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灭世武修》

第六百九十八章 代表最强战力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在场禁区大能无不唏嘘,本以为手持吞天魔功上半部的南宫尘已经当世同代无敌,就算是中州的一些活化石人物也拿他没办法吧。

    但现在,他们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只是一只井底之蛙。

    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比一山高,此刻,他们眼中几乎同代无敌的南宫尘被另外一个年轻妖孽打的毫无脾气,鲜血淋漓,正在痛苦中挣扎着,发出一句句撕心裂肺的喊叫声。

    青衫圣主觉得浑身毛骨悚然,如今的中州真的已经疯狂成这样了吗,年轻一代是在强的有些离谱。

    “这应该已经代表着年轻翘楚中的最强战力了吧?”达摩院高僧颤抖发言,带着几分不确定性,他困在禁区太多年月了,已经记忆模糊,对于外界几乎一无所知,天知道如今的中州还有没有比眼前这两位更加可怕的存在。

    白衣长裙拖地,相貌绝美的女子道:“近月来,无数圣地高手闯入禁区,一一被抹杀,唯独这个年轻人可把我们逼的不敢靠近,更是将南宫尘镇压,我觉得他已经不仅代表着年轻一代的最强战力,可能已是圣人之下的最强战力了!”

    一位位昔年来的大人物,对乌恒作出的评价十分之高,甚至可以说是高的惊为天人。

    向来惜字如金的绝美女子很少说出这样一大段话来,如果看过万年前一篇关于日月宫圣主的记载,就会明白这一切,也会明白她为何对乌恒加以疼爱,屡次劝说同伴对他手下留情,其中缘由都只因为昊天塔的出现,此子手中掌控昊天塔,绝对与日月宫有着密不可分的渊源。

    乌恒一身正气,她觉得这个年轻人不会干出抢夺本来圣兵之事,所以认为他与日月宫是有渊源的,一直暗中保护着。

    这些大人物虽沦为傀儡,可一个个十分不凡,在意识能保持自主的情况下,能削弱禁区对自己的掌控力。如果青衫圣主,达摩院高僧和她真的全力出手,乌恒关凭昊天塔也会有些吃力,绝对不可能像现在这般轻松,只应付南宫尘一人就好。

    时间流逝得很快,乌恒发现体内浑厚的攻伐之力正在迅速消散,这说明魔龙丹效力已经开始消失了,也说明一个时辰已经过去。

    他抬头望着远方的天空,发现就连禁区外的也只剩下夕阳。

    “必须赶紧离开禁区,否则就该危险了。”乌恒心中暗暗自语,一旦夜幕降临,他就算手持昊天塔也无用,禁区傀儡会得到增强,而他却会一直被禁区之力压制。

    随即,乌恒伸手一探,将重伤在身的南宫尘像拎小鸡仔般抓在手中,南宫尘挣扎的很厉害,不断吼叫道:“放开我,你只是我证道路上的垫脚石!”

    对此,乌恒充耳不闻,踏着行阵飞快朝生命禁区外奔去,以轩辕剑开路,以昊天塔护身,黄昏落幕前,没人拦得住他!

    途中他听到虚空传来震天裂地的轰鸣声,余波浩瀚,带着强盛摧毁力,这股霸道的力量他在熟悉不过了,正是自己的上古翻天锤发出。

    “哐当!”

    震响声过后,一只巴掌大小的四方壶从天而落,没有壶盖,光芒很暗淡,看来并不完整的九黎壶又落败了。

    这可是十大神兵之列的东西,乌恒自然不会错过,大手一探,星光闪没间,千米开外的九黎壶已经被他抓人手中,上古翻天锤则熟门熟路的自动返回钻进护心纹玉内。见此一幕,南宫尘反应更为激动,这乃他拼命从紫海夺来的东西,可以说费尽心力,现在却要亲眼见证着九黎壶换主人过程,不得不说是件很折磨人的事情。

    乌恒右手抓着南宫尘的衣领,左手拖着九黎壶,随即嘴角露出一丝坏笑,将九黎壶放在南宫尘眼前晃了晃,道:“你是不是很想拿回自己的神兵?”

    南宫尘沉默不语,脸色铁青,不想在受到过多羞辱。但他始终还是忍不住伸手前去抢夺,然而身体虚弱的他,无论是战斗力还是速度,都远远不及乌恒,被乌恒轻易躲开了这个抢夺的动作。

    “还给你也没用,毕竟待会儿各大圣主一人一口唾沫都会把你淹死!”乌恒讽笑一笑,故意做出一副对九黎壶爱不释手的模样,随后叹道:“只可惜缺少了壶盖,否则我就又得到一件完整古神兵了。”

    闻言,南宫尘面部肌肉猛的一抽,简直是在活生生在打他的脸,笑其狂妄自大,却连一件完整神兵都没有。

    虽说是借来的,但乌恒经手的神兵数量已经惊人的多,昊天塔,轩辕剑,九黎壶,外加还在雪花手中的神农鼎来算的话,他已经亲手使用过四件上古十大神兵!

    如果在加上不老源泉崆峒印,和冷寒霜的伏羲琴,那么乌恒可同时手握六件古神兵,另外四件是东皇钟,女娲石,昆仑镜,盘古斧,东皇钟在神殿,盘古斧则在古遗天子手中,只有另外两件古神兵没有露面。

    乌恒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见识见识,女娲石与昆仑镜的威力,这样的话,十件上古十大神兵他就已经都看全了!

    如果有一天真可以集齐十件古神兵,那绝对是旷世之举,打破历史性的一刻!

    生命禁区地广无垠,万山蛰伏,外围更有一望无际的黑树林,但对于拥有行阵的乌恒来说,算不上什么,半个时辰就能走出去,应该是可以敢在黄昏落幕前退出去的,尽管没了魔龙丹,他的速度慢下许多,但也可做到一步三百余丈,大山与木林在他脚下都是缩影,一闪即逝。

    路途上,上百禁区大能与乌压压一片的古灵尸追逐而来,可没有谁敢靠近,一旦靠近,就得被昊天塔仙音震飞,那浩大无俦之力没人愿意多尝试一次,通天大能都会被震散一身骨头,更别说化龙境,甚至化龙境以下的古灵尸,走上去就是秒杀。

    他们只是在做好自己的本分职责,一个禁区执法者,说是执法者,其实也就是守门护卫那种级别。可以不上去拼命,但架势还是要做的,于是一路跟着乌恒下来。

    返回途中,还是发生了一件小插曲,可对于现在的乌恒来说,也仅仅是件小插曲。那是一具通天二境级别的万古尸王,比禁区傀儡要可怕一点,是真正的凶尸,他与乌恒已经是老对头了,一晃魔神谷之战两年过去,两年前以无上存在俯视小小乌恒的万古尸王,现在已经需要仰视乌恒。

    与南宫尘战斗时,这具尸王并没有前来出手,而是一只躲在禁区傀儡中,没敢轻举妄动。乌恒真的已经成长到可怕境地,自己绝非对手。

    但很不幸运的是,尸王终究被乌恒发现,轩辕剑一斩,上古翻翻天锤一砸,万古尸王没了昔日威风,战局一面倒,谁也拦不住,被乌恒在十分钟内轻易轰杀。貌似通天大能也就这是这点水平,不在是遥不可及的存在。

    夕阳西下,魔神谷外那一片荒芜大地,被夕阳余晖照映的彤红一片。

    多家圣地都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已是黄昏落幕,如果当太阳光完全消失,基本可以宣布乌恒失败,且没有生还希望。

    风月阁阁主白崇山望着高空上面渐渐消弱下来的火烧云,阴阳怪调道:“还有十分钟,就是入夜之时,禁区压制力将提升一倍之多,我估计乌恒是回不来了!”

    “放你娘狗屁,乌恒定会成功斩杀南宫尘,活着出来!”孙义清粗犷开骂,全然不顾什么辈分,在他眼里,这个白崇山还算不得什么。

    轩辕家修士一个个面色凝重,没有去抨击白崇山,而是内心隐隐担忧起来,白崇山说的不全是讽刺话,也带着那么几分真是的可能性,如今黄昏就要落幕,他在不出来,肯定得出现一些危险。

    “不行,我得去接一下乌恒。”古战车上,凭栏遥望禁区的雪花有些站不住了,欲要手持帝兵在禁区中杀开一条血路。

    轩辕月连忙拉住,劝道:“不行啊,圣主说过,谁都不可以轻易闯入禁区,一定得等乌恒回来在行动。”

    “这……”雪花感到左右为难,面色着急。她知道轩辕嫣然下这命令的意思是乌恒要求的,乌恒不想任何人为自己冒险,所以给出死命令。

    “稍安勿躁吧,乌恒手中那么多神兵,就算斩不了南宫尘,那也肯定平安归来的!”轩辕青云从另外一架古战车上飞来,出言劝告。

    也不知道白崇山是不是顺风耳,那么远距离都能听闻到雪花与轩辕青云的对话,他很不屑的讽刺出言道:“那可就不一定了,生命禁区陨落过无数圣贤,小小一个乌恒逆不了天,就算有神兵在手,他又能发挥神兵的几成威力呢?”

    此言一出,现场更为骚动,莫非人族神体也要失败了吗?

    如果他殒落,那就实在可惜了。

    “你个狗娘养的,别逼我揍你!”孙义清毫不给白崇山面子,当着各大圣主面,指着他鼻子骂道。

    “哼,我不与你这个小野蛮人计较,不过我说的是事实,看来乌恒的确走不出生命禁区了!”

    “真的吗,乌恒真的会走不出生命禁区吗?”此刻,三仙庄几百名修士队伍中的一个角落,一名眸子灵气四溢的妙龄女子担心出言,她叫灵彩儿,曾因为神农鼎的事情,与乌恒有过一面之缘。

    …………

    (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