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曹操的主厨》

第156章 高级厨师的厨艺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家主,我这边已经准备完毕!”再过二十分钟,邝楚这边已经宣布完毕。很有意思的是,他也是准备了一个前汤,一个主食,以及一道配菜。

    主食没得选,直接就是鳗鱼盖饭,所以他就在前汤和配菜方面下功夫。之所以按照这种配置来烹饪,也是希望在同等的情况下,堂堂正正击败王庸。

    “很好,那么……”荀绲拍了拍手,自然有下人把准备好的桌椅搬了过来。也多亏了厨房的环境很干净,在这里吃饭也不觉得怎么样。

    “第一道前汤,邝某选择的是鳝肚,在当地也称之为花胶。主料是冰糖银耳,以生姜为配料,此汤清甜可口,银耳鳝肚爽滑可口,是难得的开胃汤。关键是银耳和鳝肚,对美白也有好处。”邝楚把汤水端了上来。

    汤水很清,不过却有种稠稠的感觉。鳝肚其实就是鱼鳔,修长如鳝而得名,另外有一种称呼,便是‘八珍’之一的‘花胶’。从字面上就能看出,鳝肚的胶质还是挺高的。

    冰糖银耳鳝肚汤,对于女人来说,倒是滋补养颜,显然邝楚也是打算通过这讨好二女。

    “那好,先从这个开始吧!”荀绲下了决定,荀彧也没办法。两人拿起勺子,各自舀了一勺,进行品尝。

    入口是冰糖的甜,然后是被淡淡的姜味引出的,那鳝肚的香浓,最后才是银耳的清香。这样挺好,银耳到底是辅料,若是掩盖鳝肚的味道,那么鳝肚反而成了配角。

    这次的主题是河鲜,若是河鲜反而成了配角,那本身错了。

    “这种清淡很不错,冰糖没有放太多,太多会腻;银耳多了,汤水会略涩;鳝肚放多了会腥;而为了去腥若姜片放多了,那么汤水会过辣!这些情况,在这碗汤里面完全没有出现,几种材料的比例都选得非常好。”荀绲慢慢品尝着,然后细细点评道。

    “以文火慢炖,萃取其精华,配料完全是最佳比例,无论是选料,调味,火候方面,的确是高级厨师的水平。”荀彧也必须承认,这汤水喝起来的确很舒服。

    关键这是前汤,喝了之后那银耳汤水的清香,以及鳝肚那微微的腥味,反而是勾起了食欲,让人迫不及待,希望吃到第二道菜。

    是的,邝楚按照的,是宴席的配置来烹饪。前汤,主食,以及饭后收尾的配菜。

    “诶呀,距离晚饭时间还有一个时辰,没想到居然就饿了!”荀绲摸了摸肚子,“主食端上来吧!”

    “遵命!”邝楚点了点头,随即把两个盖上了盖子的大碗端了上来。

    “少主,您要的鳗鱼饭!”把碗端到两人面前,邝楚打开了盖子。随着一阵水蒸气升腾起来,鳗鱼饭露出了真容。

    白炭烤制,酱料方面显然也下了不少的功夫,就视觉效果而言,这碗鳗鱼饭不逊色于王庸之前烹饪过的那种。

    “看起来就挺好吃的,没想到以前没人吃的鳗鱼,居然还能做出这样的饭食来。”荀绲也不由得惊叹,同时也感慨,女儿还是那个女儿,还真是会吃。

    “蜂蜜?”荀彧夹起鳗鱼,吃了一口,感觉焦香的同时,带着一点点的甜味,仔细品尝后,抬头看向邝楚。

    “的确,邝某刷了一层蜂蜜上去,不仅可以提色,同时可以让表皮的部分更加酥脆入味。这股淡淡的甜味,同样可以让盖饭增加风味。”邝楚自豪的说道。

    米饭方面无可挑剔,大家都是用一样的米饭,所以关键还是对盖饭的理解,还有鳗鱼的烹饪方面。由于是宴席菜,所以邝楚烹饪鳗鱼盖浇饭的时候,以香浓为主,让食客能够获得充分的满足。

    “只是……”荀彧拨了拨米饭,“肉汁没有浸透米饭,只是表面浸染了一层……”

    “哦,这个可有说法?”邝楚好奇的问道。

    “毕竟是盖浇饭嘛……”荀彧指了指这碗饭,“若是因为好吃,先把鳗鱼吃掉,到时候剩下的米饭怎么办?若肉汁浸透了三分之一的米饭,就算直接这样吃,也会很美味……”

    “原来如此,这就是盖浇饭啊……邝某未能完全理解这个精髓,这道主食算我输了。”邝楚倒是很坦诚的承认了自己的失败,其实也是给荀彧一个面子。

    若是三道菜都输了,那不仅是王庸,荀彧那边也丢脸。输一局,无伤大雅!难道以他高级厨师的身份,就看不出所谓盖浇饭的精髓?

    “其实这盖浇饭已经很美味,不过彧儿既然那么说,那也没办法。那么,上下一道菜吧!”荀绲显然也是打算给荀彧一个面子,就如同邝楚的想法一样,若是三道菜都输了,那么不仅王庸颜面无光,只怕一直推崇他的荀彧,面子上都会有些过不去。

    “第三道菜,是黄瓜拌虾仁!”邝楚点了点头,随即把第三道菜端上来,“以胡瓜作为配料,选大虾挑去虾线,白灼之后去壳切开,拌入拍扁的切碎的黄瓜之中。以精盐与陈醋作为调味,凉拌而成!”

    “听起来就很不错,试试吧!”荀绲闻言,倒也有些蠢蠢欲试,于是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放入口中品尝起来。

    入口是胡瓜的清冷,然后是虾仁的温暖,瞬间只觉得口中冰火.两重,还没有来得及感受,便是胡瓜的清甜,以及虾仁的鲜香。在陈醋的调合下,形成了一个完美的整体。

    “这道菜略显清淡,不过作为收尾刚好。虾的鲜味承接上面两道菜的鲜味,放入口中,仿佛虾子还活着一般,鲜甜可口,非常难得。”荀绲很陶醉于这最后一道菜的美味,三道菜就如同一整面拼图,随着最后一块放上去,整幅图片已经完全呈现出来。

    鳝肚默默无名,但其中凝练起来的鲜味,却在味蕾上面沉淀起来,等待爆发的时刻;鳗鱼的鲜味,承上启下,把鳝肚的鲜味提炼出来,最后经过虾仁的鲜香,让鲜味形成一个整体。同时唤起身体对前汤和主食的记忆。

    这是颇为完美的宴席菜式,若是吃了后面的,就忘记前面的菜,那本身也是种失败。优秀的厨师,据说可以同时串联起十多道菜品的记忆,而特级厨师能让食客对宴席上的每一道菜,都恋恋不忘,这便是境界的差距。

    “可是……我没有在这些菜里面,看到你的面孔……”荀彧却是吐槽了句。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