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曹操的主厨》

第105章 消肿止痛有药膳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深夜,应该是凌晨三点前后,毕竟更夫已经敲了四更天,距离五更天也不远了。

    打更一般都是从晚上19点开始,直至清晨4点48分结束。凌晨五点的时候,不少百姓已经开始苏醒,比如说王庸这样的,开始晨练,买菜和准备,甚至五更敲响就得起床。

    “伤势怎么样了?”得知曹仁已经送到濮阳,曹操简单披上外套就赶了出来。

    “胸口挨了一下,整个肚子一阵翻腾,没死真是太幸运了……”曹仁咧嘴,或许本来是打算自嘲一笑,却不想牵扯到伤口,笑容变得有点扭曲。

    “好好休息,在恢复以前,濮阳城暂时由你驻守!”曹操略作思考,然后对她说道。

    “属下无能,未能留下吕布……”曹仁朝着曹操拱手,神情有点失落。

    留守这个名义不错,毕竟陈留的张邈谁知道会不会打过来?可是谁都看得出来,如今曹操和吕布之间,兵力的差距其实并不是很大,她若要留守,麾下两千人也要随着留下,这意味着曹操能带过去的兵马,又要减少二千人,胜算自然也会降低一些。

    “不要胡思乱想……”曹操显然意识到她的想法,“明天左右,吕虔就会带着三千部队,从卫国过来支援。到时候他随我南下,你留在这里驻守也没什么。”

    一旁的王庸却了解,吕虔过来,本来是为了接管这里的防务。另外一方面,却是把留在卫国那边的攻城器械给带过来,这原本是曹操留的后手,在烤羊策略失败之后,再考虑正规的攻城。

    谁让曹仁受了伤,显然不能继续上阵,那么只能把吕虔调入军中听用。

    “对了!”曹操似乎想起了什么,“子孝,可用过晚饭?”

    好的吃食,能够让心情放松,关键对伤口的愈合也有帮助,这是公认的情况。曹仁最希望的,当然是能够继续上战场。不过目前她的身体情况不允许,若是能快点恢复,那么也能快点形成战力。

    “吃不下……”曹仁摇了摇头,“整个肺腑都乱糟糟的,下午为之到现在,只喝了一些稀饭,喝了一些水,其他什么都吃不下……”

    “啊?”曹操顿时有点急,“这可怎么办?连进食都成问题,伤势也太严重了!”

    “店主……”郭嘉似乎想起了什么,“药膳……”

    “我也只是会点皮毛……毕竟这玩意涉及药理,我一个厨子怎么可能会深入研究。再说你也听到了,她什么都吃不下……”王庸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药膳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药香,曹仁如今本来就没有胃口,再加上那股药香,能吃得下才怪。

    “慢着……”王庸突然想起了什么,“稍等我一下!”

    “无忧什么情况?这是打算下厨吗?可是子孝已经说了……”夏侯惇疑惑地问道。

    “应该是准备药膳去了……之前奉孝晕倒,无忧做过一道药膳,让本来不喜欢吃药的她,也能顺利吃完医匠开出的药方。”程昱显然还记得以前发生的事情,主要还是郭嘉和王庸的对话,涉及‘药膳’二字,才让她想起这件事情。

    “哦,药膳有解决的方法吗?”曹操倒是很好奇,“还是让医匠过来把把关吧!”

    涉及药材,没有医匠在一旁看着,谁敢放心给他乱用?现在回想起来,上次也是医匠开出了四物汤,然后他才在这个基础上,改良出那道药膳。

    如今医匠还没有开出药方,他直接就下厨,谁能放心?尤其曹仁不仅是曹操的心腹大将,还是她的族妹,就冲着这个,也不能让她出事。

    “山羊血?”王庸去了辎重营,指明要一些山羊血,辎重营的军官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还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没有听错,我需要的就是山羊血。不需要杀死,放点血出来就好,大概一小杯这样!”王庸拿出一个小杯子,按照配方是需要50克的山羊血,也就是一两。

    同时需要的还有三七粉,这玩意在军中已经是金疮药的常用药材。按说这玩意普及,也应该是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后的事情,不过偏偏这个世界已经开始普及。

    想想也不奇怪,女性那么珍贵,上了战场就算潜规则不会杀死,但谁能保证不会误杀?所以为了能够保住一条性命,医药方面,尤其是外科医药方面,自然比较进步。

    三七粉其实并非军中常备,军中准备的是金疮药。不过三七也会准备一些,用于配药。好在王庸要得不多,很快就已经配置完毕。

    不过黄酒一壶,军中显然没有,好在这里就是濮阳,由文铭这个万事屋的业务员跑一趟,敲开万事屋的大门,在留守业务员的帮助下,弄到一瓶。

    最后配置出来的便是一杯血酒,至少看起来和闻起来都是。王庸拿着这杯酒来到曹仁的床榻边上,后者直接露出嫌弃的表情。

    “你这是打算让我喝血?喝血补血也不是那么说的吧?”曹仁嫌弃地说道。

    “这杯酒的确用到山羊血,同时还有一些三七粉,药方的面子叫做山羊血三七末方。功能是活血化瘀,消肿止痛。主治外伤瘀血肿痛。”王庸知道对方误会,然后解释起来。

    “医匠,我们家主厨的这番话,可有依据?”曹操当即询问一旁候着的医匠。

    “三七粉止血化瘀,而酒舒筋活络,这些都对曹仁将军的伤势有用。至于羊血是什么药性,只怕我们还要研究一下。不过至少可以肯定,它和其他两位材料并不相冲。”医匠五十岁,略显老态的医匠思考了一番后回道。

    “那好,子孝,喝下去吧!”曹操闻言,当即有了决断。

    “诶?这玩意能喝吗?”曹仁虽然抱怨,手还是伸了出来,拿过这杯酒。最后懒得闻,一口闷了下去。那股羊血的膻味,的确是让她很不舒服,不过药剂入肚,药效瞬间化开,只觉得肺腑似乎都舒服了一些。

    “嗯?居然有用!?”曹仁顿时惊讶地说了句。

    “嗯……”医匠为了保险,刚才为止就把手搭在曹仁的脉搏上,“五脏六腑都开始逐渐恢复,这一杯血酒的确厉害。老朽擅长的是外伤,而如今曹将军却是内伤,刚才为止还在担心要如何治疗,没想到三七粉居然可以这样用!”

    “哪里,也是偶然知道那么一副方剂。”王庸有点不好意思,这的确应该算是方剂,至少觉得不太像是药膳。

    “给我一杯水……满口腥膻味,很恶心……”曹仁吐了吐舌头,脸色有点发青。好在旁边就有水,郭嘉当即递了过去,后者喝了一杯,倒是舒服了一些。

    “休息两三个时辰后,再服用一剂,中午的时候我另外安排菜肴,到时候再给你准备另外一种汤剂。”王庸略作思考,然后对曹仁说道。

    “只要能快点好,这个罪我受得起!”曹仁闻言脸色有点难看,不过考虑到自己身体的情况,她只能咬牙应承下来。

    “刚好,吕虔也应该今天中午才到,后天我们再启程!”曹操略作思量后说道。

    若是曹仁的身体,能够在今天稳定下来,那么未必不能继续上战场。在她看来,曹仁的统兵能力,比吕虔要好一些,就算不能带头冲锋陷阵,能够居中指挥也是不错的。

    眼看这边事情已经解决,大家也陆续回去休息,大半夜的想起来,的确是困得很。只是眼看天色就要亮,回去也只能稍微睡个回笼觉,半个时辰也要开始集合了。

    清晨,王庸亲自煮了一碗鸡蛋羹,给曹仁端了过去。

    “这是什么?”曹仁抽动一下鼻子,清香扑鼻,于是不免问了句。

    “粟米鸡蛋粥,用的是粟米熬煮到稀烂,然后加入鸡蛋搅匀,最后加入一些红糖起锅。粟米的清香,鸡蛋的鲜香,能让胃口打开,关键是红糖可以补血。”王庸把鸡蛋粥放下。

    随即让开一个身位,眼看柳黎端上血酒,继续说道:“不过在此之前,这个……”

    “我明白,我喝就是了!”感觉身体经过一个多时辰的修复,似乎好了一些后,曹仁对这杯血酒,也就没那么抵触。

    “不过也是够呛……”看着这红彤彤的样子,曹仁还是觉得有些恶心。之前天黑,看着黑漆漆的没什么,天一亮,这血红色真的够呛。

    最后仰头喝下,才开始慢慢扒拉起鸡蛋粥,不得不说,这种清香微甜的口感,她倒是很喜欢,只是之前喝下去的血酒,让味道多少有点破坏。

    “本来是打算让你喝一杯水,簌簌口再吃的……”王庸摇了摇头。

    “所以说,中午有什么安排?”曹仁很不客气地问道,能够喝粥,就意味着内脏已经没什么问题。现在的她,伤势至少是压制了起来。

    “中午吃点清淡的,关键是饭后会会有一杯热茶!”王庸回道。

    “就是那种需要煎煮,而且味道怪怪的玩意?”曹仁显然回忆起什么东西,露出恶心的表情。说起来,这年头主流的茶水,都是烹茶,茶叶不经过炒制,关键煎茶的时候会加入盐、桂皮等东西一起熬煮……茶汤,吃茶这样的词便是出自这里。

    “花茶,敬请期待!”王庸说完,转身离开。

    午餐的时候,吕虔的确是堪堪到达,曹操留他一起共进晚餐。吕虔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显然也是一个返古种,看起来有点粗犷和阳刚的,倒是个勇将的姿态。

    午餐少不得王庸费心准备,在经费限额上,准备了萝卜糕作为主食,同时还有一份青椒炒肉丝,选材主要便是青椒、胡萝卜和猪肉。不过濮阳的猪肉王庸不满意,所以用獐子肉来代替。

    这玩意在后世也算一级保护动物,不过在这个时代,还是很常见的动物。肉质和鹿肉有点相近,不过却是麝科动物。在宰杀的时候,可以找出里面的香腺,里面便是麝香。

    麝香王庸留了下来,看看能不能手工做点香水,高度酒的制作似乎还没有出现,香水也没有面试。香粉和香薰用的香料,才是主流。可以想象,当香水弄出来之后,要泡妞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肉切成条,肉质鲜嫩关键没什么脂肪,口感爽滑而甘甜。青椒则是直接通过万事屋获取,这是十多天前,万事屋找到的新品种。没想到随着辣椒被找到,菜椒居然也被发现。难得是已经进行推广,濮阳的仓库里面就有十多斤的菜椒。

    獐子肉切好腌制,加入嫩肉粉和蛋清。油锅烧红,加入胡萝卜丝和青椒翻炒,这两个熟起来慢点,不多时加入肉丝继续爆炒。当然也不要忘记蒜蓉和料酒,其中最关键的便是老抽,当老抽倒入其中,青椒和肉丝被轻而易举着色,味道香浓之余,焦黄色的色泽看起来也很有食欲。

    “这是什么……味道好好!”真正端上来的时候,别说是曹操等人,就算是没有胃口的曹仁,也是大口大口下筷。菜椒甜而不辣,只是味道偏苦,有些孩子对这个味道有些敏感,不过慢慢咀嚼,才能品尝出其中的甘甜,慢慢会爱上这个味道。

    胡萝卜不必说,本身就是清甜可口,再加上腌制过的肉丝,经过嫩肉粉的作用,吃起来滑软爽口,不管是单独吃,还是三种配料夹起来一起吃,都是非常美味的。

    “没想到,昨天还觉得没什么食欲,今天居然吃了那么多!”曹仁自然是吃得很高兴,心情也好了不少,身心愉悦,伤口的愈合自然也加快了一些。

    “最后再喝一杯这个吧!”王庸拿出一个盖着的杯子,放在她的面前。

    “又要喝那玩意?”曹仁很不情愿的拿起盖子,却发现里面的东西,并非是血酒,不由得抬起头来,看向王庸,“这是……”

    “四花茶!”王庸微笑,“以月季花、玫瑰花、凌霄花和桂花,与适量红糖加入杯中,沸水冲泡,盖上盖子门上五分钟后饮用。说穿了,无非就是花草茶!顺带一提的是,它对跌打损伤也有一定的功效!”

    “突然变得有点感动……无忧,等到战事结束……”曹仁端起茶杯,闻着里面花瓣的清香,“回到甄城之后,我请你喝酒!”

    “一般来说,这里不是应该以身相许吗?”王庸顿时觉得无语,当时看着曹仁那双眼有些迷离的样子,还以为对方会说出以身相许的话来,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话。

    “我当你是兄弟,没想到你居然只想追求我?”曹仁闻言顿时大笑起来。

    “这个孩子,越来越没有个女孩子的样子……”曹操叹了口气,以前还是假小子,如今仿佛就是一个返古种的男性。有时候,她都不由得怀疑,这个族妹是不是生错了性别。

    “无忧此刻应该很失望了吧?”程昱戏谑地说道。

    我才不要那么快嫁人呢!曹仁却是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情况下,偷偷吐了吐舌头……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