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神游诸天虚海》

第300章问道于天外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仰道者企,如道者浸,皆知道之事,不知道之道。吾常闻,非人勤以求知,乃知者勤以求人也。然吾知其谬。其知者非求人,实乃出而逐人矣。其刻深无情者,如鹰犬逐兔!”

    《九阴正经》在开头时的第一句话就已经说明了,修炼了这套武功,接触到了悬于天际帷幕之外“道”之后。

    这条“贼船”就已经不是你想要下,就能下的了。

    自从修炼了《九阴正经》以后,非是你在以自己勤劳,以自己艰苦不拔,以自己百折不挠在追寻着的“道”。

    而是“道”在如鹰犬追逐幼兔一般,在疯狂的追逐着你!

    在这一条道路上,你虽然能够获得无与伦比的力量,万人俯首的权利,撕裂天地的权柄。

    但若是你有一丝毫松懈的想法,有一丝在这样的力量下沉迷的冲动,甚至只要有一丝意志不坚定的时刻,那你就会被“道”所吞噬,沦为“道”的食粮,从此在这世界上再也不会找到你一丝的痕迹!

    然后在你的躯体里,会有一位与你一样的,继承了你的记忆的,拥有了你的想法的,但在本质概念上却有与你完全不同的个体,将以你的尸骸身体作为孕育的温床,最终脱胎而出,成为一个怪异的个体!

    以自己一生的一切去追寻“道”的人,最终会被“道”所吞噬。

    这是一种何等荒谬绝伦的事实。

    但它却是郭啸天自从从那个无名乞丐手里接过九阴正经的原本以后,就已经明白了的真正真相!

    但当时的他根本就不在意那个无名老乞丐所说的一种种,他只相信自己的判断以及自己所确实经历过的事情。

    在当时的情况,即使那个无名的老乞丐所拿出来的,是传说中的极恶天魔功,天妖屠神法,难道郭啸天还能拒绝?

    早早舔着脸,乖乖听话那才是硬道理啊!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接过了这卷自从远古道家先贤们的智慧结晶而来的神功。

    不过现在看来,自己所选择的这门道家先贤精华所铸就的神功,还不如选妖魔道的武功呢。

    而且自从郭啸天通过修习《九阴正经》武功一日千里,但不知为何在接触到了“道”以后,冥冥之中就有什么在自己的耳边不断窃窃私语。

    “道”在追逐着自己,而那不可名状的“怪异”也是在同时间成为了自己的阴影,如影随形,永远不能摆脱。

    只不过……“道”是什么?

    郭啸天愈是在“旧印”上浸淫越久,在心中越是对那种疑惑充满了好奇。

    他有感觉,如果自己能够解决“道”的疑惑,那么这些困扰挨着自己种种恐怖与怪异,也会烟消云散也不无可能的。

    虽然从一开始郭啸天就知道,他这样的状态以及这样的武功,对于这个世界而言,最不需要的就是所谓的“好奇心”。

    生为一个愚者,才应该是他的本分。

    但他郭啸天若是甘心情愿受到“道”的摆布,而无怨无悔的话,那在当日的雪地里,他就不会接过那无名乞丐交给自己的道经了!

    所以在此刻,郭啸天直接问道于“道”!!!

    一场以一国、一族为祭天的祭品,对“道”而来的盛大血祭,便由此在郭啸天的手中慢慢拉开了序幕!

    祭坛上,万籁俱寂,早已没有了之前那数万士兵、侍卫、武林供奉们一起出手时的乱糟糟的一片。

    在这高耸入云的祭坛上,唯有几人稍微在喘着气,他们是被郭啸天有意留手,才没有随着被郭啸天一声“鼓声”然后一波流带走。

    如果有对金国哪些稍微有些认识的人在这里,那他绝对会万分惊讶的发现,在这祭坛上还带着喘气的,分明就是一直在这金朝作威作福,以自己的意志奴隶华夏北方半壁江山的那群金朝完颜一脉的皇帝、皇子、公主等等嫡系一脉的人啊!

    在这祭坛上,空气仿佛早已凝固,在场的这些人感觉自己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甚至是叫喊、哭泣、哀嚎、恐吓、都做不到。

    似乎有一种无法理解的力量束缚了他们,让他们变成了这祭坛上的看客,亦或者是在被祭祀时所要使用的那些用干草扎出来的“刍狗”!

    这并非是所谓的“点穴”、“截血”之类的武功所能做到的,而是早已超越了所谓“武功”的概念,技近乎与道矣!

    又有阴森而不详的低语呢喃,伴随着祭天时所鼓起的飓风传进了这些好不容易才从郭啸天手上逃得性命,却又偏偏只能闭目等戮的大金皇室们的耳中。

    而在这祭坛的的尽头,黑暗笼罩了所有,其中似有黑影重重,扭曲的梦魇怪物、荒诞的离奇怪异、狰狞的极恶非道都是在窥探着他们,隐隐的还在窃窃私语,不时的似乎还在发出着压抑到了极点的低笑声。

    所有的皇子公主们都在发自内心肺腑的惊悚着,可是他们却对这样的前景没有一丝的办法。

    “呜呜呜……”好不容易才从郭啸天一声宴会鼓声里面清醒过来,不再刷新自己理智智慧下限的金帝,这时候才回忆起来自己在之前究竟在郭啸天的面前做了多少不经过大脑的蠢事。

    再看看这四周的幻境,他不自觉地发出一声声“咕噜”声音,转眼那刚刚才在这飓风吹拂下有些开始干燥的龙内裤,再一次又湿漉漉的了,稍微挪动一下,就直接在这祭坛上带出了一道明显的水印。

    “这开封汴京好看吗?”

    俯瞰着这个满城的废墟,正在祭坛上的郭啸天的声音,似乎从九天高处传来,缥缈、无状、难以言喻其中的意味。

    可也是乎只在瞬间,就已经解开了这一群大金皇室们身上的束缚,禁锢。

    “好、好、好……好看。这里的风景好看。”闻言完颜金帝脸色整个刷的一下就已变得雪白,已经开始恢复理智的他完全想起了之前,自己的大军又究竟在这位手上坚持了多久,然后就带着他们的骄傲与傲慢灰飞烟灭的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