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天命欧皇游诸天》

第六十六章 大幕临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来了!”

    就在岳绮罗为赵无忧言语当中流露出杨树蟾的实力冰山一角而震惊的时候,赵无忧突然开口,引得她精神一动。

    一个出乎了她意料外的人出现在了岳绮罗的面前,军装笔挺,神色肃穆,只是双眸内不知为何带着一丝柔和。

    正是那位有着‘穿云北腿’之称的北伐军军部副委员长,林石!

    来到了哑女的身前,林石并没有遮遮掩掩。

    “现在已经不是让你任性的时候了...”

    哑女的手微微一顿,然而她还是在不断的挥舞着手语,笔划着什么。

    “我知道你还想在这里找他,但是这么多年了,有消息嘛?如今沪海市不再安全,你知道前线总统承受多大的压力,我不能让他唯一的女儿成为他的破绽,就算他不说,再坚强,我也不能犯下这样低劣的错误!”

    林石叹了一口气,或许是很久没有说过这么长的话语,他有些口干舌燥。

    哪怕眼前的少女双眸依旧存留着倔强,为了南方的安危,为了人类仅存的不多生机,他不能让任何的意外影响到前线的总统阁下。

    就算是那位总统的亲人也是一样!

    “你早就知道了?”

    岳绮罗精神震动难以自矜,转头看向神色不明的赵无忧。

    “并不知道,不过我确信所谓的天生灵明都有源头,而非简单的一下蹦出来。”

    赵无忧摇了摇头,看向林石背后的顾玄武,他现在隐约知道林石为何要将自己这个便宜徒弟也拉入这个沪海的乱局当中了。

    哑女是局中人,顾玄武何尝不是?

    虽然没有细问过顾玄武的过去,但是凭着可以和林石有联系,还能被称上一声‘师兄’已经说明了很多事情了。

    能够让那位总统阁下记挂心头的岂是只有哑女一人?

    林石这一次南下说是巡查南方各军镇省市,其实就是为那位总统阁下解除后顾之忧而来的。

    至少在北方鬼国没有攻破防线之前,他们的安危不会有人需要担心。

    而这一次的沪海乱局以他们为始,实际却是攻向了这位林石,还有他背后坐镇沪海的杨树蟾!

    这世间杨树蟾或许已经无敌,能败不会死,但是有一种成功,却比失败更叫人难以接受啊!

    “果然北方鬼国也不是吃干饭的,不过这样的情况下,人类本身居然还会有人首鼠两端?真是让我惊叹!”

    赵无忧呢喃的声音落入岳绮罗的耳内,随即让她浑身一僵。

    “我倒是知道一些事情,似乎鬼国掌握了一种转换人类为鬼类的方式,不用丧失理智...”

    岳绮罗低声开口。

    露出了一丝笑意,赵无忧看向她。

    “你不是想说这种手段和当时的那本泰山府君祭有关系吧?”

    本来只是一句玩笑话,没有想到岳绮罗点了点头。

    “那个便是我和东岛那边的交易,它们恐怕将我改良的部分已经交给了北方鬼国那面了...”

    赵无忧终于惊讶的看了岳绮罗一眼。

    “转换人族和鬼族,还不丢失灵智,这种神通可不简单..看来我还是小觑你了!”

    “你这一法门不吝于在人鬼之间开了一道门,将底线撕破,让一些家伙有了不做人的机会啊...”

    察觉到了为何最近鬼国和南方动作频频,赵无忧有了明悟,只要这件事爆出来,那就是彻底的釜底抽薪。

    若是形成了一种暗流,那么北伐军就真的不好过了,难怪还要林石亲自出手巡查南方。

    这可不是死后再被唤醒,没有了任何灵智,能够保留灵智只是转换了种族,固然在很多人看来是大逆不道,可是比起要最终拼命,拼上自己的一切又算得上什么?

    至少有了这种法门后,一些惯于骑墙的家伙们有了另一种选择,却不知道他们其实根本就没得选择。

    明悟了这一点,赵无忧就一点不惊讶于接下来将临的大战了。

    只要沪海这位杨树蟾被逼走此界,那么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想来北方鬼国那位也快要撑不住了,否则不会在发现杨树蟾不久后,便开始迫不及待的进行进攻。

    要知道香格里拉一役,可是已经半陨落了一位战力,那名鬼王想必此时还在恢复当中,要什么时候才能拥有全盛姿态还不一定呢。

    力分则弱,可是在如今的情势下,也不得不分了!

    就在赵无忧和岳绮罗交流期间,林石强行将那个不愿意离去的哑女带走了,留下的糖果摊不久后有一个浑身打着绷带的男子默默徘徊了一会。

    在知道哑女被人带走后没有说什么,就自己离去了。

    “这种老套的东西,真是让人懒得再看!”

    赵无忧看着打着绷带人影向着沪海军部所在而去,无聊的摆了摆头,只见他目光转向另一处刚刚迈入沪海市的一行人。

    “还是去见见老熟人好了!”

    也不等岳绮罗回过神来,只觉得眼前一花,便已经来到了一行车队前。

    此处恰好是沪海市进城的必经之道!

    只见赵无忧脚步一踏。

    ‘咚!’

    整个车道都震了起来一样,随即在上行驶的车辆也弹上了半空,然后落下。

    接着所有的蒸汽车都暂时无法启动了。

    “什么人?!”

    没有遮蔽自己的身形,赵无忧就这么站在车道的一旁,面带浅笑似轻笑,更似蔑笑。

    “有意思,蛇鼠狐黄都开上汽车了,是世道变了,还是你们别有用意,不再以神仙自居?”

    下车的人手一把火器,看到赵无忧的身形瞬间,各个气息膨胀,就要出手。

    “退下!”

    一声清喝,一个中年美妇从车队的中央走了出来,似乎她凝聚着不怒自威的气魄,只是走路便让身边的人不由自主的低下了脑袋,不敢直视。

    “原来是胡三太奶奶亲到,倒是吾孟浪了!”

    眼底闪过一丝精芒,并无意外,赵无忧笑意更甚。

    “举家带口,看来出马家已经做出了决定?”

    中年美妇并没有露出什么神色,只是平静的看着赵无忧。

    “我知道先生修为惊天不惧我等,不过今日先生来此是代表自己,还是代表他们?”

    言语之下,威胁的意味不少,却不被赵无忧放在眼中,倒是它们这样的选择。

    “有意思,有意思!”

    猜到了出马家来到沪海的用意,也知道那些人为何放任它们此时到来,赵无忧哈哈一笑。

    竟然转身便走了!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