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曹操的主厨》

第372章 还真的要认亲戚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回想起来,最初见到王子服的时候,这厮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到底从关中过来,还真以为自己是多大的官,却不知道来自曹操的地盘,他就算是越骑校尉、偏将军,也得夹着尾巴做人。

    自以刘协为主的许都朝廷建立以来,曹操就没有组建北军五校。王子服可以说挂着一个越骑校尉,偏将军的身份,麾下没有一兵一马,也难怪要开始夹着尾巴做人。

    “入席,大家先入席!”王允也没打算追究,既然人来齐了,那么就安排大家入座。

    我居然是最后一个过来的?本以为今晚那么多大人物过来,应该都会来的很慢,自己比预定的时间慢了五分钟而已,结果居然已经是最迟,这就有那么点尴尬了……王庸顿时感到尴尬,笑了笑,然后按照下人的指引入座。

    还好,不是末座,看来王允还是给自己一点面子的。而末位之上,是王子服和身为长水校尉的种辑,都来自北军五校,同样都是有名无实的家伙。

    下人陆续把水果和酒壶端上来,放在每一桌旁边。之后文铭就接手了过来,帮忙斟酒。

    “怎么,王主厨,还自带下人过来?”议郎吴硕看着文铭的动作,不由得笑道。一开始,她还以为跟着王庸过来的,也是一个宾客。

    “文铭是万事屋的业务员,专门为我服务。为了更好的为我服务,所以基本上都会跟在我的身边。”王庸随口回道,这种低调的炫富,他已经很久不玩了。

    果然,吴硕直接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就她那六百石的俸禄,自然不可能有资格,拥有一个随侍在身边的业务员的。别说是她,在场的所有人……也就是王允还有这个资格。

    太原王氏的家主,就凭着这个,身边有一个业务员,其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今晚感谢各位赏脸,参加王某的家宴!”王允作为主人,当即朝着众人举杯。也正因为这个举动,倒是让尴尬的气氛得到缓解。

    “干杯,敬王司徒!”众宾客也是纷纷举杯,气氛的确得到了活跃。

    酒过三巡,少不得说些继续话题,按照这个世界的习惯,真正的宴席是最后才上来。吃完也意味着散场。会这样的原因也很简单,且不说王庸这样的bug,一个高级厨师烹饪的宴席菜肴,全部吃完,也会觉得回味无穷。

    这时候只觉得浑身慵懒,只想找个地方,好好回味一番,自然也不会再有兴趣谈下去。长此以往,于是宴席自然而然地,被放在了最后上来。

    “王主厨……”王允自然中率找到了王庸,他才是今晚宴席的关键,“我已经调查了一下族谱,二十年前,有个族人在游学中,曾受过重伤,为她人救起,不想两情相悦,结为夫妇,生下一子,于是随他姓王,并写信回来,族谱登记的名字,便是王庸。

    那么多年过去,那个孩子也不知道如何,算算年纪,也在二十岁上下,与王主厨同年。只可惜后来黄巾之乱,那族人与其子不知所踪,算下来,当时那族侄不过才半岁而已。

    我们也派人找过,只是当时天下正乱,同时天大地大,上哪去找一个半大的孩子?本来都已经放弃,却不想主厨出现,外表,年龄和姓名都相符……”

    “哦,原来王主厨还是太原王氏子弟?以前还真是眼拙了!”王子服闻言,当即奉承了起来。他可是知道,王庸对陛下的影响力,再加上太原王氏当靠山,那可真要巴结。

    “这个……”王庸有点为难,就凭着外表年龄和名字,就非要说自己是她侄儿什么的,这摆明有点是要占他便宜啊!只说这族谱上的名字,刘备什么情况,他难道就不可能是这样的情况?以王允这个家主的权力,续写一下族谱有多难?!

    “王主厨,莫非不相信自己的身世?也不奇怪,当时你才半岁,还什么都不知道!”王允见状,当即笑眯眯的说道。

    这也是王庸的软肋,他不知道自己应该编织怎么样的谎言,来把自己前面二十多年的岁月给填补。这或许就是身穿最大的问题,到底是没有继承到任何身份,甚至若非当初店主收留,只怕自己一个落脚点,以及正规的身份都没有。

    也感谢这个乱世,太多流民,只需要花点钱,打点一下,要个户籍实在是太容易。

    “我的确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只是问题在于……我都已经打算建立许县王氏……”王庸耸了耸肩,“家里四个娇妻美妾,这不都等着给许县王氏添砖加瓦的……”

    真要算还要加上典韦,那个据说没办法怀孕的小妞,同时还有一个已经怀上,但这辈子估计都不能承认孩子父亲身份的刘协。

    “……”王允顿时沉默,下面的几个宾客也是纷纷沉默,男人也好,女人也罢,此刻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要说反驳,别人家里就四个妻妾,而且还有两个是怀上的,以王庸二十岁的年龄,至少还有十几年的青春期……

    若努力生育的话,这一代估计就有十几个儿女,真的随随便便都能成为一个世家。毕竟这些孩子的母亲,一个是当代最出名的医师,一个是颍川荀氏的嫡长女,一个还是谯县夏侯氏的长女!相对来说,反而是郭嘉这个颍川郭氏旁系子弟,不怎么出名!

    “咳……”王允轻咳一声,“王主厨应该还不知道,本家在琅邪也有分家吧?”

    本来打算把王庸拉入王家,作为王家的臂助,毕竟大家族吸收小家族来强大自己,在这个时代是非常常见的事情。据说汝南袁氏,就吸收过陈郡袁氏为分支,续写了族谱。

    陈郡袁氏从袁滂开始,官至司徒,传至袁涣,这家伙前段时间还在袁术麾下,如今似乎投了吕布。汝南袁氏续写族谱的时候,就把袁滂的父亲袁璋,算在袁良一系上。

    袁良长子袁昌,有子袁安,其玄孙,便是袁绍和袁术!算下来,袁绍怕还要称呼袁涣为曾叔祖?这辈分,还真是乱得可以!

    相比之下,王允算是厚道,直接族侄,矮了一辈而已,似乎可以接受啊!她的意思也很明确,先祖还是太原王氏,不过如同琅邪王氏一样,作为王氏分支,大家都是同宗,但各顾各的,除非家族大事,否则财政独.立!

    显然也是考虑到,王庸手中的股份和财帛太多,直接认这个亲戚,有点巧立名目,侵吞别人财产的嫌疑。又或者说,比起钱财,王允更看重的是别的东西。

    比如说,王庸对陛下的影响力,对曹操的影响力……

    “所以说,今晚我还真得认下这个亲戚不可?”王庸有点无奈,事情怎么变成这样?!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