隐秘和情报。

    在现今的情况下,这些隐秘和情报必然会对整个海州有着莫大的作用。

    抿了抿嘴唇,原随云的气质一下深沉了下来,仿若瞬间长大了一样,那种如同黑夜般吸人眼球的气质,哪怕是男子也不禁为其吸引。

    “找到他们,带他们来无争山庄!”

    “不论他们想干什么,既然来了海州就必然绕不过无争山庄,告诉他们这一点,他们就不得不来!”

    自信的言语,伴随着的是强大的气势。

    正在为老庄主离去而伤心的下人们忽然觉得,有着原随云的接任,无争山庄或许能散发出更耀眼的光芒也不一定。

    长风凛冽,灌入原随云的衣袖,鼓动起来好像在他的背后张开了一对翅膀,迎风而起。

    那无神的双眸偏偏好似蕴含着天底下最为魔性的力量,面向的那一侧夜色渐渐笼罩,谁也不知道海州到底会走向何方。

    ...

    “为什么是海州?”

    紧皱的眉头依旧百思不得其解,在嵩山一战的最后,终于察觉到敌人的破绽突出重围。

    卢剑星却又意识到了什么又折返回去,最后只留下了‘海州’两字,就彻底殒命。

    而在场的几人不论是江湖秘闻了解颇多的燕南天还是宁中则都不解其中之意。

    毕竟海州最为著名的不是商人,便只有那个享誉南方的无争山庄了。

    但是这件事应该不会跟无争山庄扯上什么关系,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们还有什么谜团没有参透。

    “别想了!”

    燕南天并没有急着回江州,他知道只要小仙女和张三娘稍微小心一些,那些蛊毒便侵扰不了她们的安全。

    加上沧州离江州并不近,等到消息传回去,她们也该早有准备了。

    而他们突围出来的人手并不多,要穿越重重的封锁前往海州,没有他这么一个主战力显然是做不到的。

    是以他又一次站了出来,已经坚如磐石又猛如火焰的嫁衣神功真力,哪怕是一般的蛊人也可以一掌击杀。

    虽然损耗真力,却也是真正的一名蛊人杀手了。

    对于那些蛊人的威胁,仅次于有克制蛊人之毒的蔷薇剑在手的宁中则。

    一路救人,助人,他们并没有减缓前进的速度,在沧州糜烂后不过半个月便已经靠近了海州的边界。

    如果不是那些蛊人当中的领头者察觉到了他们的动向,派遣了大量的蛊人围堵他们,恐怕他们早已经穿越了两州的边界。

    而那些蛊人的堵截更是让他们确认了一点,海州必然有什么答案等着他们确定。

    ‘咔嚓’

    耳朵微动,察觉到了异响。

    燕南天雄厚的背脊挺立,望向了远方。

    “来了!”

    一声沉喝,一行人瞬间展开了战斗阵型!

    无数的嘶吼低鸣似乎又开始回荡!

    ‘吼吼吼!!’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