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天命欧皇游诸天》

第五十五章 宁氏草堂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此言可是差矣!”

    一道浑厚的声音传出,接着所有人眼前一闪,便只见得了一个蓝色布衣的书生站在了大厅当中。

    “...我们医家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嘛?你来干嘛?”

    许宣看到来人不满的拍着桌子。

    “走走走,这里不欢迎你!”

    见到来者,在场的哪怕都是医家高士,也不得不拱手行礼。

    这位虽然也只是科举出身,但是却是那年高中的状元不说,还推拒了官身,返回了苏杭耕耘学问,发表了不少对于百家都颇有益处的文章,如今更是被各家尊位先生。

    宁氏草堂的名声更是享誉整个大宋,甚至波及到了海外和西域诸国。

    也只有许宣这个家伙才会见到这位亲临都唯恐赶之不及。

    年少成名,二十许的年纪就已经成了医家最接近医师境界的存在,如今很显然已经可以恭喜他即将成为年纪最小的医师,许宣自然也有着他自己傲人的地方。

    只不过他和来者的纠缠关系可不止于此...

    “诸位可愿意听宁某啰嗦几句?”

    看着那废弃的药渣,书生拱手行了一礼,询问道。

    “还请宁先生赐教!”

    不同于许宣的不屑一顾,伍姓医生回了一礼后,示意书生随意。

    “此法虽然对于尔等来说不过鸡肋,可是对于整个世界的大多数人来说却不是。”

    宁书生郑重其事的说着。

    “合成珍贵的物品需要珍贵的材料,可是普通丹方效果的药呢?对于现如今的农家来说,只要有着时间,那些本来生长周期十分漫长的灵材,全部以普通药材代替的话,就算效果十不存一,对于普通人或是修为低下的人来说,那也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而这些宝物却是可以不断生长,甚至是制造出来的!”

    “这才是药法入丹的真正作用,它改变的不是最高层,相反的...它将决定着日后修行界底层的数量!”

    听到这里,在场的不过是转不过弯,又怎么会不知道这等成果的重要性?

    一个个眼睛睁大,看向那方盒里的药渣,就好像看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样。

    “还不是一个半成品...”

    许宣不满的嘟囔了一句,宁书生倒是不介意,轻笑一下。

    “哈,有时候半成品便已经足够了,时间会让它自己慢慢的完善起来的...”

    “还是说,许老弟想要将自己的一辈子都耗在这上面?”

    面露不愉,许宣却也不再说什么,他知道自己的口舌肯定是比不上这个曾经与诸多百家学者辩论过的草堂宁先生。

    “既然诸位心中已经有了想法,也就不用我这个外人碍眼了。”

    宁书生看了看大概,知晓这些济民医会的医生都已经有了想法,也就不再逗留,来如风,去亦如风。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这位草堂主人就已经消失在了药炉之内。

    “别看我...炼制方法我早就写好了,你们自己拿去看,最近几天我要放假,我要休息,你们别烦我!”

    见到那宁书生离去了,许宣也开始赶人了,将一堆东西塞进了伍医生的手里,就直接将那些人赶了出去。

    “大梦几时醒,平生我先知!”

    手里拿着东西,面面相觑的济民医会医生突然一个激灵,这手里拿着的可是比什么神器法宝都要珍贵得多的东西啊!

    虽然少不了许宣和伍医生该有的一部分,但是配上众人擅长的部分多少还是能够改进一二,到时候...

    谁说醉心研究的医家医生就没有私心的?

    察觉到了周围同道医生的炽热眼神,伍师兄倒也并不介怀,这种好事推己及人,如果他遇到了也会想办法插上一脚。

    何况他了解这些同伴,绝不会口头上简单的要好处而已,他们必然会付出必生的所学和自己的所有力量,毕竟这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事情。

    想必那位惫懒的师弟,便是如此所想,才将东西教给了他后,自己回去闷头大睡的吧?

    摇了摇头,察觉到了自己成了一个干苦力活的伍医生却没有多大的异议,毕竟他知道自己的天份,固然已经比寻常人好上了太多,可是比上许宣那种天骄来说,还是差的太远。

    所能做的便是不远望不自卑,一步一个脚印罢了,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他的成就又岂会比他人差?

    这就是大宋改革二十年后给每个人潜移默化造成的影响,自强不息的精神!

    ...

    身形一动远离了山脚下的药炉,若不是对许宣颇为看好,觉得他甚至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医家圣贤人物,宁书生绝不会多此一举,不过如此一来也好。

    ‘也算是结下了一个善缘,不过我还是想...’

    眼底精芒闪过,宁书生身形竟然已经来到了自家的草堂前。

    说是草堂到底也不是什么茅草屋,早在工部民事司的推广之后,一种新型方便的建筑材料便已经风行大宋境内。

    便宜好用,还能防水防火,就连宁书生这样的人物也不禁为墨家和公输家的智慧力量感到惊讶。

    不同于精神上的改变,这种实际情况上的改进,让生活变得更加轻易,让物质需求的丰富而使人转移追求精神的手段,也是另一种殊途同归了。

    “是先生回来了嘛?”

    清脆如玉珠的声音响起,一个粗布麻衣的皓丽人影从草堂内走了出来。

    虽是简朴的打扮,也不减风范半分。

    明眸朱唇,皓齿柳眉,只是见到宁书生一霎展露的风情便已经足够让人难以自禁。

    “劳烦聂姑娘照顾陋舍了...”

    宁书生拱了拱手,倒也没有太多计较,他们之间早已经没有了这个必要。

    “先生言重了。”

    女子双颦轻皱,却很快松开。

    “那小女子就先行告退了...”

    宁书生连忙阻止,走上前去将女子拦住。

    “不着急,不若聂姑娘来听一听我最近搜集到的故事,帮我润色一二如何?”

    似乎有些惊异于宁书生的主动,但是女子却是早就期待着这块木头能够稍微的主动一些。

    连忙换上了一副笑颜,随着宁书生走入了这座被外人尊称为‘宁氏草堂’的地方。

    要知道代称人为某氏可是一种极为崇高的称呼,往往是死后才会有这样的说法,而宁书生如今也不过刚刚过了三十许,就能被这样称呼,甚至全天下都知道宁氏代表的是谁。

    这样的荣誉,数百年来也仅有这么一位了。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