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灭世武修》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简单与复杂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来不及祝贺了,当务之急是找到北斗道场的出口!”炼狱殒神眸光凝重,他能感受到越渐压迫人心的帝威。

    炎帝与北斗大帝残留人间的力量此刻还在八重天相斗,目前也没能分出胜负,也幸亏没能分出胜负,这才让他们有撤离山巅平台的时间。

    “那我们还是先下山吧?”一名魔族翘楚提议,他名为钱三庄,长的人高马大,身穿黑色盔甲,来自魔族钱家。

    另外两名魔族修士赞叹点头道:“嗯,还是先下山和大家汇合作商议较好。”

    “一旦下去,可就再也上不来了,你们想清楚了吗?”年轻疯子郑重地提醒着身边几人,也不知是何用意,衣服上和皮肤上都密布符文。

    人高马大的钱三庄不解道:“不下山,留在这里干什么?”

    疯子道:“破开道台也许就是唯一的出路了,一旦我们现在选择下山,那么等北斗大帝的帝威归位,我们就再不可能上来,也再不可能借助道台逃出去!如此不就等于错过了唯一出去的机会?”

    “但你不是说道台周遭布下的阵势相当复杂,就算是阵纹大师前来也要花耗毕生精力才可以破解吗?我们留在这里又有什么用?”钱三庄反问。

    年轻疯子神色颇有些尴尬,竟无言以对。

    “也是,道台周遭阵势不可破解,我们留在这里也无用。”年轻疯子点头,他道:“我主要是想告诉大家真相,免得日后后悔。”

    “你告诉我们的真相是我们已经死路一条了啊!”钱三庄道。

    “并非死路一条,破开道台阵势不就有逃出去的希望了吗?”轩辕曦开口。

    “问题是道台无法破开。”

    “未必就没人可以破解它!”轩辕曦说道。

    此言一出,诸多准备离开山巅平台的三大星域天骄一一驻足,想知道轩辕曦所指之人。

    “谁?”

    年轻疯子不服气询问,他还真看不出与自己的年轻一代谁有那本事!

    轩辕曦卖了个关子,并未直接点出姓名,而是在不经意间看了乌恒一眼,道:“就不要再藏拙了吧?当初你在深渊谷的事迹,我可是早就听说了,既有能力破开鬼王石像阵,那么这道阵势你也应该有几分成功几率!”

    见轩辕曦所指之人是乌恒后,年轻疯子一口回绝道:“鬼神机的确是阵纹界的不世奇才,他的鬼王石像阵也算是鬼斧神工一样的存在,但他的能力还不能和北斗大帝相媲美,要知道北斗大帝在阵纹的方面也有很高造诣,乌恒可破鬼王石像阵,不代表能破眼前阵势,此阵由足足几百万的单体符文所组成,一一拆解分化,是浩大的工程。”

    “你怎么就知道鬼神机的阵纹造诣会在北斗大帝之下呢,他可是传说中的阵纹奇才啊!”有人不服辩驳,来自仙域,对于鬼神机的大名一直如雷贯耳。

    年轻疯子道:“鬼神机就是我阴阳术士家族培养出来的阵纹师,不过他已经是叛徒了,他的本事我自然了解!”

    闻言,众人一一神色微僵,还真没想到鬼神机原来也出自阴阳术士家族。

    乌恒点头说道:“眼前的阵势的确比当初的鬼王石像阵要难破解百倍不止,单体符文已经达到千万之巨!”

    “千万单体符文的阵势,天呐!”现场哗然。

    年轻疯子更是震惊,不可思议的看向乌恒道:“你居然能够看到全部的隐藏符文?”

    “我有特殊的瞳力,可以看到它们的存在!”乌恒点头。

    “没想到已经达到千万之巨,就算我阴阳术士家的老祖宗来了,也要为之棘手头疼啊!”年轻疯子叹道。

    乌恒一袭白衣猎猎,脸上笑容淡淡,自信非凡,他神采奕奕道:“其实都是一样的。”

    “什么都是一样的?”

    “任何的阵势都是一样的,都是由第一个单体符文繁衍出来,又谈何复杂?”乌恒娓娓道来。

    然而这口气,在所有人看来都显得有些过于狂傲了!

    北斗大帝所设阵势,他居然说与其余阵纹都是一样的!

    “呵呵,在这装神弄鬼?”浑身银白密布电芒的真血鹏不屑冷笑。

    “故弄玄虚吗?”周身悬浮一盏金灯的紫衣男子也不服气。

    年轻疯子摇头笑道:“乌恒兄,你的观点我还真不敢苟同,阵纹一向如此,符文越多,也就越难破解!”

    “那只是你没有找到方法而已。”乌恒神色不变,淡然自若,他如今对“大道归一”的奥义已经有了很深很深的理解,绝非旁人可以体会。

    “噢?莫非乌恒兄有方法?能够让阵纹界的破阵方式重新洗牌?”年轻疯子身上带着火药味,反问乌恒,

    打破传统是每个怀有梦想年轻人都想做的事情,但传统渊源流传,一直都存在,自然就有它存在的道理,要是那么容易被打破,传统也就不会流传。

    乌恒道:“我破阵从来不管它的单体符文有多少,我要找的只是一条线,一条最原始最简单的线!”

    “看来你的确在阵纹上有不错的理解,都已经懂得找到最原始的那条线了。”年轻疯子眼前一亮,认为自己是起初小看了乌恒一些,但这又如何,他道:“在千万单体符文中寻找到设计阵势最原本的一条线,这无疑是大海捞针,比逐一破解更难,更具有挑战性!”

    “不,这不会有什么挑战性。”乌恒摇头道。

    年轻疯子很不爽,脸色有些阴沉下来,认为乌恒这是故意在拂自己面子,甚是愤怒道:“连我阴阳术士家族的老祖来了都要为此阵感到头疼,你却说没有任何挑战性,你是在侮辱我们阴阳术士家族吗?”

    “并无此意。”乌恒微笑道:“对于这种靠着复杂单体符文上锁的阵势,我正好有比较特殊的应对方法。”

    “好,我倒想看看!”年轻疯子做出一副拭目以待的架势。

    其余人也一一觉得乌恒过于狂傲了一些,居然说此阵对他毫无挑战性!

    可事实如此,在大道归一面前,再复杂的东西都会显得简单!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