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神游诸天虚海》

第六十八章大造化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呵,你能付出的代价?可能你可知晓,有些信息,是真无价的?”

    “我……知道了。”

    岳定似乎能见到“地官”微皱的眉头,以及言语之中有些许不满。

    那如此漫不经心的言语,就像是无尽无数的冷风强行的灌入他的衣袖之中,叫他不住的直打冷颤。

    在这样的冷酷气场之下,直叫岳定抬头想要观望,高坐在最上处的“真武”,希望他能调和。

    但遗憾的是,真武上帝在将他们三位拉到真武神殿之后,就一直笼罩于层层神秘光辉之中,似乎正在闭目养身,亦是不再言语一句,甚至在听到了“地官”那明显的鄙夷言语之后,祂也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仿佛在这圣殿之中他们三位内部的交易,或是矛盾,实在是太过渺小低维了一切。

    这祂不会在意,也不会插手丝毫。

    “也是……真武上帝是何等的身份,又怎么可能看得上我们这一点点蝇头小利?大帝若是专制与如此蝇营狗苟的事情,开口就是满是铜臭,那简直能毁了我等的三观。”

    此刻正在一旁暗察的赵玄灵,一样是和岳定一起观望着,一直默然不语仿佛泥塑一般的真武玄天上帝。

    再是想到这位不论是场下交谈到什么情况,祂都是不言不语,漠然视之后,却是不知为何赵玄灵,却是幽幽发出一声如释重负的轻呼。

    明明知他自己都知道这样的感觉想法,就是对这位上帝的大不敬。

    但一想祂对所有人一视同仁,不偏不倚,不动不摇的态度之后,赵玄灵依旧是感到由衷的欣喜。

    也许唯有这样的“真武上帝”,方才符合他自幼苦读的那些道经之中,有关真武上帝的种种记载。

    高高在上,不染凡俗。

    看似平常,但实则却是与凡俗之间有无数隔阂、樊篱、桎梏……

    实际上,自从真武显灵之后,用“叶公好龙”这个成语,来形容现在的道教简直再合适不过。

    凡事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这本是人之常情。

    在道教衰落到连自己人都不相信,所有宗门落魄到形如世界末法的时候,他们皆是拼命的想要祈求到某位大道显化至高神祗显灵,代领他们走出泥潭。

    但当时某位神祗真正回应了他们的需求之后,那种无以复加的大恐怖、大怀疑,又是如此的清晰入骨,叫所有人辗转难眠。

    昔日那基督教中,曾有一句妄言:“上帝的归上帝,教皇的归教皇,两者不可混谈。”

    也唯有如此,他们方才可以以此修改经典,执掌教义的绝对解释权,代神牧民,以异端之名审判信徒,而无人可以提出任何的异议。

    可若是当两者混色,神灵真正走下神坛,来到了人世间,可他们这些“凡人”又如何自处?

    所以在赵玄灵将“真武神启”告知于道教各个支脉,主脉之中的那些宿老后,想是如赵玄灵所想的“神”与“人”之间的讨论,已经是不止一次的发生了。

    不过所幸的是,高做蒲团上的“真武上帝”,和他们想象的不一样,却又一样。

    这样也挺好,嗯……对谁都好,不论是哪一方面。

    …

    而且在同一时间,赵玄灵又哪里会感觉不到他身旁的那个正想要和地官交易,又被怼得满嘴无言的岳定,此刻是何等的彷徨与无助?

    原本赵玄灵还是想暗暗发笑。

    但转念一想,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自己可能还不如他呢。

    最起码,在真武上帝漠然置之的时候。

    岳定还能和那位“地官”搭讪些话,还被那位地官还能直截了当的说,“你所能付出的代价,远远不够让我能说出的你想要知晓的秘密。”

    这是什么意思?

    这就是讨价还价呀!

    你漫天要价,我坐地还钱。

    只要大家都有交易的心思,怎么也能够继续的相谈甚欢。

    可是自己呢?

    就只能眼睁睁地在一旁看戏?

    然后只能干看着对方进行各种交易?

    “不行!自己绝对要做点什么!我绝对不能让那人再美于前。真要是让他们两位打通了关节,弄不好就要把我抛弃于这个小圈子之外了。真那样的话,我又何必坐在这里,又何必被上帝赐予机缘?”

    想到此处,赵玄也是忍不住开口提议道:“不知道“地官”,需要何等代价,如果可以,我们一定尽量可以满足你的需求。”

    现在赵玄灵,岳定两个人完全可以肯定,这位自称为“神话”组织之中地官的人,绝对是在他们之前来到这个神殿的的。

    所以他对于这个神殿,乃至是对那高高在上的真武上帝的理解,绝对超出他们的想象!

    再是怎么样的妄想臆断,又怎么比得上一位“过来人”来手把手的为他们指点迷津?

    更何况……这位的秘密也远远不止这一点啊。

    就比如他的“地官”称号……

    这个称号,究竟是真武上帝座下的诸神所赐予后来者的“传承”呢。还是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纯粹的忽悠人?

    这一点很可疑啊。

    不过这里可是真武上帝当面,就在他的座下,若是普通人没有得到他的允许,就自封为神。

    信不信,分分钟钟就有四九天劫,九九大劫,一元重劫轮着与你谈心?

    所以怎么想都应该是后一种可能性更高些。

    一时间,赵玄灵、岳定两位望着“地官”的神态分外的深沉。

    总之一句话,“我们现在就想知道我们能够知道的东西,你老开个价,我们认被宰!”

    “呵呵呵……代价吗?现在就先欠着吧,以后你们总是有能要偿还的时候。”

    “地官”似乎听到了他们在内心咆哮的声音,他依旧是用那种独特至极的声音,不紧不慢的说道:“真武玄天上帝,应感万亿兆兆时空诸天,含虚危而示象,妙道广博。奉之则常享常应,祷之则有感有通,应众生祈求,随缘显世。

    故而此地似实实虚,是为真武上帝万亿兆兆分之一的一缕思绪,在知晓了此界人心祈愿之后,与此界之中所流传着的“真武”概念相合,在世界之外所演绎而出,也高于整个世界的‘法外之地’。

    但上帝的这一缕思绪,毕竟伟力有限,在开辟出了这‘法外之地’之后,神质被消磨,只有在这神殿之中,方才能维持自身在此界的位格不坠,随意间也难以踏足现世,只能在此接引有缘人,以传下自身道统光辉。”

    说道此处,“地官”似乎若有若无看了旁边两人一眼,那种如万千利刃掏心般的错觉痛感,只叫两人顿时被吓的一身冷汗淋漓,但下一刻“地官”就将自己的视线移开,

    “上帝执掌混元六天,三元诸天,济度慈悲,为三界三教传法祖师,在诸天末法时代降生,随世显化,传法渡世。

    而你等为上帝在此界所接引的有缘人,专以渡此界过了那末法之劫,自然也是同我一样有独特的大造化。你们知道是什么大造化吗?”

    不觉间,赵玄灵两人的鼻吸声厚重了数倍,幽静的神殿之中仿佛只剩下了他们的喘息声。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