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灭世武修》

第二千四百六十七章 梦入洪荒 三十四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血染的天地间,烽烟弥漫,北风潇潇。

    诸多仙王发出悲鸣,形神俱灭,留下残破的战旗,兵刃,以及化为滂沱大雨的血水。

    七界大军,成片成片的倒下,像是麦子被收割,场景震慑人心。

    而八十万大军面前的敌人,只是一个形只影单的男人。

    一个人镇守一座城池,大战三天三夜,柳镇元一次次倒下,又一次次站起身来,穿戴在身上的黄金甲胄早已出现无数裂痕。

    天光破晓,一缕晨光刚好照射在了柳镇元布满胡渣的脸上,粗糙的皮肤,平凡的模样,只是那一双眼睛里,透着一种不灭的战魂,永垂不朽。

    他喘着急促的呼吸,将龙神银枪立于泥土里,半跪在荒城城外的小山丘上,身上伤口鲜血汩汩,不断横流。

    而放眼一看,小山丘下,尽是横尸,有庞大如城池的巨兽,生有九翅的神灵,矮小却獠牙阴森的幽鬼,七界八十万大军,尽数倒下。

    “荒城守住了!”

    “柳镇元胜利了,他一个人灭了七界八十万大军!!”

    神王府内,一片雀跃欢呼声,而那些巨擘也都呆呆看着,眼里充满了不敢置信。

    那可是七界八十万精锐,柳镇元却是将他们全部撕碎,展现出常人难以想象的战斗力。

    乌恒深吸一口气,发现小山丘上半跪在地浑身鲜血的身影变得更加伟岸了,他亲眼见证了这传奇震世的一战,虽然很多的画面在铜镜中都是快速的闪过,可整个过程,他一览无遗。

    柳镇元身中上千道伤口,每一道都是惊心怵目,孕育神鬼之力,乌恒甚至丝毫不怀疑,柳镇元身上任何一道伤口,如果放在他身上,都可能是致命的。

    因为能够在柳镇元身上留下伤口的人,都超凡入圣,法力无边。

    “整整八十万精锐,全部死于柳镇元枪下?!”曲一晓虽然知道历史,但亲眼见证这一幕,还是会震撼,觉得不可思议。

    “不愧为无敌战神!”

    夕花、方画等年轻一代人杰皆是惊叹,眼神里充满了向往,他们被安排进小镇避难,又何尝不觉得窝囊呢,若是能有柳镇元那等本事,一个人斩尽七界八十万大军,那是何等的光辉耀眼,丰功伟绩将流传万古。

    “无敌战神柳镇元……”乌恒心灵上受到了很大冲击,默念着这位伟人的名号,同时他的跟随热血沸腾起来,自己早晚有一天,也能达到那样的境界,届时纵横天下,无人可撼!

    什么荒古圣院,什么太阳族,统统去死吧!

    “不对,你们看,那是什么?”府邸修士忽然眼皮猛跳,停止了欢呼。

    铜镜中,画面再次有了变幻,一团黑影在星空古中浮现,它硕大无朋,像是一颗星辰在横移,又如绵延无止境的十万大山,充斥着神秘。

    仔细一看,那是一艘船,冰冷枯寂的一艘孤船,在星空中游弋,古船的甲板一望无垠的血黑色,如同一片黑色鲜血汇聚而成的汪洋,斑斓壮阔,戾气惊人,黑色鲜血渗透进甲板的裂缝中,渗透进船身的每一寸空间。

    这艘船在宇宙星空间不断的游弋,在不知渡过了多少漫长的岁月后,又回到了原点,它共有十三桅大帆,大帆如白纸泼黑墨,似蕴着一种大恐怖,让人望而畏怯,不敢靠近。

    它带着不详!

    更让人无法想象的是,这艘船脱离了星空古道的运行轨迹,逆天道而行,已经达到星河大帝那种级别的层次。

    乌恒看到铜镜中的画面,心底发寒道:“十三桅黑血古船?”

    “年轻人,你认识这艘船?”

    “它究竟什么来历?”在场许多大人物都瞪大眼睛前来询问。

    因为他们看到的画面太震撼了,一艘黑血古船脱离了星空古道的轨迹,踏破虚空!

    乌恒不假思索,沿用了当初雪花的介绍道:“据说十万年前的末世,此桅船驶入星空,黑血染帆,屠尽天下英雄豪杰,连盖世英雄柳镇元、魔道邪神愁天孤的死都与此船有关,看到它,便是不详,没人可以活下来……”

    曲一晓也语气凝重道:“传闻,这艘船是一些古之大帝的坟冢,染帆黑血乃帝血,亦或一些功高震万古的王侯……”

    “十万年前的末世?十万年前,也有名叫柳镇元,仇天孤的人吗?”许多人感到莫名其妙,因为他们仔细回响,也没有发现十万年前有留下过这样一段历史啊。

    乌恒一时语塞,曲一晓也是打了个冷颤,因为他们看到十三桅黑血古船出现太过震撼了,不小心说漏嘴了。

    正在阁楼上抚琴的亦红妆,则是眼神忽变得凌厉,透着窗帘看向府中的乌恒,低沉着声音询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根本不是什么北斗大帝的传人吧,你不属于这个时代!”

    “这个女人好敏锐,乌恒兄,看来我们要暴露了。”曲一晓暗中传音给乌恒,额头上冒出细密汗珠,有些心虚。

    “打死不承认就好了。”乌恒镇定回应,面无表情,看向东面方向的二楼阁楼道:“若我不属于这个时代,那亦红妆小姐,您觉得我是属于那个时代呢?”

    神王府中修士,也都觉得亦红妆有些莫名其妙,怎么忽然问这样奇怪的问题。

    但是亦红妆眼神坚定,看着乌恒,斩钉截铁道:“你是十万年后横渡时空而来的人,所以你知道历史的真相!”

    亦红妆这些天一直心神不宁,冥冥中看到了未来的一些影像,在那些模糊的身影中,看到柳镇元离世,仇天孤被斩,北斗大帝陨落……

    而乌恒却是将她看到未来的画面清楚说了出来,她认为这个乌恒很可能来自未来,而从刚才那句话判断,这个人应该来自十万年后的时空,知道了历史,因此刚才才那般情绪激动的驳斥众人,希望所有人引以为戒。

    神王府,寂静了多久。

    乌恒的呼吸便是停止了多久,不得不说,亦红妆是一个心细如发的女人,观察力太强了,之前就发现了他身上有着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气息,现在更是一针见血的指出,乌恒来自十万年后。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