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灭世武修》

第二千六百八十二章 什么是因果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到了十二月,寒流席卷中州大陆,陆陆续续飘飞着小雨,而此时夜已深沉,一场大雪不期而遇。

    千大域的修士都只觉得身体冷飕飕的。

    并非是寒流所致,而是中州的气氛太过肃杀了。

    人们无时不刻不是神经紧绷,或有人在担心七界的敌袭何时会到,或因为魔帝残部七大天神的事情传开了,一个个心惊胆战。

    战斗前的宁静,是最折磨人的,人的本性如此,会去思考自己是否将一战不回,异死他乡。

    当然,想起那些已经死去的同伴,多少会有一些感伤,可更多的是麻木。

    今天战死的人太多了,甚至很难去数清楚,自己所认识的好友有几位已经不在人间。

    毕竟整个主战场太大,一片混乱,听说有一小队千大域的人马被冲杀到了南域地界,估计是难以有活口。

    “哗啦啦!”

    而就在这夜幕之中,一道锁链碰撞所发出来的金属声响激荡在了北海的领空。

    “谁?”

    北海中的大人物,几乎都是同是变色,将目光纷纷看向了那声源处。

    “哗啦啦……”

    铁索的响声不断,越发的靠近了,夜色里,人们隐约看到了一条玄铁锁链,绵延无尽,望不到彼端。

    而那玄铁锁链正缠绕着一道黑色的影子,乍一看,身躯堆砌起来足有万仞,黑暗中,一双赤红色的瞳孔格外醒目,其中带着恐怖的戾气,只是与其对视一眼便会感到头皮发麻。

    “那是何生灵,看起来竟只是一道影子?”

    无数修士心寒,尽管那黑影还相隔甚远,但锁链的每一声响动声都会引得人冷不丁打寒颤。

    “影魔一族吗?”

    黄金龙船上,大黄狗眉毛微挑,似乎对于那道黑影有着一些了解。

    “影魔族?”

    书痴慕珊有些骇然,影魔族与泰坦一族都在荒古末世的战争中消声觅迹,在后世鲜为罕见。

    泰坦族战士,得天独厚,不但身形庞大,且力量惊天,一个刚刚出生的小泰坦就能拥有一拳头击碎山峰的力量,而成年的泰坦族人,在他们的拳头下,几乎没有什么生灵能够一争高低。

    与泰坦族一样出生便拥有超强实力的生灵,也就影魔族了。

    他们的肉身没有实体,就像是一道影子,如果修士找不到影魔的心脏,在战斗中必输无疑。

    影魔的影子体积越大,实力自然越强,也越难以击杀。

    他们的心脏很小,影子越大,越好藏匿,让对手无从下手。

    “是何人在发动大雷仙音?”

    那黑色巨影的赤红色眸子闪烁,在黑夜里寻找仙音之所。

    “就是此仙音,将我镇压在鬼山下万年,如今依旧难以脱身,为什么?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而在另外一边,杀气升腾,一阵鬼啸嘶鸣。

    “鬼山王来了!”

    麒麟大圣神色变得凝重,伸手抚摸着不安抖动的小麒麟。

    “只是那锁链缠身的影子,又是谁?”

    轩辕嫣然对于鬼山王是有所听闻的,乃被封印在魔神谷深处的一尊至强生灵,可是对于这道黑影,却没有太多了解。

    “影魔在荒古鼎盛时期,也很少见,但都实力强绝,连对上十凶都不惧。”

    大黄狗严阵以待,而后又唏嘘道:“而体积这般庞大的影魔,着实有些耸人听闻。”

    人们并未看见鬼山王的真容,只是发现在远处的夜色里,一座怪石嶙峋的山脉正在横移过来。

    鬼山王没有真正脱离禁忌,居然是带着镇压他的鬼山一同走出魔神谷的。

    而那被锁链缠绕的影魔,似乎身上的锁链也没有被挣断。

    “二位,大雷仙音不过是我当年在大雷音寺中所参悟,至于封印你们,非我所为。”

    妖岛中传来了紫色仙格的回答。

    仙格前辈也很惊讶那两尊生灵的强大气息,没有小觑,给出了回应。

    眼下魔帝在前,七界强敌在后,如果在给千大域树敌,实在吃不消。

    “非你所为?那会是谁?”

    鬼山中的声音失神自语,但那座山脉还是停下,没有越过千大域的防线,否则一场大战将会立即被引爆。

    “古时还活下了一些生灵,多年来,都在加强中州的封印,只是如今,却不知被谁给解开了。”

    缠绕铁索的生灵喃喃自语,一身强大气息铺天盖地,压得许多人喘不过气来。

    还好这两尊生灵似乎并没有打算要大打出手。

    与此同时,仙格前辈的话,也惊爆了全场,特别是佛土的修士。

    那中年男子居然说自己当年曾在大雷音寺参悟大雷仙音,要知道大雷音寺在十万年前就不知所踪了,也许已经不复存在。

    “果然都是很古老的生灵,不属于这个时代了。”

    青无叶双眼微眯,如今的局势,就连他这种乱世盟主级别的人物也很难看清,天知道千大域的某个角落,是否还封印着什么。

    “鬼山王,老屠夫,和这群蝼蚁废话什么,快将他们杀了,助本尊出岛。”

    而在妖岛深处,魔帝的声音陆续传来。

    对于魔帝,鬼山王、老屠夫多少忌惮,在万年前的黑暗年代,他们都沉寂蛰伏了下去,避开魔帝的锋芒。

    “难道你们敢违命?”

    魔帝声音低沉了不少,带着几分怒火。

    鬼山王眼神变得阴冷道:“笑话,如今你已不复当年,还想对我二人呼来喝去吗?”

    “不错,你罪孽深重,不该存世。”老屠夫也终于硬气了一回。

    当年,他们都是强绝的生灵,奈何魔帝横空出世,将他们死死压下。

    “笑话,什么是罪孽?你们杀的人还少吗?”魔帝讽笑。

    鬼山王道:“我等杀人,皆有因果,而你杀人,违逆天和。”

    “什么是因果?什么是天和?只要能助本帝一臂之力,就算死了,那也是荣耀!”

    魔帝放生大笑,在他眼中,众生皆蝼蚁,没有什么是不能杀的。

    “既然你们执迷不悟,待本帝出世,将是你二人的死期!”魔帝没有在继续交流下去,而是直接发出狠话,将老屠夫、鬼山王拉到了自己的对立面。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