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运通天 > 正文卷 第二十一章 有点皮


    两人来到酒店附近的大红棚烧烤,这里也是汉县最有名的烧烤店之一,时间刚刚八点,正是生意最好的时候。

    桌子都是临时支起来的,当然谈不上什么环境优雅,可这样拥有烟火气的地方才是最真实的人生。

    楚七月明显缺少这样的生活历练,其实张合欢也缺少,但是人生回档之后,他已经迅速接受了现实,并积极尝试这些过去不屑尝试的事情,并不一定非得吃鹅肝喝拉菲才能享受人生,吨几杯生啤撸几把串儿的感觉其实更过瘾。

    张合欢叫了一箱啤酒,放着起子不用,很熟练地用两根筷子打开了瓶盖,开瓶的时候发出波的一声,有打开香槟的愉悦感觉。

    楚七月知道他在故意显摆,不过也不得不承认这厮开瓶的架势非常潇洒。

    张合欢一不小心又超前了,用这张方式开酒真正流行起来要到六年以后,随着小视频的推广,这种开瓶方式如同野火燎原一般迅速蔓延。

    张合欢点得都是白串,烤串也有讲究,鹏城相传为烧烤发源之地,因为当地烧烤盛行,其中自然出现了不法商贩为了牟利的种种灰色行为,懂行的人都喜欢点白串,这样的肉串不用腌制,也不要撒上孜然辣椒面等佐料,只是单纯在肉串上撒盐,追求食材的本味。

    白串只能用本地小山羊来烤味道最正,外地的羊肉都带着一股子膻气,很难以次充好。

    楚七月小心用带来的纸巾擦了擦铁钎子的尖端,这才开始撸串,第一次尝试这种白串居然还很好吃。

    张合欢端起啤酒杯:“这顿其实应该你请。”

    “凭什么?”

    “你忘了,那天咱俩飙车你输给我了。”

    楚七月端起酒杯没跟他碰杯自己一口气喝完了:“别提那件事,我到现在都没弄明白,你那破宗申90怎么能胜过我?你到底改装什么了?”她认定张合欢的那辆宗申肯定改装了。

    “这是个秘密,我目前还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咱俩关系还没亲密到那个程度。”

    楚七月将酒杯重重顿在桌上:“我对你的任何秘密都不感兴趣。”

    张合欢道:“我对你的秘密感兴趣。”两只贼亮贼亮的眼睛望着楚七月的胸脯。

    楚七月发现了他的不怀好意:“张合欢,你信不信我把你两只眼睛给串起来烤了。”

    “如果能够通过这种方式看清你的内心世界,我不介意。”

    “我介意,你脸皮可真厚!”

    “脸皮厚才能吃到天鹅肉。”

    张合欢递给她两串刚烤好的白串,好心提醒:“小心拿低点,别烫手。”

    楚七月道:“那养猪的为什么一口咬定是你把他腿打断了?”

    “这事儿说来话很长。”

    “说出来听听。”楚七月很好奇。

    张合欢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简单说了一遍。

    “你真是记者?”

    张合欢点了点头。

    楚七月道:“我最讨厌记者,你们当记者的好人不多,就喜欢捕风捉影颠倒黑白。”

    “偏见,哪行哪业都有好人,也都有坏人。”

    “你肯定不是好人!”

    “既然我不是好人你昨天喝多了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我说我拨错电话了你信吗?”

    “信,缘分这事儿说不清道不明的,我第一眼看见你就觉得跟你特有缘。”

    楚七月一点都不相信:“这话跟多少姑娘说过了?”

    张合欢努力想了想:“你肯定是最后一个。”

    “你都没死怎么这么肯定。”

    “相信一见钟情吗?”

    “相信,可我见你都两回了还没那种感觉。”

    张合欢笑了起来:“那叫读你千遍不厌倦,你一点都不了解自己,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能看出来,你对我有感觉,只是你内心麻木,大脑反应比较迟钝。”

    “你还真是有点特别。”

    “我没说错吧,你再仔细体会体会,就会发现我更多特别的地方。”

    “特别不要脸!”楚七月笑着说,不过她也承认跟张合欢聊天很有趣,他虽然不怀好意但是并不讨厌,楚七月心底对他还是感谢的,那天晚上如果不是张合欢出手,她恐怕就被大货车给撞死了。

    张合欢道:“你其实比我进入状态更快,都开始跟我打情骂俏了,这方面我比你传统。”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脑子都是自己的,愿意误入歧途我也不能硬拦着。”

    “昨晚你哭着说我想追你,当时我还不承认,可现在我还是要承认,我的确有点想追你了。”

    楚七月一点都不吃惊,追她的优质男多了,这种话她也不是第一次听到,只是这个有点是什么意思?这个花言巧语的渣男。

    端起面前的那杯啤酒喝完,轻声道:“我吃饱了,得回去了。”

    “浪漫的夜才刚刚开始……”

    “如果没有开始就永远不会结束。”

    楚七月站起身,向他优雅地摆了摆手道:“别送了,我自己走回去。”

    楚七月走出大红棚,外面哗哗就下起了大雨,只好又回去了。

    张合欢也听到了外面哗啦啦的落雨声,知道楚七月十有八九会回来,笑道:“人不留人天留人,我不介意你再坐下陪我畅谈人生,加深一下咱们的感情也行。”

    “我介意!”

    楚七月拿起桌上装着雨衣的塑料袋,转身又走了。

    “嗳,那雨衣好像是我的……”

    汉县广播电台和电视台在同一栋大楼办公和距离县报社不远,周一上午,张合欢拿着白樱的推荐信去找了孔台长,孔台长看了推荐信,他其实是白樱的三舅,白樱提前也给他打过了招呼。

    孔台长对张合欢缺乏了解,简单翻看了一下张合欢的档案,看到张合欢的学历就皱了皱眉头道:“原则上你这种三本学历我们是不收的,不过白樱说你业务能力很强。”

    “只能说比较优秀!”张合欢从来不知道谦虚,尤其是找工作的时候。过去他也主持过招聘工作,招得是高管,应聘者如果谦虚说自己不行,张合欢马上就赶人,你自己都知道不行了还登门应聘,这不是没事找抽吗?

    孔台长因为这自夸满满的话抬头端详了一下张合欢,年轻人长得不错,但是对他们广播电台来说长相还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声音条件,不过张合欢也不是来应聘播音员的。

    “这样吧,你先去《祝你健康》栏目组吧,他们那边最近缺人,你去找栏目组老苏,让他带你去人事科办一下入职手续,先适应一下电台的工作环境,以后再安排你去合适的岗位。”

    张合欢没想到这么顺利,本以为还要考核自己的专业技能啥的,白樱的推荐信起到了关键作用,果然任何时候都是朝里有人好做官。

    张合欢告辞离开的时候,孔台长忍不住问:“小张,你跟白樱什么关系啊?”

    张合欢愣了一下,马上答道:“那是我姐!”

    “你姐?”

    张合欢点了点头道:“表姐!”

    孔台长笑了起来:“我是她三舅,我怎么不知道呢?”

    张合欢一点都不脸红,笑道:“您是她三舅也就是我三舅了,三舅您以后要是有什么事情让我去干的直接吩咐。”

    孔台长笑着摆了摆手示意他赶紧去吧,张合欢走后,他拿起桌上的电话给白樱打了过去。

    “樱子,那件事我帮你办好了,放心吧!嗯,这小伙子好像有点皮啊!”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veryok.net,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