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灭世武修》

第二千四百六十章 梦入洪荒 二十七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武♂林÷中☆文→网.】,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原来是幕水长老,幸会!”

    乌恒这时才从席中站起,拱手回礼,笑意淡淡,眸光无太多波澜,见惯了大风大浪,他早就练就了一身宠辱不惊的心态。

    而整个神王府修士,却是因为幕水的这一句话而变了颜色,一个个炸开了锅!

    北斗大帝的传人?!

    他就是那位传说觉醒十三仙脉,天赋异禀的北斗大帝传人?

    “咦,好像真的是他!上次我在仙汝阁见过,而且手段了得,越阶将假冒夕花公子之人重创!”

    “不错,他就是北斗大帝的传人,名为乌恒,虽然之前没有听过这号人物,但此人的的确确拥有十三仙脉之伟力,可谓前无古人,想必也是后无来者啊!”

    之前在仙汝阁待过的修士都相继纷纷站出来指认,证实了乌恒的身份。

    “哟,原来剑圣左极光的传人也在这里啊,幸会,幸会!”幕水冲乌恒打完招呼后,第二个连冲曲一晓拱手。

    按道理来说,像幕水这样身份的人,不至于对两个前辈行拱手理,但北斗大帝传人,剑圣传人这样的身份,他拱手打招呼,倒也没什么被诟病之处的。毕竟这两个人背后的师父本身就辈分大的惊人,两个人又是直系传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乌恒与曲一晓的辈分甚至比幕水还要高!

    “该说幸会的,应该是晚辈才是!”曲一晓这个时候礼数做的很足,笑容一分不多,也一分不少,恰如其分!

    幕水这个人看起来憨憨厚厚,但做起事情来,也是一肚子的坏水,他本不想理会苏清悲,毕竟自己辈分摆在那里,但他想了想,又冲苏清悲笑了笑,大咧咧拍着他的肩膀道:“苏公子,好久不见了!记得,上次与你爷爷见面畅谈,都是两百多年前的事情了!”

    苏清悲的脸色此刻是真的难看到了极致,整个人几尽石化。

    从幕水打招呼的先后主次上看,三个人的身份便是瞬间高下立判,第一个是拱手礼与乌恒打招呼,第二个也是拱手礼与曲一晓打招呼,第三个才是轮到拍着,而且是拍着苏清悲的肩膀,提及苏清悲的爷爷,有意无意提醒,幕水是他爷爷辈分的!

    而幕水与乌恒和曲一晓又是平辈礼,这无异于是在告诉苏清悲,乌恒与曲一晓是他爷爷辈分的!

    耻辱啊!

    这一次苏清悲真的是自己打脸,把自己给打肿了!

    “北斗大帝的传人,剑圣左极光的传人?”苏清悲有些艰难地抬了抬头,甚至有些不敢与乌恒和曲一晓对视。

    而方画以及方画边上的几名年轻人杰也是目瞪口呆,脸上的蔑视,化为郑重与震惊。

    难怪这个白衣青年被苏清悲问及师承何方时,脸上尽是嘲弄与玩味的神情,那并非是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的不屑与嘲弄。

    北斗大帝是什么人物?

    他是掌控千大域世界的主宰,与北斗大帝相比,区区苏家还真的不算什么。

    曲一晓见苏清悲一脸猪肝色,顿时感到解气和畅快,冲着苏清悲逼问道:“你不是要灭我们九族么,还问师承何方,你想干什么?告诉我们一下吧,我真的很好奇。”

    见苏清悲楞在一边,一语不发,曲一晓当即模仿者苏清悲刚才狂妄的大笑声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天下间,谁可灭我苏家?”

    紧接着曲一晓脸上的笑意瞬间敛去,面无表情看着苏清悲,低沉着声音在他身侧细细询问道:“不知北斗大帝又是否可灭你苏家呢?”

    被人如此肆无忌惮的,苏清悲神情幻灭不定,紧紧握着拳头,指骨都捏的一阵“咔嚓”作响。

    他发现自己数百年来积累一身傲气,在这一瞬间支离破碎,荡然无存!

    面子这东西,可大可小,也分场合。

    如果是在单独的场合上,苏清悲能隐忍下来,但是在今天的神王府,在众多同代俊杰面前,他要是隐忍下来,日后也就只能夹着尾巴做人,成为他人笑柄了!

    “原来是北斗大帝,剑圣的两位传人大驾光临,神王府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神王府的管事很会见机行事,连上前来招待,以试图缓解双方的对峙剑拔弩张的火药味。

    按理来说,这种误会本不应该出现的。

    毕竟乌恒与曲一晓拿着的帖子上面,就已经有说明了。

    奈何乌恒与曲一晓并没有作为一个“名人”的觉悟,选择了自行行事,拒绝了神王府仆人的领路,因此许多人不知道他们俩的身份也是人之常情。

    “原来是乌恒公子,听说你觉醒十三仙脉,天赋冠古今,我登早有耳闻,如今一见,果然气势非凡!”

    “久仰,久仰!”

    乌恒的身份一辈爆出,立即有不少老的少的,前来热络的打招呼,与方才无人问津的场面形成鲜明对比。

    苏清悲一下子似成为了一个被人们所无视的笑话,他听着那些奉承乌恒的声音,脸色越来越阴沉了,直到最后,彻底爆发,冷不丁笑道:“哼,北斗大帝传人?很了不起么,这不也是来光阴小镇避难了吗?”

    一时,刚刚缓冲了几分的火药味,再次被点燃。

    众多宾客皆安静下来,诧异看着苏清悲,心想这个疯子居然连北斗大帝传人都要不放在眼里了?

    那岂不是等于在间接在蔑视大帝!

    “哦?终于承认自己是来避难的了?不继续装醉了吗?”

    乌恒回头看了苏清悲一眼,嘴角微微上扬,觉得滑稽道:“刚才不是高谈阔论,扬言前线战场皆是饭桶么,现在知道自己只是一个逃兵的身份了啊,那么前线战场的人是饭桶,你又算什么?”

    苏清悲似一下子被踩中了痛脚,情绪变得异常激动,发狠看向乌恒道:“难道你不是逃兵么,哼,你师父北斗大帝,不一样做了个逃兵吗?至今为止,天下间毫无北斗大帝音讯,事实上,北斗大帝根本不配万众景仰,因为他在逃避战场,看着战火蔓延千大域而坐视不理!北斗大帝传人又如何,不值一提罢了!”

    此言一出,满堂俱静,众修士皆变了颜色。

    …………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