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作死小队 > 第五卷 血染江湖 第二十五章 杏林大战4


    众人瞧那驴背上之人时,只见他缩成一团,似乎是个七八岁的孩童模样。谭婆伸手一掌往他屁股上拍去。那人一骨碌翻身下地,突然间伸手撑足,变得又高又大。众人都是微微一惊。谭公却脸有不豫之色,哼了一声,向他侧目斜睨,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随即转头瞧着谭婆。

    那倒骑驴子之人说是年纪很老,似乎倒也不老,说他年纪轻,却又全然不轻,总之是三十岁到六十岁之间,相貌说丑不丑,说俊不俊。他双目凝视谭婆,神色间关切无限,柔声问道:“小娟,近来过得快活么?”

    这谭婆牛高马大,白发如银,满脸皱纹,居然名字叫做“小娟”,娇娇滴滴,跟她形貌全不相称,众人听了都觉好笑。

    但每个老太太都曾年轻过来,小姑娘时叫做“小娟”,老了总不成改名叫做“老娟”?众人正想着这件事,只听得马蹄声响,又有数匹马驰来,这一次却奔跑并不急骤。

    乔峰却在打量那骑驴客,猜不透他是何等样人物。他是谭婆的师兄,在驴背上所露的这手缩骨功又如此高明,自是非同寻常,可是却从来未曾听过他的名字。

    那数乘马来到杏子林中,前面是五个青年,一色的浓眉大眼,容貌甚为相似,年纪最大的三十余岁,最小的二十余岁,显然是一母同胞的五兄弟。

    吴长风大声道:“泰山五雄到了,好极,好极!什么好风把你们哥儿五个一齐都吹了来啊?”泰山五雄中的老三叫做单叔山,和吴长风甚为熟稔,抢着说道:“吴四叔你好,我爹爹也来啦。”吴长风脸上微微变色,道:“当真,你爹爹……”他做了违犯帮规之事,心下正虚,听到泰山“铁面判官”单正突然到来,不由得暗自慌乱。“铁面判官”单正生平嫉恶如仇,只要知道江湖上有什么不公道之事,定然伸手要管。他本身武功已然甚高,除了亲生的五个儿子外,又广收门徒,徒子徒孙共达二百余人,“泰山单家”的名头,在武林中谁都忌惮三分。

    跟着一骑马驰进林中,泰山五雄一齐上前拉住马头,马背上一个身穿茧绸长袍的老者飘身而下,向乔峰拱手道:“乔帮主,单正不请自来,打扰了。”

    乔峰久闻单正之名,今日尚是初见,但见他满脸红光,当得起“童颜鹤发”四字,神情却甚谦和,不似江湖上传说的出手无情,当即抱拳还礼,说道:“若知单老前辈大驾光临,早该远迎才是。”

    那骑驴客忽然怪声说道:“好哇!铁面判官到来,就该远迎。我‘铁屁股判官’到来,你就不该远迎了。”

    众人听到“铁屁股判官”这五个字的古怪绰号,无不哈哈大笑。王语嫣、阿朱、阿碧三人虽觉笑之不雅,却也不禁嫣然。泰山五雄听这人如此说,自知他是有心戏侮自己父亲,登时勃然变色,只是单家家教极严,单正既未发话,做儿子的谁也不敢出声。

    单正涵养甚好,一时又捉摸不定这怪人的来历,装作并未听见,朗声道:“请马夫人出来叙话。”

    树林后转出一顶小轿,两名健汉抬着,快步如飞,来到林中一放,揭开了轿帷。轿中缓缓步走出一个全身缟素***。

    那***低下了头,向乔峰盈盈拜了下去,说道:“未亡人马门温氏,参见帮主。”

    乔峰还了一礼,说道:“嫂嫂,有礼!”

    马夫人道:“先夫不幸亡故,多承帮主及众位伯伯叔叔照料丧事,未亡人衷心铭感。”她话声极是清脆,听来年纪甚轻,只是她始终眼望地下,见不到她的容貌。

    乔峰料想马夫人必是发见了丈夫亡故的重大线索,这才亲身赶到,但帮中之事她不先禀报帮主,却去寻徐长老和铁面判官作主,其中实是大有蹊跷,回头向执法长老白世镜望去。白世镜也正向他瞧来,两人的目光之中都充满了异样神色。

    那马夫人一直垂手低头,站在一旁,背向众人,听得徐长老说话,缓缓回过身来,低声说道:“先夫不幸身故,小女子只有自怨命苦,更悲先夫并未遗下一男半女,接续马氏香烟……”她虽说得甚低,但语音清脆,一个字一个字的传入众人耳里,甚是动听。她说到这里,话中略带鸣咽,微微啜泣。杏林中无数英豪,心中均感难过。同一哭泣,赵钱孙令人好笑,阿朱令人惊奇,马夫人却令人心酸。

    只听她续道:“小女子殓葬先夫之后,检点遗物,在他收藏拳经之处,见到一封用火漆密密封固的遗书。封皮上写道:‘余若寿终正寝,此信立即焚化,拆视者即为毁余遗体,令余九泉不安。余若死于非命,此信立即交本帮诸长老会同拆阅,事关重大,不得有误。’”

    马夫人说到这里,杏林中一片肃静,当真是一针落地也能听见。她顿了一顿,继续说道:“我见先夫写得郑重,知道事关重大,当即便要去求见帮主,呈上遗书,幸好帮主率同诸位长老,到江南为先夫报仇来了,亏得如此,这才没能见到此信。”

    众人听她语气有异,既说“幸好”,又说“亏得”,都不自禁向乔峰瞧去。

    “够了,我看不下去了。你太能装了,咋怎么能装呢?”破军打破了周围的氛围说道。

    “你是哪个,我丐帮马夫人说话哪有你说话的份,来人给我拿下!”徐长老说完,发现周围的丐帮弟子都没有动。他是没见到破军发飙,但是之前的丐帮弟子可见识过。

    “看来这丐帮真是变了,我这老头子说话都不好使了。”徐长老说着还狠狠地瞪了一眼乔峰。

    “给你脸了是吧。”同样的***,同样的问道,只不过被踩的人从风波恶变成了徐长老。而此时正在被阿朱上药的风波恶看到徐长老和他一样被踩,居然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

    “破军兄弟,那是我丐帮长老!”乔峰说完就想上前阻止,而这时破军已经踩完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帮主!”看到徐长老被破军欺辱,丐帮众看不下去了,一起向乔峰说道。

    “见过不要脸的,但是没见过你们这么不要脸的,都想把他轰下去了,怎么还有脸让他帮你们出头?”破军不屑地说道。

    “破军兄弟……”乔峰脸色一变刚要说什么,这时廖化就开口道:“行了,你们也不用废话了,你们不就是想说乔峰是契丹人么,还有三十年前那场大战是吧。”

    廖化语不惊人死不休,他的话像是一颗炸弹扔到了水池中,激起了千层浪。

    “你怎么知道,看你外边不过二十出头岁(古代人长的老)怎么会知道当年的事情?!”问话的人正是倒骑驴的赵钱孙。

    “我知道的多了,我不仅知道你们那一战非常的惨烈,而且你们明明知道那是你们的错,却致死不愿承认!”廖化指着赵钱孙说道。

    “阿弥陀佛,老衲愿承认当年的错误。”众人回过头来,只见杏子树后转出一个身穿灰布衲袍的老僧,方面大耳,形貌威严。

    徐长老叫道:“天台山智光大师到了,三十余年不见,大师仍然这等清健。”

    智光和尚的名头在武林中并不响亮,丐帮中后一辈的人物都不知他的来历。但乔峰、六长老等却均肃立起敬,知他当年曾发大愿心,飘洋过海,远赴海外蛮荒,采集异种树皮,治愈浙闽两广一带无数染了瘴毒的百姓。他因此而大病两场,结果武功全失,但嘉惠百姓,实非浅鲜。各人纷纷走近施礼。

    “承认有个屁用,你们无缘无故杀了他的母亲,拿到承认就有用么?”破军指着乔峰说道。

    “原来他们说的是真的!”乔峰之前一直对廖化的话将信将疑,但是此时他才完全相信廖化所说之事。

    赵钱孙道:“咱们是为国为民,不能说是做错了事。”智光摇头道:“错便错了,又何必自欺欺人?”

    “我替你们说吧……”接着廖化将和乔峰说的话又当着众人说了一遍。

    “这位施主是从何而知?难道是故人之后?”智光问道。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天底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廖化又说道:“乔峰学武进境既快,为人慷慨豪侠,待人仁厚,对帮主恭谨尊崇,后来立功愈多,威名愈大,丐帮上上下下一齐归心,便是帮外之人,也知丐帮将来的帮主非乔峰莫属。

    但汪帮主始终拿不定主意,便由于乔峰是契丹人之故。他试乔峰三大难题,乔峰却一一办到,但仍要到他立了七大功劳之后,汪帮主才以打狗棒相授。那一年泰山大会,乔峰连创丐帮强敌九人,使丐帮威震天下,那时汪帮主更无犹豫的余地,方立你为丐帮帮主。我想问一句,丐帮数百年来,可有第二个帮主之位,如乔峰这般得来艰难。然而即便如此,你们仍想篡夺他帮主之位!”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veryok.net,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