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灭世武修》

第二千四百五十章 梦入洪荒 十七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乌恒不认为这会是仙汝阁李管家派的人,因为对方没有理由那么做,之前又是送仙王丹,又是送奇珍异宝,目的就是为了打好关系,忽然搞个这么一出,不被发现还好,一旦被发现,之前的心血不都全泡汤了?

    所以此事背后,肯定另有其人!

    “谁?”

    乌恒进一步逼问着狐族女子,眼神微凛,已经动了杀意。

    但月华与秋竹二女倒忠心耿耿,无论如何逼问,如何被吓得瑟瑟发抖,就是不肯说出幕后指使。

    “何必?”

    乌恒冷漠发笑,眸子中.出现了光泽变化,一股仙囚之力释放出来,打算对月华与秋竹进行囚仙法。

    “且慢!”

    正是这时,一个女子的清喝声传来,院子角落的花草之间,一道曼妙身姿渐渐显化。

    “仙囚之法,你果真是北斗大帝传人?”

    女子不过双十年华,清丽中透着冷艳,有着不属于这个年龄段的端庄气质,她眸子透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幽冷,看着乌恒的目光中还稍稍带着一些怀疑与揣摩。

    她有着一种特殊的敏锐观察力,隐约让乌恒都觉得有些不自在,仿佛被看透了一些什么。

    “亦红妆?”

    乌恒见到来人也很诧异,他在圣殒山外界,看见过亦红妆的绝美容颜,与这个女子一般无二,而这里又是仙汝阁,他自然能够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只是亦红妆为什么要派人来接近自己?

    “为什么要派人跟踪你吗?”

    不待乌恒发问,亦红妆便先声夺人,目光锁定着乌恒道:“因为我觉得,你不是属于这个时代的人,身上存有古怪,偏偏又习得瞬发之术、仙囚法、有北斗大帝传人的身份,你究竟是谁?”

    亦红妆声音不缓不慢,其中却带着一种步步紧逼的凌厉,字字句句,带着凌厉,如刀如剑。

    她的确美的不食人间烟火,身着一袭玫瑰紫色留仙裙,朱唇皓齿,流光溢彩,淡淡的妆容,更让她那精致青春的显得清丽脱俗,卓尔不凡,就宛如一朵不可亵玩的白莲般,美丽妖娆的同时,一股清冷的傲气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冰肌玉骨,嫋嫋娜娜,纤细腰肢,盈盈一握,裙摆垂曳于地,布料细若薄纱,那一双修长滚圆的玉.腿在裙摆之下,若隐若现,

    看着眼前这个倾城倾国,美到梦幻的狐族女子,乌恒心中倒是暗暗赞赏十万年前大黄狗的眼光,难怪会爱的如此死去活来。

    不过,乌恒可是正人君子!且双方现在处于一个敌我不明的状况下,他漠然道:“我是谁,与你有何干系?”

    亦红妆婀娜多姿,步步生莲,一步步朝着乌恒走进过来,眸光流转清辉看着乌恒道:“但你认识我,而且好像知道一些事情,你的那种认识,不是因为我是亦红妆,而是你知道我的故事,了解过去与未来,却欲言又止,身上藏着秘密的人,一般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闻言,乌恒稍稍有些震惊,这个女人果真心细如发。

    但如今的乌恒也不至于因为一个女人的恐怖洞悉能力就被唬住,他面无波澜道:“你我不应该是敌人,我来到这里,是为了阻止一些事情发生。”

    亦红妆疑惑道:“阻止末世战争吗?那你也不应该是来这里,而是去幽月星才对。”

    “你居然知道末世战争?”乌恒这一次更是有些震撼了,因为在如今世人的眼里,七界只是跳梁小丑,胆敢挑衅北斗大帝,必逃脱不了被镇杀的命运。

    “我听他起过一些。”亦红妆眸光变得柔和起来,转头看向院落外,天边的一抹云霞。

    乌恒心脏加速,砰砰砰的跳动,与一个十万年前早已逝去的人如此近距离对话,而对方又仿佛能够洞悉未来,对于乌恒来说,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

    “他?是指大黄狗吗?”乌恒潜意识的询问了一句。

    “没错,看来你什么都知道,你究竟来自何方?”亦红妆忽然转过头来,语气中带着一种对真相背后的迫切,语速不由加快,目光再次凝聚在乌恒身上,一种摄人心魄的凌厉气息散布出来。

    大黄狗是古老的仙族血脉,而亦红妆乃是九尾妖神后代,事实上,他们身上的血脉比一些人族皇室后裔还要尊贵。

    因此,在种族的问题这方面,并非是大黄狗与亦红妆感情上面的一堵墙。

    乌恒这个时候,反而更先强势,与亦红妆那凌厉的眸光相互对视在了一起,分毫不让道:“你先说一下,你都知道什么,大黄狗究竟和你说了多少!这是绝密之事,知道内幕的人,必须严格控制起来!”

    亦红妆眼皮一跳,从乌恒那严肃的神色上面看起来,七界的进攻绝不会简单,毕竟这位可是北斗大帝的传人,肯定对局势的了解比自己深,连他都如此严阵以待,足以说明事态的严峻。

    亦红妆连询问乌恒道:“末世战争真的代表末世么,他一直和我说末世将要来临,希望我能够离开光阴小镇,但是,我觉得这不可能,而且……”

    说到一半,亦红妆欲言又止,但乌恒已经知道了那个结局。

    并非是亦红妆不想跟大黄狗离开,而是不想因此连累,她是被七界首要追杀的对象,

    “既然你觉得不可能,又何必问我呢?”乌恒释然笑了笑,看起来亦红妆还并没有知道太多的真相,如此,也就没必要多说什么。

    尽管这有些残忍,可事实上,这早就是已经发生的历史。

    月华与秋竹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还没弄明白主人与这位北斗大帝的传人究竟在谈论些什么。

    什么末世战争啊?

    在这样的一个人雄辈出的辉煌年代,怎么可能迎来末世呢?

    “行,红妆改日会再次前来拜访,告辞!”亦红妆目眸光幻灭星辰,带着一种从容与睿智,随后拂袖一摆,带着两位侍女转身离去。

    乌恒望着亦红妆离去的背影,最终还会选择保守秘密,且冷不丁的回了一句道:“我不喜欢你这种拜访方式,日后,还是不必再见为好!”

    亦红妆离去的身影顿时停滞,她自以琴艺天下闻名后,就再未碰见过对自己如此冷漠的男子了。

    只是,他既然对自己没有兴趣,为何之前在仙汝阁又吵嚷着要见自己呢?

    其中必然有一个说不出的隐秘!

    “哼,我早晚要把你心中的秘密给挖出来!”亦红妆没有回头,再次迈步,径直离去。

    …………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