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神游诸天虚海》

第341章礼赞真武玄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上一刻岳定还在帝都之外,右神武军营里的演武台上看着一众军队汉子们,火朝天挥汗如雨的摔跤。

    下一刻,光辉朦朦胧胧,分以阴阳,和源混沌,无以名状想象的光辉已经覆盖了自己眼眸之中的所有角落。

    时空在变得难以形容,明明就在自己身前的一栋栋人影似乎被拉得老长,仅在眨眼的功夫,万事万物就被拉成了一条条直线光粒,在自己面前形如流光飞舞。

    早已不是林中菜鸟,来来去去也是经历了好几次的岳定,自然知道这就是那远在神殿之中的真武上帝,在以自己光辉将他们纳入神殿里才出现的异象。

    事实上,在他一次次进入真武神殿的时候,他那位明帝陛下也不止一次的想要通过某些能力者的奇异异能,变相的寻找出他们的路线,人为的锚定住那神殿,或者干脆从模因概念的层面上寻找到神殿的位置,然后再做一些大家喜闻乐见的事情。

    但可惜,在因为追寻真武神灵的秘密,而发生了数次难以名状的大恐怖,甚至死了数位混元司的高质量储备的异能人才后,这个计划算是彻底的破产,根本没有人再提上半句。

    而对于岳定这个算是横跨人神两道的双面间谍,无形之中也是悄然的放松了很多的限制。

    目望着眼前不断流逝飞舞的光辉、光线、光粒,不觉间这位被整个大明军方视为年轻偶像,也是认为百年里最年轻的少将军,幽幽叹了一口气。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说岳定自己不因为第一次进入到真武神殿后,就为少年意气一时热血上头,将这秘密完全付诸于口,结果却是被整个大明获悉,自己也是成了一只时刻被人所监视的笼中鸟感到后悔,完全不可能。

    辅国公王府少公子,天河水军元帅,帝国子爵,这些光环同时诸加在一个人的身上,可以说岳定早已经站在了明帝国九成九之上的金字塔的顶端。

    但这样的权柄与地位,是个人就知道岳定是因为什么才拥有的。那位高高在上的大明陛下,既然可以一手把他抬高到这样的高度,自然也能一掌把他拍入泥尘!

    说实话,这种生死命运,旦夕祸福皆掌握在一人之手的感觉真的是太糟糕了。

    这位大明帝国的陛下与赐予了他一切的真武上帝,虽然都是在变相的控制着他,在在岳定眼里完全就是两种不同的感觉。

    真武上帝为太上第八十二化,执掌三教教化,在三教九流里皆有化身驻世,最是无为而治。

    虽然因为上帝的光辉,他们这一群有缘人被拉扯进了真武神殿里,在理论上是被他把玩在了手中。但真武上帝并没有强硬的要他们做什么,反而是赐予了他们能够通向神灵境界的机缘。

    就算是传说中对神灵最重要的信仰生活之类的概念,祂也从未没有苛求什么。完全都是底下如同赵玄灵之类的人,为了获取真武神术、佛法,而自发的向祂所信奉。

    而且就算是信奉祂,祂也是如同从来未曾出现一样,从未向某个信徒降下什么神谕,更没有对任何人因为任何事情产生偏向性。

    就如同是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的“道”。付出即有回报,一对一等价交换,简直公正到叫人无语。

    所以在很多时候,岳定奉命去铲除那群蛊惑人心的邪教徒时,总能从他们的祭坛上找到篆刻着真武上帝的供位。

    或者是借由传说中无上真武上帝为三教传法祖师,在三教真法寂灭之后,衍化万亿分身行遍三界诸天,再传三教真法当然传说做文章,总能找到一些稀奇古怪的真武化身,朝他们所供奉着的恶神身上靠。

    有时候,当看到明明来自于十来个属于不同教派,为了自家不同主神的信仰的人在大打出手。

    结果所使用的神术能力全都是那么的似曾相识,简直就是从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时候,岳定心头就有无数句“卧槽”想要讲。

    合着你们自家的邪神大佬发不了神术,孵不出小鸡,就逮着“真武上帝”一个人来薅羊毛?

    有你们这么做邪教的吗?

    这不道德!

    你们造不?

    能无为到堪称“咸鱼”的神祗,岳定有时突然间就感觉,这个世界真实吃枣药丸,有祂没祂都是一样了。

    但相比起真武上帝的“无为”,自家的那陛下在权欲上的掌握力就叫人惊悚了。

    很多人都说,当代的明帝像极的明太祖,权欲滔天,刻薄寡恩,猜忌多疑,帝王心术集大成者,对于皇权看的极重!

    没有人否认这样的帝王,绝对能带着大明屹立于世界之巅,甚至打得全世界嘤嘤嘤的狂吠也不是不可能。但对于在他手底下办事的人来说,其感觉就没有那么的美好了。

    在以前的时候,自己的父亲当代辅国公还可以为自己挡风避雨,承担来自朝廷的诸多压力,甚至就算是以后,只要“辅国公”的爵位落不到自己头上,那自己安安稳稳活过百年之后,当一个欺男霸女的纨绔子弟也完全可以。

    但在岳定冒头了,又把自己完完全全的暴露在了世俗的眼光之下后,自然也已经被家国大义,天下人心所裹挟,万事不由心了。

    “哎……因果啊!之前的自己还是太年轻。”

    自己是如此,那位被道教因果裹挟着的赵玄灵一样不比自己好到哪里去。

    反倒是鬼鬼祟祟的躲在世界阴暗处,唯有在大家聚会时在一露身影的“地官”。

    虽然一直都受到官方明里暗里的打压,甚至还因为有人认为他是那指挥着自家主神“无生老娘”,“真空老爹”偶像c位出道,赚取不义之财的白莲罗教的教徒,而在被刻意针对。但不得不说,人家活得比自己自在多了。

    至于另外两位异界来客。

    那位“天河巡堤天兵”已经好几场集会都没有出现过了,也不知道是生是死,反正上帝没提,他们也没有敢问。

    而北海神“禺”……虽然大明对于人家世界里那丰富到奢侈的资源,眼红到爆炸,但起码得先有横渡时空进入到那个蛮荒世界的能力,然后再说什么“普天之下”、“自古以来”之类的话吧?

    思言万千,在是岳定再回神时,自己已经被端坐在一普通的石质蒲团之上。

    人影幢幢,皆是在此。

    最高处,又一道神影光辉流转,混沌未判,阴阳未植,空无终末本者,莫穷其根本,莫测其津涯.....宛若如“道”!

    “礼赞真武玄天,礼赞上帝!”

    旋即岳定已然清醒,与在场众人一起俯身拜下。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