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作死小队 > 第五卷 血染江湖 第二十一章 乔段斗酒


    “大恩不言谢,以后有用得着乔某的地方或者丐帮的地方,还请派人将此信物随意递给我丐帮弟子,我一定会收到的。”乔峰将一个信物交给了段誉说道。

    “不用,不用,我们不过是举手之劳,而且佛家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所以我救你就是在帮我自己。”段誉谦虚道。

    “好个救人就是帮自己,你这个朋友我乔峰交定了。但是乔某还有要事在身,下次我一定要和段兄弟一醉方休。”乔峰拍着段誉的肩膀说道。

    “好说,好说。”段誉有些承受不住乔峰的重手,咧着嘴说道。

    “快放手!你把我段郎都拍疼了。”木婉清在旁边一把拿开乔峰的手说道。

    “是我激动了,抱歉。”乔峰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事,呃,那位姑娘是在等乔大哥么?”段誉这时指着岸边拿着包裹等待的阿朱说道。

    “那人看着眼熟。”乔峰看着阿朱的身影思索道。之前阿朱喊话只是声音清楚,身影因为距离较远,所以乔峰看着不是很真切。

    “乔大哥!”阿朱看到乔峰后喊道。

    “这声音?是刚才帮助我们的人,是船上的那位姑娘。”白世镜说道。

    听完白世镜的话,乔峰突然很想见到这位姑娘。

    第二日中午,乔峰因为烦闷而在松鹤楼喝酒,阿朱则在旁边说笑试着给乔峰解闷,而这时段誉也带着家将来到了松鹤楼。

    “乔大哥?”段誉一上楼就看到了乔峰阿朱。

    “段兄弟?”乔峰看到段誉也很惊讶。

    “看来我们是真的有缘,今日一定要痛饮一杯。”段誉说道。

    “一杯怎么够,小二上酒,上十斤!”乔峰豪放地说道。

    阿朱并没有阻止乔峰喝酒,虽然她已经看到乔峰喝完两斤酒,但是之前乔峰说了今日有仗要打,所以一定要饮足酒方能打的尽兴。

    “十斤?我们这些人怎么喝的完?”段誉疑惑道。

    “哈哈,十斤怕是都不够我一人。”乔峰笑道。

    “既然如此,那我今日奉陪到底,我倒要看看乔大哥的酒量到底在哪。”段誉被乔峰的豪气所染,也豪迈地说道。

    “好,干!”乔峰帮段誉把酒倒满,然后自己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段誉同样也将酒一饮而尽,这满满的两大碗酒一斟,段誉登感酒气刺鼻,有些不大好受。他在大理之时,只不过偶尔喝上几杯,哪里见过这般大碗的饮酒,不由得皱起眉头。

    “原来段兄弟不胜酒力,是我唐突了,段兄弟浅尝辄止就好。”乔峰看到段誉的表情知道他并不是杯中人,所以说道。

    这句话翻译成现在话就是“我干了,你随意。”一般男人听到这种话都不能忍,更何况是此刻内心烦闷的段誉。

    “诶,既然说好陪乔大哥喝酒,怎么能不喝尽兴,乔大哥也莫要小瞧我,我喝起酒来连自己都害怕。”段誉此时逞强说道。

    “好!那我们干!”

    “干!”

    段誉因为廖化等人的出现提前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虽然段正淳不介意,但是他自己心里也不好受。他认为这是廖化等人故意的,否则为什么不在私下和他说,非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让他段氏下不来台。

    之后廖化等人更是纵火天龙寺,抢走了六脉神剑谱。最可气的是居然还给他送了回来,并嘱咐让他练习。段誉认为廖化这伙人之所以可以这样肆意妄为的欺辱别人就是因为他们“武功高强”,所以段誉发誓一定要练好武功,一定要让廖化等人的行为得到制止。

    于是他开始认真练习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至于六脉神剑因为他的内力不足,所以并没有修炼,不过他倒是学会了一阳指。教他一阳指的人正是他的两个父亲,段正淳白天教,段延庆晚上教。

    虽然段延庆是四大恶人之首,但是他自从知道段誉是自己的儿子之后就不再作恶了,反而是听从廖化等人的劝阻暗中保护起段誉来,并在晚上教授段誉武学技巧。

    而段誉因为知道段延庆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也没有过多排斥,他是学儒家经典出生,面对自己的亲生父亲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视而不见,所以才开始和段延庆学习起来。

    虽然段延庆的地位不如段正淳,但是要说到武学方面,两个段正淳绑一块也不如段延庆,而在段延庆的指导下,段誉的武艺与日俱进。

    这次段誉来无锡正是为了他的“妹妹”,段正淳自从知道了自己又这么多女儿后,就派段誉四处将自己的妹妹接回。这次来无锡就是接在慕容家族做事的阿朱和曼陀罗山庄的王语嫣。

    那乔峰见他竟喝得这般豪爽,倒颇出意料之外,哈哈一笑,说道:“好爽快。”端起碗来,也是仰脖子喝干,跟着便又斟了两大碗。

    段誉笑道:“好酒!好酒!”呼一口气,又将一碗酒喝干。这一大碗便是半斤,段誉一斤烈酒下肚,腹中便如有股烈火在熊熊焚烧,头脑中混混沌沌。

    乔峰见他霎时之间醉态可掬,心下暗暗可笑,知他这第三碗酒一下肚,不出片刻,便要醉倒在地。

    段誉未喝第三碗酒时,已感烦恶欲呕,待得又是半斤烈酒灌入腹中,五脏六腑似乎都欲翻转。他紧紧闭口,不让腹中酒水呕将出来。突然间丹田中一动,一股真气冲将上来,只觉此刻体内的翻搅激荡,便和当日真气无法收纳之时的情景极为相似,当即依着段延庆所授的法门,将那股真气纳入大椎。体内酒气翻涌,竟与真气相混,这酒水是有形有质之物,不似真气内力可在道中安居。他却也任其自然,让这真气由天宗而肩贞,再经左手掌臂上的小海、支正、养老诸而通至手掌上的阳谷、后豁、前谷诸,由小指的少泽中倾泻而出。这时他小指之中,却有一道酒水缓缓流出。

    初时段誉尚未察觉,但过不多时,头脑便感清醒,察觉酒水从小指尖流出,暗叫:“太棒了!”

    他左手垂向地下,乔峰并没留心,只见段誉本来醉眼,但过不多时,便即神采奕奕,不禁暗暗生奇,笑道:“段兄弟酒量居然倒也不弱,果然有些意思。”又斟了两大碗。

    段誉笑道:“我这酒量是因人而异。常言道:酒逢知己千杯少。这一大碗嘛,我瞧也不过二十来杯,一千杯须得装上四五十碗才成。兄弟恐怕喝不了五十大碗啦。”说着便将眼前这一大碗酒喝了下去,随即依法运气。他左手搭在酒楼临窗的栏干之上,从小指甲流出来的酒水,顺着栏干流到了楼下墙脚边,当真神不知、鬼不觉,没半分破绽可寻。片刻之间,他喝下去的四大碗酒已然尽数逼了出来。

    乔峰见段誉漫不在乎的连尽四碗烈酒,甚是欢喜,说道:“很好,很好,酒逢知己千杯少,我先干为敬。”斟了两大碗,自己连干两碗,再给段誉斟了两碗。段誉轻描淡写、谈笑风生的喝了下去,喝这烈酒,直比喝水饮茶还要潇洒。

    他二人这一赌酒,登时惊动了松鹤楼楼上楼下的酒客,连灶下的厨子也都上楼来围在他二人桌旁观看。

    乔峰道:“酒保,再打二十斤酒来。”那酒保伸了伸舌头,这时但求看热闹,更不劝阻,便去抱了一大坛酒来。

    而四大护卫此时都是纳闷,公子爷什么时候酒量变得这么好,平时怎么看不出来。

    阿朱则是一脸崇拜地看着两个人,虽然她不喜饮酒,但是能看到如此惊人的酒量她还是很佩服的。这种感觉就跟我们看人家大胃王吃饭一样,虽然我吃不了那么多,但是看别人吃,再说两句“卧槽”,也是很痛快的。

    “还未问段兄弟此次来走亲戚,敢问府上是?”乔峰问道。

    “此时还请乔大哥见谅,之前我没有倒出实情,其实我这次来的目的并不是走亲戚,而是为了找我的妹妹。”段誉说道。

    “那可曾找到,如果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发动本帮兄弟帮你一同寻找,我们丐帮别的不说,找人能力绝对是一等一的快。”乔峰说道。

    “那太好,我妹妹在慕容府上做事,但是我今天听说慕容府前两天出了点事……”

    “你妹妹叫什么?没准我能帮你找到她。”这时阿朱突然出声道。

    “这位姑娘是?”段誉这才想起他还不知道阿朱是谁。

    “这是阿红姑娘,昨天晚上帮了我大忙,我答应送她回家。可是却被事耽误了。”乔峰说道。

    “阿朱姑娘,你怎么能帮我找到妹妹?难道你和慕容家的人很熟?”段誉问道。

    “那当然……当然很熟了,我和她家的丫鬟关系很好的。”阿朱刚要说出自己的身份,这才想起她之前骗乔峰自己是杭州人,所以才又改嘴道。

    “那太好了,我要找的是听香水榭的阿朱姑娘。”

    “什么?!”阿朱听到这里突然站了起来,吓了二人一跳。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veryok.net,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