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梨迦 > 第31章


    砍了满院的竹子,最后只得到一对翅膀,一只兔腿。

    断香想象中的玩具全成了梦幻泡影。

    对此,她十分的郁闷。只能抱着两个玩具躲进房里好好玩,呃……好好研究一番,争取自己下次可以做出精巧的玩具。

    毕竟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嘛。

    等她终于“研究”透彻后,已经是两天之后。想了想,她决定去找小妖,将玩具还给小妖。

    出门的时候,世无生和无怜许是去了玉乡,都不在。

    断香不以为意,直奔后山。

    在她威逼利诱的情况下,两个小妖经过一夜的挣扎,终于磨磨蹭蹭地跟着她离开了后山。

    路上,灰蒙蒙的。

    两只小妖自称三百年多年没有离开后山,见到玉乡灰溜溜的现状不禁咋舌,这是与他们印象中完全不一样的景色啊。

    “若是害怕的话,我可以施展瞬挪法术,将你们直接带出玉乡。”前提是,别再扯住她的裙摆,让她寸步难行了。

    “不,不怕。我们想最后看一眼玉乡。”小妖揪紧了手里的裙摆,摇了摇头,坚强道。

    说得好像要生离死别一样。

    断香实在不理解小妖的心情。若是真的不舍,那就等修炼完毕后再来不就好了吗。

    “大人,玉乡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不仅小妖不明白,玉乡百姓也不明白。

    为什么玉乡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无辜的他们要都不长命?

    为什么每个人在而立之年都要受尽折磨而死?

    为什么好不容易来了个救星,给了他们希望,却在下一刻抽身不管,不闻不问?

    为什么?!

    村民满心的疑问不解,他们蹲守在村头,双目赤红,在无怜和世无生进入玉乡后,第一时间将二人团团围住。

    七天了。

    整整七天,他们不理会他们的痛苦,不理解他们的不安,更不在意求救的铃声,就这么不闻不问地放任他们在玉乡等死。

    “为什么不理我们,为什么不来看我们!”有村民大声质问道。

    “大师因失血过多需要休养,在下忙于照顾大师,所以鲜少有时间来玉乡看望诸位。”

    “呵,我们又出不去,谁知道你们说的是真是假。”人群里,有人冷哼。

    “在下没有说谎的必要。”世无生好脾气道:“如果在下与大师想要欺骗诸位的话,大可以接着不闻不问,而且今日也不会来玉乡了。”

    “你们现在做的与不闻不问又有什么区别呢?”人群中,有一瘦弱的驼背男子站了出来,看向世无生和无怜的眼神凶狠无比,指责道:“这些天我们摇了千百次的铃铛,你们为什么一次都不出现?!”

    “予寿。”世无生看向男子,神态变得有些复杂,“在下并非不理会,只是,你们摇铃的理由仅仅是为了确定无怜是否离开玉乡。在下三番四次向你们保证过,只要玉乡问题不解决,无怜大师就不会离开玉乡,就算大师要离开,在下也会帮你们留住他的。只不过,你们不相信在下罢了。既是不信,解释也无用,那不如大家不再碰面,让彼此都冷静一下,”

    “你说我们不相信你,那你有体谅过我们吗?玉乡盼了三百多年才盼来无怜大师为我们解咒,我们激动之余难免会有不安,担心唯一的救世主离开了,所以才反复找你确认,这是本性使然,能怪我们吗?你身为大夫,不应该心慈仁爱,体谅病人吗?”

    面对予寿的指责,世无生的表情一如既往地温和平淡,实际上内心的怒意在汹涌翻腾着,几乎要脱口而出。

    如果他真是大夫,他们真是病人,那他确实应该体谅病人。

    但是,玉乡这些自私自利的人是他的病人吗?值得他体谅吗?

    呵!

    他扫了一眼愤愤不平的村民,凤目变得凌厉起来,“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应不应该,只有愿意和不愿意。在下留在玉乡,是愿意遵循祖辈遗愿,而不是本该就留在玉乡!你们从来都不是我的责任,更没有资格要求我做任何事!”

    此话一落,人群里安静了片刻,随即——

    “我就说,他们都是靠不住的!”

    “我们只不过是想要一份安心,又有什么错呢。”

    “果然,他根本没把我们当回事,平日还装成一副热心肠的样子呢。”

    “自私,冷血!”

    “伪善的小人!”

    “世小大夫说的没错——”有人站了出来,“从来就没有应不应该。既然如此,那救命的稻草只能自己牢牢抓在手中,藏在怀里,而不是交付于别人,更不该眼巴巴等着他人高兴时的一点施舍……”

    男子环视了一圈村民,眼中多了让人心惊的疯狂,高声道:“不如大家一起把大师和世小大夫留在玉乡吧,这样就再也不怕大师离开了,也不用担心世小大夫不理咱们了!”

    “没错,把他们留下!”

    “我们出不了玉乡,他们也别想离开玉乡。”

    “大家一起上,将他们留下来!”

    “同意,将他们留下来!”

    人群里爆发出一阵激昂的呼声,在世无生和无怜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纷纷涌了上来,十分“热情”地将二人留在玉乡,贴心地安排了住处——破败的鬼神殿里,并让人严加看管起来。

    时隔百年,再次回到命运转折的地方,世无生感慨颇多。

    他微仰头,看着巨大的鬼神像,突然有了倾诉的欲望。他看向从方才进入玉乡开始就未言一语,结跏趺坐的无怜,不解道:“大师,你本是禅与人,为何要答应昭辰国君来玉乡自讨苦吃呢?”

    无怜睁开眼,没有回答世无生的问题,反问道:“施主认为什么是苦呢?”

    世无生沉吟了一会儿,回道:“大概是一出生就被安排好早已注定的一生,人力无法改变的无奈吧。就如同现在的村民,由于过去的痴迷愚昧,以无辜之人献祭,形成业力,现今才有如此报应。想要挣脱,却无济于事,只能在痛苦边缘苦苦挣扎。”

    意料之外的回答。

    无怜以为经过今天一事,世无生会不甘,会怨恨,会认为世家三百多年来的坚持不值得,认为世家三百多年的付出是苦,却没想到,他心中的苦是命运之苦。

    脑中,似乎灵光闪现,原本未解的谜团开始慢慢清晰起来了。

    “施主心中的苦,是认为一切都是既定的。百年前的恶因,带来百年后的恶果。但是施主,世间的一切都是由因缘合成,现在的果是因为过去的因,现在的因又是以后的果,是为因果循环。简单来说,施主苦,是因为勘不破因果。”

    “这……”世无生愣住了,完全没想到这一层。他半晌才回过神,反问道:“那大师以为什么是苦呢?”

    “心。”

    “心?”世无生沉吟了一会儿,了然道:“确实如此。世人皆有八万四千种烦恼,烦恼根植于心中太深,如乌云蔽日,不得风吹,日光不现。这样说来,所有的苦来自心倒也正确。只是……”

    “大师认为心苦,是否说明大师认为自己是清醒且超脱于世俗的旁观家——皆认为正因为世间有太多不公平,蛮横无知的愚人众多,所以才会造成他人的无尽烦恼与痛苦。”

    “阿弥陀佛。”无怜摇头,并不赞同他的说法。“贫僧是凡人,也是众生之一。贫僧之所以说心苦在心,是因为心有执着,便生迷障,迷障于心,不悟自性,这就是真正的苦。”

    “所以,大师的意思是所有的苦都源于自己吗?”世无生皱眉问道。

    待见到无怜点头时,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连带着语气都有些冷厉,追问道:“照大师这样的说法,那三百多年前被用于献祭的无辜书生是他自己活该,与玉乡村民毫无关系吗?这,就是大师所信奉的佛法吗?”

    如果是,那实在是让他失望,也太过可笑了!明明他才是受害者,到头来反倒变成他是罪人。

    “施主认为什么才是佛?”

    “慈悲为怀是佛,悲悯众生是佛,一视同仁是佛,指点迷津是佛,广爱泽被是佛。于寺庙之中,端坐莲台,阐灭菩提,承世间香火,指引众生的便是佛。”

    “阿弥陀佛……”无怜垂眸,缓缓捻转手中的念珠,“这不是佛。或许说,这只能是施主心中佛的形象。”

    “若这不是佛,那大师信奉的佛是什么?”

    “贫僧不信佛。”

    “……什么?!”

    世无生错愕地看着无怜,压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半天才回过神,不可置信道:“大师,你,你你说你……不信佛?!”

    “阿弥陀佛。”无怜面色不变,轻捻佛珠。

    “那,那你念的是什么?你信的又是什么?”世无生彻底糊涂了。

    “施主的佛不是贫僧的佛。贫僧的佛,也不是用来信奉的。”

    “哦?不是用来信奉?那寺庙里供奉的是什么?”

    “那是形相并非实体存在,是因因缘和合而生,为了随顺世俗,安立假名称之为“佛”罢了。”

    “既然你不信佛,供奉的也不是佛,你又为何自称贫僧,自诩“佛门弟子”?”

    “如贫僧方才所言,佛门也并非实体存在的,只是为了方便教化众生,安立假名称之为“佛门”罢了。”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veryok.net,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