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猎户家的小娇娘 > 正文 第193章:贪官好官


    徐丹刚洗完头发,发梢还带着水汽,倚靠在榻上,显得慵懒又娇软,“周大哥,刚刚志强来家里说什么?”

    周勤帮她梳头,淡淡说道:“没什么,今年桂花开得很好,种起来比玫瑰和茉莉容易,有不少村民想要花苗,他来征求我意见罢了。”

    “……哦。”

    “丹娘,我这两日想吃你做的肥肠,家里好久没吃了。”

    徐丹揶揄道:“你啊你,正经好肉不爱吃,专挑这些刁钻的来烦人。”

    周勤勾了勾唇,温声道:“我若事事正经,丹娘未必欢喜。正因我口味刁钻,才要娘子心疼一二才治得了呢。”

    徐丹捶他一拳,嗔道:“别浑说,如今孩子大了,你说话可得经心着点。一不小心被他们听到学了去,若在外头学舌的话可怎么好。”

    周勤把她抱到怀里,轻声道:“如今在房里呢,何须如此小心谨慎。让他们看见我们夫妻恩爱有何不好,总比那些个整日吵嘴动手的父母好多了。”

    徐丹皱起小鼻子做个鬼脸臊他,“说得冠冕堂皇,实则你还不是……”

    周勤调笑道:“不是什么?嗯?”

    徐丹毫不客气一把打上那游离自己腰间的大手,恼火道:“没脸没皮,蜜蜜一定是像你。”

    周勤笑了笑,没反驳,只拿话头轻声哄她。

    次日周勤像往常一般出门了,可是他没有径直去猪肉摊买下水,而是进了县令的府邸。

    他被县令请去喝茶了。

    这虽说是请,但却不容拒绝,没有一丝的客气。

    周勤恭敬行礼道:“草民周勤,见过冯县令。”

    冯县令一来便给他带了个高帽:“周老板,坐。”

    周勤一脸惶恐,“草民可当不得这个称呼,大人可要折煞我了。”

    冯县令面上像个弥勒佛一般温和一笑,但那双精明的眼可又是另一番感觉了,“哎,周老板何必谦虚,说来本官也很是吃惊,无意中看了契簿才发现原来周老板名下已经有这么多产业了,真是前途不可小觑啊。”

    “上头命我管理一方百姓,我可不能官商、农户不分,周老板您说对不对啊?”

    刘管家说过,这个县令是一个贪财的好官。

    他既为百姓洗刷冤屈,更为官商开通后门行方便,只要有钱财即可。

    他不爱美人,不好美食,只爱财。

    他爱财,却又用于民,所以刘管家才说他是一个贪财的好官。

    刚刚县令的说便在点明周勤如今小有产业,若不拿出点好处来,说不定户籍等级便要改一改了。

    商户缴纳的各项名头税可比农户多多了。

    周勤不知县令是何意,只能打起精神应对,“草民自认不过得了些运道,能比普通农户日子过得轻松些。关于草民的产业,还请大人听我慢慢听我禀告。”

    “石头村是为收纳之前流落街头的一帮乞儿和孤苦的老人家,他们要么年弱,要么年迈有疾,根本做不得什么。十几张嘴都要吃饭,说来还没有能平账呢。”

    “再说茶场,茶树最少三年才能采收,那时候会是什么情况我也尚不能知晓。况且如今常要请乡亲们去做活,说来最得益处的还是他们。”

    “庄子那是我内人外家那头急着出售,我们便顶下了。佃田的分成我们收得很低的,大人不信可以去查。”

    “顺意客栈招贼一事,相信大人还有印象。他们是铁骨铮铮的将士,若不是生活所迫,怎会背井离乡来讨生活。我也不过给他们一个遮盖的地罢了。”

    周勤娓娓道来,把自己的产业和目前的情况先主动上报。当然,还是要留着底的。

    冯县令不满道:“周老板好口才,一桩桩一件件分析得很是清楚,但你镇上还有门面,同时还有两个作坊呢,这又怎么说!”

    “两个作坊是季节性的,一年也不过秋冬才有,前后不过几个月的时间。镇上都是小门面,比不得别人那些日进斗金的。我时常都还是弯腰在地里田间的干活,没有一刻停歇的。”

    冯县令悠闲喝着茶,又问:“本官还听说,你组织了一个商队?”

    看着情形,冯县令是早有准备。

    “那是如今乡亲们勤快,土地上出产的粮食越来越多,若是不跑动一二,到时便得贱卖。我也不过想着到别的地界看看,宣扬一下家乡的风土人情罢了。说是商队周某可不敢当。”

    冯县令陡然发难,“周勤,你倒油嘴滑舌专门推脱,难不成你全是倒贴,这么多产业没一个有进项的不成?!”

    周勤躬身不卑不亢的应答:“草民不敢,草民说的句句属实,的确不过略有薄产,而且都是以内人的嫁妆起家的,实在不敢称大,还请大人明察。”

    冯县令话头一转,说道:“你字字句句都说是为乡民,难不成当本官是块石头不成。你既有心为乡民,不如做点实事。”

    周勤心知躲不过,忙先拿出个态度来,“大人高义,草民当然有心。只是孤掌难鸣,草民一个人的力量毕竟太弱小了,有心也无力。”

    冯县令一暼眼,“哦?你有心使在哪处呢,不如说出来本官为你参详参详。”

    “大人也许不知,村里到时出产的特产,草民准备以我们三丰镇做门头,到时各个包装都贴上三丰镇的标识,销往各地,也能为大人英明神武的治理添一份喝彩。”

    冯县令没说话,但周勤明显觉得周身的威亚少了一些。

    毕竟县令作为父母官,地方出名对他政绩有益,他能坐等收益,何乐而不为呢。

    周勤又道:“此举若吸引了各地客商前来采购,给镇里带来了效益,小人到时还得请大人牵头,联合镇里其它更有份量的前辈们把客商进镇的路修一修,也好把我们镇的门面做起来才是。”

    商队进镇的路便是顺意客栈那附近,要是有冯县令牵头,大家一起出钱,周勤不仅不亏,还会得利,所以此举既能给冯县令一个交代,又能有别人共同分担,也算一举多得了。

    冯县令挑眉,言语有有几分赞赏,但仍严厉道:“好,你既然如此说,本官便信你一回,你到时候可别给本官装傻充愣!”

    周勤心知此事暂时能缓一缓,忙躬身应道:“草民不敢,草民谨记在心。”

    冯县令摆摆手,“行,那退下吧。”

    “多谢大人,草民告退。”周勤松了一口气,忙躬身告退,出了冯县令的府衙便拔腿就跑。

    周勤可不是被刚刚的事吓坏了,他是怕自己慢一步猪肉摊的下水便卖完了,回家还得另外找个借口。

    “老板,要一付猪下水。”

    “猪下水啊,刚刚卖完了,您明天请早啊。”

    周勤心道:果然倒霉。

    周勤又去别家问,猪头摊贩都是摆在一起的,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竟都早早卖光了。

    周勤刚想转身去寻些别的,身后有个人叫住了他。

    “哎,等等,您是顺意客栈的周老板吧?”

    “我是。”

    那摊贩老板忙道:“我这有一付下水本来是留来中午给丈人下酒的,您若有急用我可以让给你。”

    周勤大喜,忙道:“多谢。”说着赶紧掏钱。

    那人却阻止道:“欸,周老板,我还有个请求,就是,就是你们客栈那动物小包子,能不能备一份相当的给我,抵了这下水钱的就行,家中孩子馋得紧呢。”

    杀猪档得摸黑起来做事,等他们有空去排队时早被抢购一空了。

    家里孩子眼馋别人都能吃到过一回,自己却没有,哭闹了好几天呢。

    这不刚巧碰着了,他便想求个情。

    周勤还以为是什么事呢,“行,我一会过去跟大娘说一声,明天给你留着,不拘早上,有空你直接去拿便成。”

    那人连连应道:“多谢多谢,一定一定。”

    中午徐丹整治了一桌子好菜,周勤吃得一脸满足。

    到了午休的时候周勤才将上午的事告诉徐丹。

    没应付过去之前是不想让她徒增烦恼,现在没事了还是要和她说一声的。

    夫妻之间贵在坦诚嘛。

    徐丹没怪他,反而对那冯县令很感兴趣,“周大哥,刘管家真的是这样评价冯县令的?贪财的好官?”

    “对。”

    “这倒稀奇。酒色不沾只爱财,取了富人钱财又用于平民百姓,真是怪才。”

    这般行事得老百姓推崇,便是上头也不会说什么,比那偷摸敛财的却更胜一筹了。

    “确实。”

    “若真是用于民,又不伤我们根本的话,我们到时便好好配合就是了。”

    “好。这还要看到时候我们的东西有没有销路了,还不急的。”

    “嗯。”

    周勤有惊无险的过了这一关,没想到还有一关等着他。

    刘氏震天响的在门外喊,把一家人的午休全吵醒了。

    赵大娘拿着扫把拦在大门口,芝麻汤圆和米糕也威风凛凛的站在那,刘氏靠近不得,便又是尖叫又是哭诉的。

    周勤和徐丹穿好衣服出门,正好看看刘氏还能闹出什么来。

    “周勤,周勤啊,你去看看你二叔吧。到底叔侄一场,你就大发慈悲,给我们一条活路吧。”

    周勤见刘氏一直想扑过来,忙制止道:“有话好好说!说重点!”

    没头没尾的谁知道你想做什么。

    刘氏哭诉道:“哎哟,都怪我太命苦了。当时怎么没看清楚她是个白眼狼,好好的竟给大富小财下药,这是什么千刀万剐的人呐,可叫我怎么活哟,老头子气得都起不来床了,这可怎么好啊。呜呜呜……”

    徐丹起了八卦之心:“下了什么药?”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veryok.net,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