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曹操的主厨》

第38章 这家伙是男的吗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王庸说到做到,每人给了些许五铢钱,然后请两人吃了一顿朝食,两人很客气地告辞而去。随着豆腐做好,文铭自然也品尝到了所谓豆腐的味道,拿着这次的佣金告辞离开。

    这笔费用,由于走了万事屋的路子,那自然不能中饱私囊,文铭只能乖乖把佣金带回去报账,毕竟他们的工资,是直接和他们的绩效挂钩的。

    “暂定的工作内容是接待和杂务,必要的时候需要你过来帮厨。工钱暂定每月一百文,同时每天包两餐,同时月底在结算工钱的时候,会根据这个月的劳动强度,给出等同于工钱的绩效奖金,年底最后一个月,还会多发一个月的工钱作为年终奖,如何?”至于柳黎的工钱问题,王庸也开出了他的条件。

    “这个条件非常丰厚,店主仁义!”柳黎非常诚恳的回答道,对于一个刚刚跟着家人流落到甄城的流民来说,这个工钱真的很丰厚。至于绩效奖金和年终奖,当真从未有过。

    随即王庸感觉到身后一道视线传来,回头一看,却是看到郭嘉若有若无的看向自己。似乎很想问问题,又有点说不出口,有点扭扭捏捏的感觉。

    “你的主要职责是账房,必要的时候过来帮厨,每天工作时间并不多,我能承诺的,也只是包吃包住,外加一百文薪俸,如何?”王庸对郭嘉可不会客气,毕竟郭嘉每天才他这里,严格来说只工作两个时辰不到。

    “可以!”郭嘉非常满意,如此一来,她在衙门的薪俸,可以直接存起来备用了。

    “还真是好打发啊……”看着郭嘉那么高兴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王庸有种负罪感。随即看向柳黎,这小子的麻布短打显得有点破破烂烂的,这个形象接待客人是不是……

    只是为何会有种色.气满满的感觉?王庸有点疑惑,柳黎给人的感觉就如同软妹子一般,无论是气质和外表都是如此。偏偏衣服有点破烂,刚好又有两个破洞的位置在腹部和大腿根部附近,稍微露出了一些肌肤,很容易会引人遐想。

    话说身为一个男人,皮肤那么白嫩真的好吗?王庸甚至下意识的吐槽起来:“柳黎,按说你也是从彭城过来的,一路上风吹日晒,怎么皮肤还那么白皙?”

    外表看起来很瘦弱,不过气色还算健康,主要还是这皮肤,有点犯规!

    “我以前在万事屋当过门童!”柳黎闻言解释道,“我的外表,便是我的本钱之一,所以不管如何,都要爱护好。当年正式上任前,我们都要接受三个月左右,皮肤的保养课程,如今就算当了流民,也最大限度地去保护这个本钱!”

    “说起来,你既然在万事屋当过门童,为什么如今又不当了?”王庸好奇的问道。

    “毕竟我已经超过十五岁,不能继续担任门童。按照店里的规矩,要么转行当业务员,要么就只能辞职。我不太擅长谈判,对数字也不太敏感,所以……”柳黎遗憾的说道。

    “抱歉,问了不该问的事情……”王庸此刻也只能选择道歉。

    “没什么,毕竟如今我又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柳黎自然一笑,不带任何悔恨。

    “那么,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也该准备哺食……不,午餐了!”王庸看了看时间,随即提醒道。

    “好的,需要我做些什么?”柳黎闻言点头,立刻跟着王庸去了后厨。

    面食自然是少不得,朝食既然已经吃了馒头,那么中午怎么都要换一种面食。王庸的确有打算挑战手工拉面,不过如今可没那么多时间给他尝试。

    “这一顿做锅盔吧!”王庸权衡了一番做了决定。

    锅盔传说周代已经出现,据说前后各绑一个的时候,甚至可以充当盔甲使用,抗箭能力不错,被称为‘锅里烙出来的盔甲’。另外一个传说是唐朝武则天时期,有士兵把面团放进头盔里面烙,烙出来的饼如同头盔一样的形状,所以叫做锅盔,王庸更相信这个传说。

    锅盔按照工艺和做法的不同,后世陕西、甘肃和四川等地都有地方特色的锅盔。他要做的,则是陕西的锅盔。当然,厚度稍微降低,毕竟他可没时间慢慢烘烤。

    面团加油,小茴香就不加,水也没加那么多,醒面之后,用擀面杖擀开,面团很硬,一般来说擀起来会有点受力,不过对如今的王庸来说不算什么。擀好后,直接烙饼即可,并不难。

    “不过看起来,这个世界却根本没有出现过锅盔这玩意……”看着柳黎生疏的在学着自己烙面饼,王庸觉得,锅盔的传说,至少在这个世界,应该是从他这里开始出现。

    “制作起来,好简单!”烙好了一个锅盔,柳黎惊呼,“只是那么厚,怎么下口?”

    “这个简单!”王庸笑着拿了过来,然后切成了数块,同时拿出了几种调味料,示意柳黎蘸着吃。同时又回到了后厨,找了找,拿出了一坛已经腌好的榨菜,可惜没辣椒可放。

    “蘸着蘸料吃,倒也可以接受,就是面团略硬!”柳黎吃了两口,直接评价道。

    “所以就这样!”王庸笑了笑,用刀子在一块锅盔中间切了一刀,切出一个缺口,随即把榨菜从缺口填进去,就这样示意柳黎继续尝尝。

    “这个口感,可以接受!”柳黎吃了一口,对这个味道还算满意。酱料味道有点重,远没有腌榨菜的口感清爽舒服。

    或许是食量少,又或者刚刚吃了朝食没多久,柳黎吃了一块锅盔,已经觉得很饱。

    “这样就吃不下了啊?下午可还要工作很久呢!”王庸大笑,“这样吧!待会带一张锅盔回去,给你的家人,如何?对了,说起来,跟你过来的家人有几个?”

    “家里还有一个弟弟!”柳黎低声说道。想想也是,他已经十七岁,父亲或许已经四五十岁,这个时代的男性,寿命也就这样。至于母亲,怕是已经改嫁了。

    “有落脚的地方吗?”王庸关切的问道。

    “弟弟在万事屋当门童,分到了一间宿舍,我这边……”柳黎有点为难。

    “生活费用自理,同时帮忙做点家务的话,包住也不是不可以!”王庸知道他的意思,索性好人做到底,反正空房间还有两间。

    “谢谢店主!”柳黎闻言,顿时双目含泪,一副楚楚动人的姿态说道。配合他那身材,那声音,还有略长的头发,几乎一瞬间王庸还真把他当成了妹子。

    “话说,你真的是个男孩子吗?”王庸觉得还是直接问出来好些。

    “是的,我的确是男性!”柳黎闻言,先是有点诧异,随即坚定的回道。

    “哦,那就好!”王庸其实觉得很不好,如果说李典,曹洪和夏侯渊都是标准的美男子,文铭算是美少年……柳黎这类,根本就是伪娘了。同住一个屋檐下,总觉得有点不自在。
看曹操的主厨最新章节就来VERYOK网址:m.veryok.net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