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穿书后,全家都是反派,我怂了吗! > 正文 第33章:苏乞儿考学


    卫殊和楚兰枝一左一右地端坐在太师椅上,苏团子站在学堂中间,外廊上围站了一圈学童,一个个噤声地等着先生发话。

    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

    外廊上的学童围观别人考学仍心有余悸,鬼知道当初他们是怎么考过的,面对先生的死亡迫视,能挺住接他几眼刀子都不错了,侥幸活下来的那真是祖坟上冒了青烟,才进得了这三味书院。

    苏团子的紧张更是不用说,他紧握的拳头滴滴地往下渗着汗水。

    卫殊扫了眼堂上众人后,开口道:“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自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义,此话里,开市既是为了各尽所有、各取所需,为何又要设限日中为市?”

    楚兰枝斜一眼过去,很是不满,之所以觉得他问得过分,是因为她连题目都听不懂。

    钱团子一个劲地摇头,“完了,这么刁钻的问题,先生也好意思问得出口。”

    苏团子沉思过后,细细说来,“此话出自《周易•系辞》,呈现的乃神农时期的集市风貌。”他一开口,就是标准的答题模式。陈述时代背景,民情风俗和管制条例,一一道尽个中缘由,说得人为之信服。

    卫殊听后,冷肃的表情未见松动,继续发问:“说说大殷朝现有的“四市”。

    这问得有多深,就连饱览话本子的宋团子都答不上来,他机敏地嗅到了什么,“先生莫不是在考科举?”

    这一题题问的,尽是科举惯常考的四书五经和策论。

    岁岁同情地瞧着苏团子,“你是说,爹爹在考他应试的功底?”

    宋团子不置可否,“这题怕是会试的难度。”

    苏团子深吸一口气,紧声回道:“四市对应的是药市、香市、花市和珠市。”他一一例举各市利弊,文化功底之深厚,竟能在堂上出口成章。

    卫殊就剩下最后一问了,他随意道:“从古论今地讲述开市的意义。”

    这题一出,学堂里倒吸声连成一片。

    宋团子自觉不配被问到这题,这是殿试的策论啊!

    楚兰枝听得似懂非懂,但以卫殊的脾性,能让他问到最后的,不管结果是成与不成,苏世卿都是个中翘楚了。

    苏团子紧张得汗水往外飙,他理了理头绪,费劲心神地把所知所思所想罗列成知识点,将繁荣市场、民生喜乐、增收赋税等等利好一一说了出来,言毕,学堂里死寂无声,可闻及窗外的落雪轻盈地坠在地上。

    学童们崇拜地看着他,憋着为他鼓掌的冲动,等着卫殊发话。

    楚兰枝在卫殊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的起伏,唯见失望,见他站起,她心里一紧,跟着站了起来。

    卫殊觉得苏世卿的格局太小了,他这年纪已然形成了固定的思维,要想打破这个模式去开阔他的眼界,太难。

    他硬声开口,举一例而让所有人都心服口服。

    “丝绸之路,横贯东西、纵横南北,兴的是中原与蛮夷的举世繁荣,避的是西北边境长达数百余年的骚乱战患,何解?”

    他说的市是国与国的市,随着他一一道尽家国天下事,格局之大,让苏团子深深地埋低了头。

    最后,他说了对苏团子的评判,“不予过。”

    外廊上哀声四起。

    年年紧紧地看着楚兰枝,他在心里呼唤着娘亲,能帮苏世卿的,就只有她了。

    卫殊当着所有学童的面说出这句话,不留一丝余地,他这是铁了心的不想收苏世卿。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哪有收回来的道理。

    他如此放话,把自己架在高位上下不来,她就给他递梯子,让他一步步地走下来。

    楚兰枝出招了。

    “你说过钱清玄是你的关门弟子,是不是因为这原因,你才不收的苏世卿?“

    她见他目光稳稳地看了过来,又道:“怕收了这孩子,破了这个关门弟子的门规,你担心那些慕名而来拜师的人,又来踏破这三味书院的门槛是不是?“

    这话先抑后扬,明里浅责于他,实则把他吹捧到了天上去,他哪里敢生她的气。

    卫殊轻慢道:“三味书院的门槛不会被人踏平,只会水涨船高,苏世卿不过,是他跨不过如今的高门槛。“

    这话听得在场的学童们通体舒畅,尤其是钱团子,他又是卫氏门生又是关门弟子,以后在三味书院都可以横着走。

    “不知秀才能不能踏进这高门槛?“楚兰枝试探着问了一句,这一试,他紧绷的表情松了下来。

    若是朝廷县试过了的童生都进不了他这三味书院,那他这谱也摆得太大了,她拿朝廷来压他一头,他不得不低头。

    “童生的话,这门可以随意进。“卫殊见好就收,顺着她递过来的梯子,稳稳地走了下去。

    楚兰枝为苏团子争取到了一线希望。

    苏世卿见师娘帮他帮到了这个地步,从心底里对她感激万分。

    他总归是要走上这一条仕途,童试是必经之路,若能考取童生进入三味书院,让卫殊指点一二,对他之后的乡试、会试以至于殿试,无疑是最强有力的支持。

    而下月就有知县主持的一场童试,他要应试。

    钱团子无比卖力地为苏团子打气,他使劲地拍了拍苏团子的肩背,“你很厉害,换作是我,先生压根就不屑于问我问题,他问你那是瞧得起你!”

    宋团子揶揄道:“若是先生问我,那得是这么问,四书指哪四书?”

    钱团子回他:“《大学》、《中庸》、《论语》、《孟子》。”

    宋团子又闹道:“五书是哪五书?”

    钱团子热情地捧场,“《诗经》、《尚书》、《礼记》、《周易》、《春秋》。”

    苏团子看着这俩人嘻嘻哈哈地笑闹个不停,他更低落了。

    年年和岁岁站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哪有这么安慰人的,他俩就这水平都考上了三味书院,苏世卿甩他们几条街还落了榜,是个人就想不通。

    “你别理这俩货,”岁岁凭借着对钱宋两团子丰富的实战经验,一眼看穿了他们的企图,“他们打赌压了你能进学堂,输不起。”

    年年也补了刀,“押一赔三。”

    苏团子总算明了他们为何会如此热情地给他鼓劲了,原来如此。

    钱团子和宋团子顿时脸上无光,他们忿了兄妹俩一眼,临走前和苏团子豪气地说道:

    “你放心去应试,后勤保障我们给你包了!”

    “好好考,争取拿个童生回来,兄弟们给你敲锣打鼓,夹道欢送!”

    苏团子被弄得哭笑不得,他心情见好地抬头问了岁岁,“你打赌了么?”

    岁岁没想到他会这么问,很不自在地抬高了下巴。

    苏团子又道:“你赌的是什么?”

    岁岁傲娇地哼道:“我站娘亲这边,赌的是“中”。“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veryok.net,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