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有一口黄金棺 > 正文卷 第四章:复活的后续影响


    此时,苏白正坐在教室内。

    他看着自己的书袋微微沉默。

    书袋上,此时有着一滩明显的血迹。

    这是他下车前,把书袋往那中年人面部抡所产生的结果。

    如果是普通的书,不一定会达到这种效果。

    但加上一个羊角锤的话,那就不一定了。

    是的,他把羊角锤带到学校了。

    已经死过一次的苏白,心中对于周围都是充满警惕的,所以自然会带上武器。

    其实苏白的理智很清楚,今早去砸那中年男子,其实是没有必要的。

    因为哪怕他在人流涌动时,用书袋砸的,也会有被摄像头拍到的可能。

    那样,除了给他惹上麻烦之外,没有任何作用。

    但他还是那么做了。

    苏白回想着之前的事情,他清晰的感觉到当时自己心中的戾气非常重,脑中一片空白。

    当时的他,甚至想杀人。

    若非最后理智压制,他绝对不会只是砸了一下人这么简单。

    想着方才的事情,苏白心中有些惊疑不定。

    按照以前的他,绝对是不会这么做的。

    好像他复活之后被什么影响了,心中有着一股阴暗面的东西,不断侵蚀着他,让他做出危险的举动。

    只是,苏白想了半天,心中无法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算了,不想了……”他轻轻呼出一口浊气。

    还好,这件事情并没有到达不可挽回的地步,以后他多注意一些就行。

    按照当时的角度,摄像头应该是不会拍到的。

    随后,苏白拿出今天买的早餐吃了起来。

    他今天吃的是普通的馒头。

    如今的他,除了昨天何顺娘给的八百块钱尾款,就没有多的钱。

    他家里值钱的东西和所有的钱,都被那个杀他的人抢走了。

    想到这,苏白吃着馒头的动作顿了一下,眼中露出了思索的神色。

    如果是正常的劫匪,绝对只会盯着大价值的物品,以及大额钞票。

    而不会把所有的钱都搜刮得干干净净,甚至连一角钱都没有放过。

    那个人,绝对十分的缺钱。

    而缺钱缺到连一角钱都拿走的地步,要么就是拿钱治病,要么就是欠了高利贷之类,不还就会死的那种。

    想着之前那个人的做事细致的程度,苏白觉得前者的可能性比较高。

    因为凶手做事情井井有条的样子,一看就是十分自律的人。

    他无法想象这样的人会去借高利贷。

    “西江市第一医院、西江市第二医院……”苏白想到这,心中开始想着市区中出名的医院。

    他想要找到那个人,然后……谋杀他。

    无论是这个人杀了自己的仇,还是这个人知道自己复活的秘密,这个人,必须死。

    写到一半,苏白停了下来,心中突然生出了一股无法言喻的恐惧。

    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作为一个高中生,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有了杀人的勇气了。

    这不正常!

    联想到今天早上的事情,苏白看向自己的手臂,脸色变得有些阴晴不定。

    他之前还不能确定,但如今看来,他的心智绝对是出现了问题!

    “苏白……”也就是这个时候,一旁突然有一名男生坐下。

    来人是苏白的同桌,徐小庆。

    “今天你怎么吃馒头啊。”徐小庆看向苏白面前的早餐,有些奇怪的问道。

    在以前,苏白都是吃肉包子的。

    “没钱。”苏白看了徐小庆一眼,不动声色的把手中笔记本折叠好,继续啃起馒头。

    “呃……没钱?”徐小庆闻言,神色有些古怪,他可是知道,在苏白父母死后,苏白继承了父母的家产,怎么可能没有钱呢?

    可以说,苏白绝对是学校里最有钱的人了。

    看到徐小庆的神色,苏白自然明白他在想什么。

    但可惜的是,他家所有有钱的东西都被人抢走了。

    本来,如果他没有复活,完全可以找警察来帮助。

    但就是因为他复活了,一些事情反而不太好办了。

    总不能跟警察说,他复活过吧?

    那样警察怕是会把他扔到精神病医院去。

    而另一种,警察相信他的话,那就更可怕了,联邦之中,有权势的人一定会把他切片的。

    苏白轻轻呼出一口气,继续啃着馒头,没有搭理徐小庆。

    “哎哎……”也就是这个时候,徐小庆像是发现了什么兴奋的事情,用手肘顶了顶苏白:“你看看,谭茵茵在盯着我看啊。”

    苏白一怔,抬头看去,却见班级门口进来两名女生。

    是赵茗珊和谭茵茵。

    此时两人的目光都往自己这里投来。

    苏白微微皱了皱眉头。

    结合今天早上的事情,他心中清楚,赵茗珊和谭茵茵看的是自己,而不是旁边的徐小庆。

    “你说,谭茵茵是不是也喜欢我。”徐小庆朝着苏白低声问道。

    “或许吧。”苏白喝了口水,有些敷衍的应付了一声。

    徐小庆和谭茵茵的成绩相差很多,谭茵茵上个月月考的成绩年级排名第二,差不多六百八十多分,妥妥是可以上都城大学的。

    而徐小庆的成绩,却只是在学校中游的位置,差距有一百多分。

    苏白觉得哪怕两个人谈了恋爱,也不会有结果的。

    而且谭茵茵对于徐小庆一点意思都没有,整个人都扑在学习上。

    只不过徐小庆是他的朋友,苏白也不想在这件事情上打击他。

    随后,徐小庆就在苏白旁边絮叨个不停。

    苏白偶尔应几声,但心思完全没有在这里。

    他现在想的有两件事情,一个是调查杀自己凶手的信息。

    另一个是楼上朱莹莹的事情。

    “要搬家了。”苏白心中想道。

    无论是那个凶手杀个回马枪,还是楼上的朱莹莹,这都是足以威胁他性命的事情。

    只有搬家,才能远离危险。

    可是他现在唯一有的钱,也就是八百块,在西江市里,也就够一个月的租金。

    而现在租金大多都是压一付一的,这钱根本不够。

    “对了,徐小庆,你家最近有人吗?”也就是这个时候,苏白突然是想到了什么,看向旁边的徐小庆问道。

    他记得,徐小庆也是走读生,而且他爸妈常年在外。

    也就是说,他或许可以在徐小庆家里住。

    如果是在徐小庆家住,他完全可以省一部分的钱。

    “我爸妈刚回来,怎么了?”徐小庆有些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苏白摇摇头,把刚刚想法掐死在腹中。

    徐小庆父母在,他过去也没有办法住。

    他也是清楚徐小庆家的情况,与自己一样,两室一厅,不过五十个平方。

    住一家三口都有些够呛,更别说再加上一个外人了。

    “哦。”徐小庆点点头,继续盯着远处的谭茵茵看,脸上露出痴迷之色。

    看到他一脸的猪哥样,苏白轻轻叹了口气。

    把事情放在徐小庆的身上,未免有些不靠谱了。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veryok.net,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