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神游诸天虚海》

第一百六十二章拜见圣子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北方大阿修罗魔教!我的天!这怎么可能啊!如今这个时代,这魔教怎么还会出现?”

    看着左右这一群人完全消失了嘴上的种种笑声,一个个面色肃然,仿佛是有天大的压力骤然压在肩头的模样,有人颤巍巍的发出了几声不一样的声音。

    “这怎么办?人家要出世,你难道还能再把他摁回肚子里去?

    那可是北方魔教!不是你家旁边的九流武馆!”

    “呃……”

    一句反问,顷刻之间所有尤为不信者,顿时一阵愕然沉默。

    五方魔教,似乎是不知道从多少年之前,就已经在武林之中落下了根。

    相传远古时期,域外有天魔降世,与诸位远古武道圣贤争锋,但可惜最后棋差一招,被其五马分尸,挫骨扬灰。

    绝大部分的尸骸血肉,甚至尽数沦为打造远古时期的武道真器神兵的原材料。

    但有传说,这位域外天魔在临死之前,曾留下《魔经》一卷,但可惜在那个时代,始终没有谁真正见识过。

    时光悠悠,那一卷魔经犹如在时光长河里肆意荡漾,仿佛是每个时代都能够找到属于它的天命之子,在那时代里留下它的痕迹。

    但可惜,那些继承了那位域外天魔道统的门人弟子,在关于那卷魔经的解读上有无数不可协调的地方,每一个人似乎都能够从魔经之中解读出某一种截然不同的武学理念。

    魔性自由而霸道,哪里容得第二种选择?

    魔道的每一脉都说自己是嫡系的天魔道统,但他们却没有绝对的理由能够压服其他人。

    所以从某些一方面而言,这些天魔传人之间的决斗较量,甚至远远超过与那些武道圣地,白道巨擎之间的拼刺刀!

    悠悠岁月,魔道几经沉浮,聚聚散散,在魔经的时隐时现留下传承,以及收到了这世界诸多武学理念的取长补短之后,犹如是大鱼吃小鱼一样,方才有了西方六欲魔教,东方星宿魔宗,北方修罗魔门,南方血海魔教,中央原始魔宗,这五方魔教出现。

    不过相比起那几个横跨诸州的武林圣地。五方魔教里面除了“中央原始天魔教”一柄天魔刀,魔在上,道在下,压的无数门派抬不起头来以外,其余四个教派无疑都差其一筹,只能依附在原始天魔教的身后。

    弱者追随强者,这句话在魔教这里也由显突出。

    如此情景,数百年来尽是如此,这也是整个江湖里面固有的套路,大家都是见怪不怪了!

    不过这一切对于北方大阿修罗魔教而言,却又是另外一种情况。

    三百年前,这“北方魔教”不知为何,和一位圣胎级的强者起了冲突。

    那时正值这个大阿修罗魔教青黄不接的时候,一举被那强者攻破了总坛,一路血流成河,听说连传世真器神兵都被那人给废了。

    若非五方魔教同气连枝,将那个强人给打杀了,弄不好当时这个“北方修罗魔教”就应该被除名了!

    但即便如此,修罗教也是在之后的岁月里渐渐出现了几分一蹶不振的景象。

    原本以五方魔教的能量,以及向其注入“血液”慢慢供养的姿态,花上个百十来年的功夫“北方魔教”多少也能够重新恢复元气。

    可谁想,那位被他们大杀的圣胎强人之后,竟然又惹得一位圣胎武者出世,更是直接将所有的过错都压在了北方魔教的头上。

    北方魔教在当时,当真是到了几辈子的血霉,一个不小心从此便就在江湖中失去了踪影。

    漫长岁月里,诸多武林人士都在私底下说“北方魔教”经过两位圣胎武者的联手打压,早已经从五方魔教里面除名。

    甚至连他们的“大阿修罗”的名号都已经被另外一个天魔分支给代替,成为新一任的“北方魔教”。

    可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早应该消失于历史里的魔道教派,竟然会因为这件事情突然在武林之中露出了踪迹!

    就如同一好大的石块,砸落进平静的湖面之上,顷刻之间不知道荡漾起了多少涟漪!

    与“北方魔教”出世这个信息相比,那个把黩城黄家,张家一起吊起来抽的事情,还真不算什么了。

    不过凭什么啊。

    凭什么北方魔教要替那位接下这个梁子?

    “这消息可靠不?我告诉你们呐,你们可别瞎传啊。要知道虽然北方魔教暗弱,但是另外四个魔教可没怎么被削弱过。

    我们在这里瞎嚷嚷,万一被那四方魔教知道的话,可就别想活着离开了。”

    “谁骗你们了!黩城黄家和张家两天前,同时在自家家主的主屋里都不约而同的出现了一块印有修罗血战的铜板,你可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不知!”

    接口的那位直接老实摇头。

    北方魔教都消失快三百年了,这么长的时间,他们以前的种种特征,除了那些传承百年以上武道宗门,或者说对江湖种种隐秘消息了如指掌的人会有记载以外,像他们这些散修哪里有资格知道?

    “唉……看起来你这样子,真的是孤陋寡闻了吧。想要知道的话……”

    “来啊小二,给这位上一壶酒,一壶好酒!”

    “得咧!”店小二也是机灵,一下子就拿出一壶陈酒,摆在了那个满脸笑意的人的面前。

    “客官,请慢用。”

    “你们呐”说话间,那位缓缓将实情说了出来:“那就是“北方大阿修罗魔教”标记啊!

    三百年前,那个北方魔教就是凭着这一印记号令江城三道。其中门人弟子余数上万,每一位都是武功绝顶,魔威盖世,动辄就是叫一方血流成河,以此磨砺武学,以战养战的。

    在当时的江城、台胄、豇宿三道,当真是‘修罗血杀一出,无有敢不从令者’!现在这令牌再出世,不是北方魔教,谁敢冒名顶替?”

    “啊!!”

    这消息一出,顿时引得这酒肆里面无数惊叹之声此起彼伏,直叫那爆料之人一脸赤潮亢奋,真是极大的满足了她那虚荣心。

    “不过北方魔教凭什么要替那个人接下那个梁子呢?”

    “这个谁知道啊。也许那个魔教刚刚才出世,正等着收取的门人弟子,见那人心性了得,准备收他做门人也说不定啊。”

    “不啊,也许那人是“北方魔教”流传在外的圣子,那些人只不过是替他们圣子大人挑出祸害而已。”

    “哈哈哈哈哈……”顿时间,这个酒肆里就弥漫出了一种种猥琐的欢快笑意。

    不过他们却是没有在意,就在他们正在进行愉快交流的时候,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寻常青年,咧了咧嘴:“呵,我一天外来客,无牵无挂,无因无果,怎么还有这样的身份因果了?简直是在开玩笑嘛。”

    他努力将僵硬的脸颊揉了揉,随意丢下一粒碎银结账之后,就径直起身离开了这里。

    可是他刚刚踏入略显幽暗的暗巷角落准备离开时,几个身影同时将他给拦住了。

    “你们这是打算做什么。”看着直接把自己堵在这里的几个身影,那位面色如常,亦是波澜不惊的问道。

    可是突然之间,这里几个人同时拜下,“吾等拜见圣子大人!”

    “蛤?你们在说什么?”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