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带着仙门混北欧》

17.为了世界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陈松笑道:“是的,你问了我这个问题,而我的回答是,第一,我喜欢小镇生活,悠然自得、邻里和睦,不是吗?”

    “耶!”众人高兴的举杯。

    陈松继续说道:“第二,我想来开个农场或者牧场之类的,这在雷克雅未克肯定不行。”

    兴高采烈的众人一下子愣住了。

    然后哥布尔抠了抠耳朵问道:“我没听错吧?你要来搞个农场?”

    “我听他也是这么说的,或许他说错了?托佛先生说他的英文不太好。”

    “或许是美女农场什么的?”

    “这节目我看过,一群大妞穿着比基尼种菜牧羊,真带劲!”

    陈松只好重复道:“我没有说错,我想开个农场。”

    众人顿时笑了,氛围变得很欢乐:“听到这伙计说什么了吗?他说他想在镇上开个农场!”

    “这怎么了?”陈松看向布鲁斯。

    “怎么了?我跟你说,去年有个英国佬想来我们这里开农场,花了上亿克朗,结果你猜怎么着?”哥布尔抢着说道。

    陈松问道:“他亏本了?”

    哥布尔摇摇头。

    “那他赚钱啦?或者不亏不赚?”

    哥布尔还是摇头。

    “到底怎么了?”

    哥布尔讪笑道:“我还没有想好他的下场,因为刚才的话是我编的。”

    布鲁斯推开他,谨慎的问陈松道:“你买下这庄园是想开农场?这是认真的?”

    “非常认真。”

    布鲁斯努了努嘴道:“嗯,陈先生,你做出这决定之前没有研究一下冰岛的农业吗?或许你知道,冰岛的自然环境有些极端,我们有大量的地热,有丰富的渔产,但我们没有肥沃的土地,如果要搞农业,您的祖国应该更合适吧?”

    “冰岛的蔬菜和粮食一直都是靠进口来维持,就是因为我们没有肥沃的土地,如果你要在镇上搞一个农场,那你或许得进口点土壤进来。”皮特森松擦着杯子笑道。

    陈松笑了笑道:“是吗?”

    布鲁斯以为他不知道问题严重,进一步为他讲解道:“冰岛纬度高,日照时间少,气候寒冷,除非你种植的粮食生长期短,否则很难有收获。在十九世纪之前,岛上甚至没有什么农田和耕地。”

    “现在呢?”

    “现在好一些,二十世纪以后开始垦荒,目前为止农田总面积大约有十多万公顷,主要种植牧草来供应牲口。”

    说到这里,布鲁斯又安慰他道:“或许你可以搞个牧场,冰岛的畜牧业特别是养羊业发展的还是很不错的,甚至为此搞了个分羊节。或者养马,冰岛的马肉在全球都很受欢迎。”

    皮特森松则说道:“你想搞农场也可以,我建议你种植蔬菜,镇上有充足的地热能,用地热能搞蔬菜温室,这项目不错,就是很难赚钱。”

    陈松笑了笑道:“我不是为了赚钱。”

    “毒壕!”哥布尔立马喊了一嗓子。

    “不为了赚钱?那你干嘛开农场呢?”

    陈松说道:“为了开心。”

    一群人对他伸出中指。

    陈松只好实话实说:“为了拯救一个世界!”

    “这个理由比刚才那个要靠谱。”皮特森松点头。

    陈松失笑道:“真假啊?”

    皮特森松认真说道:“真的,如果是为了开心,那干嘛不去约泡呢?”

    陈松倒是忘了,冰岛到了极夜的时候大家无聊,盛行约泡取乐。

    他们在酒吧泡了一会,布鲁斯拍拍他的肩膀道:“该去看海上落日了。”

    陈松掏出银行卡结账,皮特森松说道:“中国人不是喜欢用现金吗?我以为你会拿出一些现金。”

    “那是以前,”陈松笑,“现在我们中国流行手机支付,就是付款码之类的,高科技。”

    众人不了解这种支付方式,陈松就很骄傲的介绍起来。

    听着他的介绍,其他人啧啧称奇,哥布尔则变得沮丧起来,最终更是哀嚎一声:“坏了。”

    陈松不懂:“什么坏了?”

    哥布尔道:“我听说中国人都喜欢用现金,还曾经想过去中国当流浪汉,然后通过捡钱来度日,这条发财的路子现在坏了。”

    陈松以为他在开玩笑,就笑道:“没关系,现在我们用手机支付,你可以去捡手机。”

    “手机有密码,那样我还得先学黑客知识。”哥布尔怅然的摇头,“完了,我的人生计划完了。”

    陈松问道:“你的人生计划是什么?”

    哥布尔掰着粗粗的手指说道:“先去中国做流浪汉捡钱,凑齐路费后去去迪拜当乞丐赚钱,攒够钱后去乌克兰娶个媳妇,然后我们一起去澳洲砌墙,等生下孩子后一家人去海边捡鲸鱼屎,最终实现财富自由。”

    说到这里,他越加沮丧:“我苦心研究世界经济形势和民俗足足有半年,才研究出这么一条发财之路,该死的!”

    “别信他,他在胡扯。”皮特森松说道。

    哥布尔脸色涨红:“嘿,兄弟,你怎么说话的?我很认真!”

    皮特森松毫不示弱的说道:“如果你认真了,那就说明你是个蠢蛋!”

    陈松点头:“这想法确实有点蠢。”

    皮特森松道:“对吧?如果他真要实施这条计划,那干嘛还要去中国捡钱来攒路费呢?冰岛飞迪拜的机票可比飞中国机票简单,那样你该直接去迪拜做乞丐!”

    陈松:→_→

    哥布尔一愣:“是吗?”

    “当然!”

    他又看向陈松,陈松迟疑的说道:“就距离来说,冰岛隔着迪拜确实比隔着中国更近。”

    哥布尔叹道:“我一直以为中国隔着冰岛很近,因为我经常能看到中国游客,从没见过迪拜游客!”

    陈松笑道:“按你的逻辑,那女人最脏,因为我没见过女人洗澡。”

    一群人吃惊的看着他:“真的?”“什么?”

    “你们都见过?”陈松也吃惊。

    “这可怜的孩子。”布鲁斯都忍不住同情他。

    “你没有过女朋友吗?泡友呢?”

    “上帝,可惜我不是个娘们,否则我就大发慈悲做点好事了。”

    “大家先别同情心泛滥,我们往好点的地方想:或许他是Gay呢?”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