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网游小说 >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 > 一定是打开方式不对 第二十八章 另眼相加


    入夜时分。

    夜色笼罩美浓平原,整座稻叶山城也从白昼的忙碌之中,进入了相对安静的夜晚,家家户户都在静谧的黑暗之中入睡,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正是这个时代最普遍的节奏。

    只有少数的屋子能够透出烛光,毕竟不管是蜡烛还是灯油,一般的平民百姓都是消费不起的。

    在生产力落后的古代,照明真的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即使是在中国,也多有相关的故事流传,往往都是书生因为家贫点不起油灯,为了读书想了各种办法的典故,诸如“凿壁偷光”、“囊萤映雪”等等。

    在中国都是如此,更加别说是在这个岛国了。

    不过在藤吉郎的长屋里,今天晚上却是也奢侈的亮起了烛光。在大堂之中,借着火光的映照,斋藤道三缅怀的举起手中的短刀,手指都微微颤抖着,他轻轻的揣摩着刀身,端详着上面镌刻着的那个“秀”字。

    “就是这个……就是这个……”

    他似乎有些失神的喃喃自语,虽然一别便是十数年,自己也不再是当初的楚叶矢一族的首领,而是成功依靠计谋夺取美浓,成为了天下闻名举足轻重的一方诸侯。但是无论如何也好,这把短刀他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因为这正是过去的自己,曾经使用过的楚叶矢之刃的碎片,那把传说之中太初武士斩鬼所留下的宝刀的一部分。

    如果说之前就已经非常笃定了的话,那么至此斋藤道三就是完成了最后的一全确认了——他猛地转过头看向那个与义龙长得一模一样的黑发少女,这正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另一个女儿!

    真的是……

    真的是太好了!本来也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再相见,却没有想到惊喜却是来得如此突然,以至于让他都没有任何的准备,猝不及防!

    纵然是一贯以不守信用、心狠手辣成名,因此被称为“美浓的蝮蛇”的他,此时此刻心也是乱了。

    这个脑门光滑,满脸络腮胡子,长相看起来就很霸气的男人深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努力的挤出一脸和蔼慈祥的老父亲笑容,对着有些不知所措的黑发少女开口问道:

    “深芳野……不,你母亲,她……她还好吗?”

    “……”

    黑发少女闻言,愣了一下,脸色顿时有些黯然。

    她张了张口,最终只是垂下长长的眼睫毛,什么都没能够说出来。

    脑海里回想起的是年幼时,那永远忘不了的一幕,那个手持锡杖,红眼的男人突然闯进自己的家里……当时年幼的秀千代什么都不知道,就已经和母亲一起倒在血泊之中。

    在红眼男子得手离开之后,只剩一口气的母亲在弥留之际,用短刀的力量和所有的妖力,复活了她,并且嘱托她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而后便香消玉殒。

    在那之后,年幼的秀千代就背负着母亲的祝愿与对母亲的承诺,坚强的独自生活,她失去了很多,也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但是唯独还记得母亲留给自己的名字,每每有人问及名字时,都会展示母亲留下的短刀上的“秀”字来回答。

    一直到今天为止,都是这样。

    “……”

    “……”

    在安静之中,空气一点一点的变得沉闷起来,而有些时候,沉默本身也是回答的一种。

    “是这样啊,我明白了……”

    看着少女黯然的表情,斋藤道三瞬间像是一下子老了很多岁的样子,他明白了什么,默然片刻之后,才喟然长叹一声。虽然少女什么都没说,但是聪睿如他,又怎么不会明白是怎么回事。

    那个女人已经不在这人世了啊……

    他心中很奇怪的没有什么惊讶的感觉,只有果然如此的了然,毕竟在这生灵涂炭的战乱之世,无论是人还是妖鬼,每天都在大量的死去,再加上一别就是十数年杳无音讯,他其实早就已经接受了这个可能性。

    但是悲伤的情绪却是怎么都压抑不住,他重新转过头来,有些出神的揣摩端详着手里的短刃,似乎陷入了一种奇怪的缅怀过去的状态里,音容笑貌,历历在目,简直好像是一切都发生在昨天那样。

    真是奇怪,明明已经过去了十多年……

    他就这么怔怔的看着,过了好一会儿,眼睛不知不觉的变得明亮起来,似乎有些晶莹的感觉。

    要死要死要死……

    这个时候,站在稍远处的藤吉郎,整个人都胆战心惊起来,他根本来不及感慨美浓之蝮居然也有柔情的一面,感慨这个似乎心肠都是由铁石构成的男人也会有这么人性的表现,而是第一时间觉得头皮都要炸开了,觉得自己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他颤颤巍巍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阿秀小姐神色黯然,垂眸不语,而顾墨兄弟也是一脸平静的在看着,对于眼前的一切毫无惊色,一看就知道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不愧是来自天朝上国的人……

    但是吧,在这个时候这些都已经无关紧要了,藤吉郎从其中唯一筛选出来的信息就是——这屋子里好像就自己一个“外人”来着……

    完了完了,他条件反射一般的低下头来,死死盯着地板,再也不敢抬头,心中满是苦涩。

    希望可以蒙混过去,希望道三大人不要在意这个细节,希望他不会在之后反应过来,觉得在自己一个外人面前泪眼婆娑的很丢脸,然后大半夜的起来让人把自己从屋子里拖出去斩了……

    在藤吉郎求神拜佛的时候,斋藤道三也慢慢的回神了,他的思绪回到了现实之中,但是往日里那些记忆却依旧在他眼前纷纷扰扰的飞来飞去,干扰着他的思考能力。

    悲喜交加,难以自抑,既有重新见到自己另一个女儿的欣悦,也沉浸在挚爱离世的悲伤之中无法自拔。

    努力收敛情绪,这个男人看向自己的女儿,想起她已经不会说话了,顿时更觉心酸愧疚,即使他其实没有什么错,但是对比一下自己还有另外一个女儿这些年的生活,再看看眼前的黑发少女明显不知道吃了多少的苦……

    斋藤道三顿时就觉得自己要被那种内疚的情绪,压得喘不过气来了。

    “这些年来,真是辛苦你了……”

    他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但是却非常有力,仿佛不仅仅是在抚慰,更是某种贯彻自身意志的保证,“阿秀,我的女儿!从今天开始,你再也不用像是之前那样了……就像是我向你母亲承诺会照顾好义龙那样,我一定也会照顾好你的!”

    低着脑袋不敢抬头的藤吉郎听着这话,禁不住的就是一阵羡慕,他就知道会是这样,不过这也是预料中的事情。

    黑发少女却是有些愕然的抬起头来。

    “没错,我们这就回去,老夫这就去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件大好事,没错,一定要让整个美浓都知道……”

    斋藤道三喃喃自语的说道,然后吸了一下鼻子,紧接着马上便反应过来,掩饰似的继续豪迈的放声大笑起来,他一挥手热切的对几人招呼着,目光依旧只锁定在阿秀的身上——

    “哈哈哈哈,今天真是一个不错的好日子,走吧,阿秀。我们先回家,回家再说!对了对了,你也是饿了吧,我这就让人准备一下……”

    他突然想起藤吉郎好像是在傍晚的时候才进城的,搞不好他们走了一整天,应该也没吃什么东西,马上就对此上心起来。

    这一刻,斋藤道三不像是那个以心狠手辣闻名的美浓蝮蛇,更像是终于盼到子女回家的空巢老人……沉重无比的愧疚与亏欠感,让他无比希望能够给这个失散多年的女儿弥补一些什么,不管是什么都好,只要他能做的都会去做。

    只是,对于斋藤道三的表现,秀千代却貌似是不知道该怎么是好一样,她茫然下意识的看向四周。

    ——带着些许求助的感觉。

    她也知道了这的确是自己的父亲,一切都能够对应得上……可是,可是,这真的太突然了啊,她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根本没有办法一下子接受这么突然的展开,不管是对方此时此刻展露出来的热情,还是对方所说的安排。

    ——让整个美浓……都知道?

    ——还有回家……她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把那个天守阁当做自己的家啊?!

    所以即使斋藤道三说得非常激动,无比希冀迫切的,但是她此时此刻,满心都是下意识的抗拒与排斥来着。

    “咳咳,道三大人,你先听我说……”

    顾墨在这个时候,也是终于站出来打圆场了,他轻轻的咳嗽一声,将手握成拳头抵在自己下巴处,看着两人的注意力都被转移过来,方才好整以暇的继续说了下去。

    “是这样的,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有点突然呢?阿秀她之前根本不知道这件事,即使知道你是她的父亲,可是你对她来说,也是非常陌生的,是今天才认识的人啊,你看是不是给她一些时间来适应一下……”

    没有办法立即接受,这个是很正常的,他也不希望看到少女这么为难。

    反正知道这件事就行了,日后不要留下遗憾就好,但是不用强求立刻接受,反正目前时间还有的是……况且,就算是阿秀没有办法立刻接受下来,难道斋藤道三就能够不认这件事吗?

    不可能的,所以说——其实结果也没差啦。

    然而。

    “……你是谁啊!”

    斋藤道三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毛头小子,瞪了对方好一会儿之后,才突然这么毫不客气的问道,横眉竖眼的。

    他没来由的觉得这个家伙真是讨厌,居然叫自己的宝贝女儿叫得这么亲密,阿秀也是你能叫的吗!

    这是因为失散多年的掌上明珠失而复得,浓浓的欣悦与沉重的愧疚交织,加之补偿心理的作用,使得斋藤道三在想要加倍的弥补秀千代的同时,也加剧了他担忧再度失去的警惕与抗拒,而眼前的年轻人似乎就是那个会带走阿秀的可恶家伙……

    ——于是只是在刹那间,他就觉得顾墨面目可憎起来,横竖看不顺眼。

    “……”

    “……”

    得,敢情你根本就没有记住啊,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顾墨维持着脸上出现裂纹的笑容:“我叫顾墨,是阿秀……”

    “好了好了,别说了……我想起来了!”斋藤道三很是不耐烦的挥挥手,粗暴的打断他的话语,这小子真讨厌,还是一口一个阿秀的!他深深吸了口气,又看了一眼边上有些不知如何是好的少女。

    不过虽然很讨厌,如果是阿秀喜欢的,那自己也不好表现得太过独断专行,粗暴蛮横……

    他只是想要弥补自己的责任,做好一个好父亲,要是刚刚相认就不顾阿秀的想法,完全按照自己的喜好来行事,只会让阿秀伤心,那就完全与他一开始的想法背道而驰了。

    狠狠的瞪了顾墨一眼,让后者莫名其妙的,然后斋藤道三再度露出非常温和的和蔼笑容,对秀千代说道:

    “也罢,是为父有欠考虑了……这件事情我们不急,不急,先按阿秀你的想法来吧,等你什么时候愿意接受了,我们再说……不过,我们先回天守阁怎么样,我不能让你住在这种地方。”

    他像是在小心的征询少女的意见,同时还扫视了一眼四周,这座长屋只能够说是干净,但是要什么没什么。

    他以前也是过惯苦日子的人,当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但那是指他自己没问题,却绝对没办法接受让自己视若珍宝的掌上明珠在这种地方待着。

    秀千代仍然有些迟疑,不过她性格如此,即使是面对陌生人也很好说话,更加别说是面对自己刚刚认的父亲了,既然对方愿意先退一步,表示她不喜欢就一切都可以商量,那她也不好固执己见。

    成功说服女儿的斋藤道三一下子眉开眼笑起来,连忙走在前面带路,同时也不忘在擦身而过的时候,再度给某人一个凶恶的眼神。

    “你们……一起来吧,跟上!”

    这条蝮蛇抛下这么一句话,似乎很是不情不愿的样子,接着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出去,殷勤的在黑发少女的身边笑呵呵的说了起来,仿佛要迫切的抓住每一份时间弥补亲情与过失。

    “……”

    “……”

    “呼……得救了。”

    在长屋里一动不动的藤吉郎,终于上擦了把额头上的汗珠,他的脸色微微有些煞白,腿也有些发软,眼神却是松了口气的样子,看来道三大人没有打算计较在自己面前失态的事情。

    不过在惶恐过后,随之而来的便是亢奋,他难掩激动的望向身边的年轻人,眼神带着羡慕:“顾墨兄弟,你可真是好命啊,有阿秀小姐的关系,道三大人肯定对你另眼相加,你接下来一定会飞黄腾达的,到时候……可不要忘了大叔我啊!”

    “emmmm……另眼相加?”

    顾墨皱着眉头,好像的确是,那个糟老头好像对别人都很正常,就是看向自己的时候都像是在瞪自己的样子。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veryok.net,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