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有一口黄金棺 > 正文卷 第九章:销毁证据的受害人


    “改天我给你上柱香。”苏白拿出钱包里的钱,看着上面的照片,心中想道。

    如今拿了别人的钱财,他自然要有所表示的。

    接着,他把里面的钱收起,又把钱包埋入地下,开始原路返回。

    这返回的途中,他有意识的踩在草丛中,并且把来的时候脚印清理干净。

    虽然说,这附近没有监控,但如果能少一些暴露的线索,那自然是更好的。

    “淅淅索索……”也就是这个时候,一道细微的声音出现在苏白的耳中。

    听到这声音,苏白脚步停下,转头朝那声音处看去。

    然后,他就看到一个黑白相间的长条东西在草丛中游动。

    “银环蛇!”苏白一下就认出了这个东西,心中微微一寒。

    这银环蛇可以说在国内是最毒的蛇,谁要是被咬上一口,几个小时内就可以见阎王。

    苏白停在原地,打算等这蛇离开之后,再走。

    这种蛇,太危险了。

    同时,他也发现了,自己大晚上走草丛有些冒失。

    这种银环蛇,最喜欢的就是在晚上出现了,要是自己在草上踩到它,今天晚上怕是要进医院,反而容易露出破绽。

    但也就是这个时候,苏白脑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

    那如果说黄金棺是附近有人死亡而给自己基本属性点。那动物死亡呢?会不会也会有基本属性点?

    苏白想到就做,从一旁捡起石头,朝着那银环蛇掷去。

    “咻!”

    石头带着轻微的呼啸声,砸在了草丛中。

    银环蛇的头部被击中,身体猛地一缩。

    苏白见状,便再次拿起石头砸去。

    这一块石头,又砸在了银环蛇的头部,瞬间就把银环蛇的嘴巴都砸歪,眼见是不活了。

    看到这场景,苏白想了想还是从周围捡起了一根木棍,往银环蛇头部砸去。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只是这种程度,这蛇是死不了的。

    不一会儿的功夫,他就把银环蛇的头砸成了稀巴烂,死得不能再死。

    “看来不行。”苏白等了一会,没有等到黄金棺的信息传来,微微摇了摇头,把银环蛇一挑,扔到草丛深处去了。

    这一次测试,他算是彻底明白了,这金棺材,只对人,不对动物。

    不过,杀了这蛇,苏白也不是没有收获,他发现自己打蛇的时候,搏杀技巧非常精湛,想打头,绝对不会打到其他的地方。

    要知道,那蛇头可不是呆立在原地让人打的,也会乱窜。

    接着,苏白继续原路返回。

    这一路上他十分的小心,生怕又遇到银环蛇之类的毒蛇。

    幸好的是,这一路上他根本没有遇到其他的蛇类。

    上了马路之后,苏白便把自己身上清理了下,把一些草叶子,以及一些草的种子清理干净。

    做完这些,他就沿着原路回家。

    回来的路程大概花了他一个来小时,时间已经来到了十一点多。

    回到家中后,苏白先是把地里挖出的钱数了下。

    发现这里的钱,一起3642元,加上他自己的钱749元,一起就是4391元。

    这对于此时的苏白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让他的生活轻松了很多。

    接着,苏白开始把一些钱清洗了一下,在客厅摆好。

    这些钱,很多都沾上泥土,如果被人发现,很容易引起怀疑。

    而且,这些钱都在泥土里放了一天了,上面有很重的泥腥味,轻轻一闻,就闻得出

    此时的苏白,对于一切的事情都非常的谨慎,生怕惹上半点麻烦。

    把钱在客厅摆好,用一些细小的杂物压住之后,苏白突然想到了一件非常要命的事情。

    如果说警察对于复生者有非常重的警惕心,那他复活的事情被发现,那事情就大条了。

    想到这,苏白便朝着卧室走去。

    接着,他从卧室的床底下,找出了一套沾满血腥的衣服裤子。

    这是他被杀时所穿的一套衣物。

    本来苏白还想把这东西留个纪念的,毕竟这种死而复生的事情,他也是第一次遇到。

    但是,以警察对于朱莹莹的态度上看,他觉得这个还是不能留下来。

    拿起衣服塞入袋子中,苏白开门朝着楼下走去。

    当他要走到楼道的时候,旁边的门突然打开了。

    是401号房间。

    “苏小哥,这么晚还出去啊。”一名中年汉子穿着个背心,看向苏白疑惑问道。

    苏白怔了下,把袋子不着痕迹的往后移,笑道:“是啊,王叔,我刚放学,想去棺材铺把东西整理一下。”

    “哦,行,不过晚上要注意安全啊。”中年汉子点了点头,笑着点点头,随后把门关上了。

    看到门关上,苏白心中松了口气,继续下楼,朝着棺材铺内走去。

    这中年汉子名为王德才,是一名打短工的工人。

    以前他父亲开棺材铺的时候,经常让王德才带人把棺材运走,所以苏白对王德才也非常熟悉,遇见也会打招呼。

    走出公寓楼,苏白进入棺材铺中,他从棺材铺的一角,取了个不锈钢脸盆,把衣服裤子倒在里面。

    接着,他又把墙角沾满血渍的木屑,倒在衣服裤子上。

    这些是他之前他掩盖血迹所产生的废物。

    同时,苏白也把周围的木料之类东西清理了一番,留出空地出来。

    做完这些,苏白又把窗帘拉上,走到仓库的位置,用斧头弄了些松明子碎片扔到不锈钢盆里。

    这松明子也被称为血龙木,是松树枯死老化腐蚀后,松树的油脂浸透入木质之中所产生的木头,上面有油性,非常容易燃烧。

    木头是他父亲搞来弄手串的。

    但直到他死去,都没有把手串弄出来。

    如今也算废物利用了。

    看着已经准备好的火盆,苏白顿了下,拿起打火机点燃一根松明子,接着扔出不锈钢脸盆里。

    炽热的火焰从火盆里窜出,照耀着这间棺材铺。

    看着火着了,苏白又走出门,用手感受了下风的速度,接着把窗户打开了些缝隙。

    按照他的估计,这种缝隙,既能确保燃烧的味道不会被邻居闻到,也保证了棺材铺里的氧气。

    其实明火的话,燃烧的味道也不怎么重,如果是烟的话,味道才重。

    但一切小心,总是没有问题的。

    做完这些后,苏白又从后面仓库找出水桶和拖把,开始清理地上的血迹。

    “咚咚咚……”而也就是在苏白紧锣密鼓销毁证据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veryok.net,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